被溺愛的滋味:嘉義三、四味果汁

Categories 美食

嘉義三四味果汁/魚夫繪

母親大人常說:我對你們子女的愛,就像伸出五根手指,每一根都是一樣的長。

真的把手指伸出來,卻是長短不齊,但刴掉任何一根都會痛徹心扉。母親的引喻失義又有何妨?主要是喻義五根手指的兄弟姊妹間要相互扶持。但我因身為長子,心裡總認為母親對我特別偏心。

譬如從小母親知道我不喜「啃」水果,乃切盤來侍候,切盤而不就食,不得已拿來果汁機裡炸成果漿,匡啷作響,而有所謂數味果汁,食之只消sut、sut吸吮,得來全不費功夫,如此溺愛,唯母親歡喜做、甘願受。

我兒時因隨母親回到嘉義娘家親戚的房子渡過寒暑假,記憶中嘉義盛產水果,拜大地之母的恩賜,舉凡番茄、香瓜、西瓜、洋香瓜、香蕉、鳯梨、椪柑、白䄂、柳橙、龍眼、芒果、番石榴(芭樂)、蓮霧、柿、梨、木瓜、棗等等,多不勝數,即便囫圇吐棗也吃不完,母親便經常現榨果汁要要我喝個痛快。

這塊老招牌應有五十年以上的歷史了。

年近知天命後,我移民南部,方知人情事故裡三節送禮不算忙,卻是水果盛產的季節,熱情的農夫朋友們送來的水果塞滿了冰箱,農忙收成的日子還來電要我去搶先挑選。於是最快的消化方法有二:其一急急如律令,趁鮮分贈諸親友,再其次則為打成果汁,省去咬啃的功夫,一掃而空。

嘉義流行三味或四味果汁,想來像我這種懶人也不少。三味者將檸檬、木瓜和鳯梨放入古董榨果汁機內(表示店家傳承年代久遠)絞碎成汁,黄澄澄一杯端來,心涼脾肚開!作法簡便素樸,強調嚐鮮。三味之外,復有四味者,則因加入芭樂而呈翠綠色澤,然而為何就是此三味或四味?我最後得到的解答:

原來就是台灣四季終年產出的水果!

現在到便利商店,什麼果汁飲料都有,可是我兒時在嘉義,哪來中央工廠製造出來的榨果汁?一杯杯都是新鮮現打,到現在嘉義賣三、四味果汁者的店家還是很多,看來兒時那種被溺愛的感覺,嘉義仍然存在!

用手機拍得影片來分享:

段宜康挺柯P,蔡瑝瑯的國車國造和慶富的國艦國造一樣都是口號?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明新科技大學臉書公開照片。

段宜康在他的臉書上貼文:

這件事情,我支持柯P。

台車的「國車國造」和慶富的「國艦國造」一樣,都是口號的成份居多。

獵雷艦哪個部份是慶富做的?從設計到系統整合;從艦體到通訊電子系統,沒有一個重要部位和慶富相關。

慶富只是頂著「國艦國造」的帽子,標到這個大案,找有能力的外國廠商來承做罷了。

台車公司的算盤也一樣。

德國公司福依特Voith把替瀋陽輕軌做的設計圖,拿來賣給台車,就成了朱立倫沾沾自喜的淡海輕軌「行武者號」。

買了人家的設計圖,可不代表自己就會設計了。照著設計圖打造車殻、組裝車輛不難,難的是設計符合業主需求的車輛。

何況捷運的軌道車輛,比輕軌車輛高了不止一階。

別的不說,組裝過有司機在車上的輕軌電車,就敢來承攬無人駕駛的捷運萬大線,未免太兒戲了。

台車公司不會設計、不會系統整合,連鋁合金車體都不會做;拼了老命要求「國車國造」又是為了哪樁?

其實和慶富的故事一樣。標到大案過手賺一筆,然後交給國外廠商製造。除了墊開製造經費外;台車頂多沾個組裝的邊,過程中從來也不會有什麼技術移轉。

如果不服氣,就請告訴大家:台車公司的大股東「日本車輛株式會社」,靠著台車的招牌大做台鐵生意,又移轉過什麼技術給台車公司?

台車公司要有出息,只有兩條路:

要嘛花大錢買下有設計能力的外國軌道車輛公司;要嘛老老實實先強化自己的車殻製造能力,從做為有競爭力的下游廠商開始建立國際口碑。

緬懷小蔣?管仁健說其實高級外省人是很恨他的!

Categories 政治

蔣經國/照片來源:維基

本文節錄自《新頭殻》之《管仁健觀點》

高級外省人為什麼這麼恨蔣經國?

小時候寫作文常寫到「光陰似箭」,但這幾年成了歐里桑以後才發現,原來光陰根本就是火箭,一晃眼連蔣經國也都死了30年。2017年1月13日《新頭殼》報導〈過度緬懷蔣經國?吳敦義:難道要無君、無父、無國?〉:

「國民黨今舉辦蔣經國逝世30週年紀念活動,歷任主席吳伯雄、洪秀柱、馬英九、吳敦義、朱立倫等人都來到現場。當媒體問到,國民黨是否過度緬懷蔣經國?吳敦義回應,『如果你的阿公、爸爸生日,你難道不給他祝賀嗎,阿公過世很多年,你想用他留下來的財富卻不感謝他的貢獻,這不是人性的善良。』

吳敦義也反問,學校可能慶祝建校50週年,某團體慶祝建立20週年,國民黨對於了不起領的袖逝世30週年給予紀念,這有什麼好批評?難道都要無君、無父、無國、無家嗎?不可能的事情啊!……」

其實我們白副總統就是喜歡說笑話,一來蔣經國又不是您阿公,人家已有孝嚴萬安這些戶口名簿外的孝子賢孫,無須白海豚來「轉彎」湊熱鬧;二來蔣經國的生日明明就是4月27日,1月13日是他的忌日,學校可能慶祝建校50週年,某團體慶祝建立20週年,但人家慶祝的都是生日,白副為何要挑個忌日來慶祝?莫非是要為國民黨送終?

不過白副這些KUSO蔣經國與國民黨的言論,鄉民們當笑話聽聽也就算了,但有一件事倒是值得大家深思。中國《人民日報》前駐深圳記者程凱,在香港《動向》雜誌2011年11月號寫過〈海外台灣人的藍與綠〉,提到他在美國遇到的外省人,對蔣經國都有著一種說不出口的恨意,程凱說:

「我知道海外國民黨人對蔣經國也是怨恨的,這從他們開口閉口『老總統蔣公』,而極少以同樣充滿感情的語調談論『先總統經國先生』就可以看出,只不過他們都是跟隨蔣家兩位總統走過來的,有怨恨也難以啟齒。……」

程凱是來自中國的移民,與台灣並無淵源,他能看出在美國的外省人與蔣經國之間的矛盾,已經很難能可貴了。但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別說他無法破解,很多台灣人也是不知其所以然。相對於在美國那些以台灣人為大宗的綠色僑社,以外省人為主的藍色僑社,會對蔣經國充滿怨念,當然還是要從歷史說起。

 

⋯⋯未完,全文如下:

馬英九痛批陳師孟,網紅舉證打臉回去!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雲端運算臉書公開照片

在網路裡很紅的《不禮貎鄉民團》粉絲專頁,在臉書貼文裡痛批馬英九:

2008年,周占春法官審理扁案
法官認定陳水扁不會逃亡,所以先不用羈押
國民黨和馬英九氣炸了,痛罵法官背離民意

不斷上政論節目要求撤換法官,最後法官被合議庭換掉,新法官蔡守訓羈押了陳水扁,國民黨一片歡呼

2018年,新任監察委員陳師孟說要找出不公正的法官
國民黨和馬英九又氣炸了
怒罵陳師孟『妨害司法公正』

新聞背景:

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

馬英九痛批陳師孟:輕蔑與侮辱認同司法獨立公正的人民

新任監委陳師孟說他將專門辦過去對綠營總統、政務官追殺的法官,還有對藍營總統及政務官縱放的法官。前總統馬英九今晚表示,陳師孟這番非常粗魯、蠻橫的談話,對提名陳師孟的蔡英文總統等人來說,是輕蔑與侮辱;媒體追問陳師孟是否應該辭職?馬英九說,陳師孟應該有智慧處理這件事情。

馬英九晚間出席內湖科技園區發展協會舉辦的歲末聯歡晚會,會前受訪談到陳師孟時表示,他擔任過法務部長,也曾經和很多司法官共事過,也擔任過總統,曾經三次提名監委,他聽到陳師孟失言的事件,感受特別深刻與強烈。

馬英九說,「他(陳師孟)那番非常粗魯、蠻橫的談話」,對提名陳師孟的總統、審查的立委、將來要共事的監委,以及全台灣認同司法獨立公正的人民來講,都是輕蔑與侮辱。

日治銀行的建築風格--重繪臺灣銀行臺中支店

Categories 建築

日治時期臺灣銀行臺中支店/魚夫手繪

臺灣銀行台中支店在1899年10月2日開業,日治時期的地址是寶町一丁目五番地,現在來看就是台中市中區民權路84號臺灣企銀民權分行。
從舊照上看,支店係一木構造建築,有著高聳的曼薩爾式屋頂,其上舖以魚鱗瓦,轉角處(市府路與民權路)為入口,上方有一精美製作的老虎窗,在那個年代裡和對街的臺中市役所、臺中州廳與郵便局等相互輝映,成為台中市最具有歐風味道的街景區塊。
日本領台後,當時臺灣自無現代的銀行機構,根據1913年臺灣銀行發行的《臺灣銀行十年志》記載:
按臺灣金融機關之沿革,在領臺以前未有稱為銀行者。唯北部有「媽振館」、「滙兌館」及洋行,南部有二三之洋行營滙兌及貸出之業為當時唯一之金融機關也。如「媽振館」單作茶葉者之機關,一時頗呈盛況,其數達至十數戶,嗣後漸次減少,現今已全不見其存在;「匯兌館」亦在領臺以前其數約有二十,現存者不過數戶而已,獨洋行與前無大差別,然營業之範圍因領臺後本島之事情一變,自然至於縮少云。

臺灣銀行臺中支店,今為臺灣企銀民權分行

當時日本人咸信臺灣為前進南洋的跳板,可設立銀行吸收閒置資金,成為拓殖的先鋒。1899年(明治32年)的7月5日設立了資本額五百萬円的臺灣銀行,獲准發行兌換銀幣或金幣的無記名式見票即付票據的權利,因此無異認同其具有準殖民地中央銀行的實權,所以臺灣第一張紙鈔應是臺灣銀行於1899年9月發行的臺圓銀券,正面有鳯凰圖案,印鈔者為「大日本帝國政府印刷局」,背面則有「憑票在臺灣銀行隨時換銀壹圓;遇有將票私行假造或改作,定按國法治罪,絕不寬貸」的警語。

臺灣銀行在設立之初,大藏大臣松方正義大膽晉用年輕人,由38歲的添田壽一擔任總裁(頭取)、36歲的柳生一義為副總裁、33歲之的下坂藤太郎氏為首席理事等,事後證明,嘴上無毛,辦事也很牢,後來業務蒸蒸日上,先後在臺與外島澎湖設有16個支店,亦往日本「內地」並中國、南洋等拓展。

1895年到1901年間,其實臺灣總督府並無專門建築人才,皆由「內地」延聘來臺,在構築工法上較為保守,僅守傳統形式與裝飾,比如雖為木造,亦塗上灰泥,使得表面有如石造,後來逐漸出現異樣設計,大膽加入馬雅或埃及、印度文化等元素,最後再趨向強調功能的折衷主義,不過戰後國民黨政府接收後,為一玻璃帷幕建築,就實在乏善可陳。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蔣萬安的選擇會害鄭弘儀節目的命理師退出江湖嗎?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蔣萬安臉書公開照片

蔣萬安宣佈不選台北市長,但昨天鄭弘儀「新聞挖挖哇」節目裡,算命的一說柯文哲沒總統命,如果不是,要退出命理界,另一位則認為蔣萬安有望選總統,好啦,現在呢?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

蔣萬安不選北市長 鄉民狂cue丁丁「萬年初選人有機會了」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國民黨立委蔣萬安今天上午在立法院宣布,他不會參與年底的台北市長選戰,將繼續在立法院扮演抗衡及監督行政部門的角色,消息一出後,引起鄉民討論,還有人喊說,「丁丁(丁守中)終於不用再深蹲了」。

蔣萬安今天上午宣布,不參選2018台北市長,持續留在立法院監督執政黨,而未來任何透過黨內初選的候選人都全力支持。

對於這樣的消息,立刻引起鄉民討論,不少人都把焦點放在5度宣布要參選台北市長的前立委丁守中身上,鄉民紛紛說,「明智之舉。看來萬年初選人這次終於有機會了XD」、「有機會了丁丁 希望你可以撐到最後XD」、「丁丁蹲這麼久了 一定跳很高」、「真的讓丁丁選啊」、「丁丁衝啊!」「KMT早該給丁丁機會了 上次連公子空降輸的多慘」、「終於輪到丁丁了,等了半輩子」、「丁丁等了24年 牛棚熱身夠了啦」、「恭喜丁守中可以選了!」

還有鄉民認為,「等柯P8年當完,下一任出來選基本上必勝」、「他的聲勢也是這一屆立委才開始做起來 直接打王風險太高了」、「聰明人,現在上台北市是被當砲灰」、「聰明,下一任真的躺著選。」

原文:

再根據《自由時報》報導:

斷言柯P絕無總統命!她撂話算不準退出命理界

〔記者鍾智凱/台北報導〕台北市長柯文哲近來與簡余晏鬧翻,昨資深命理師周映君在《新聞挖挖哇》卜算柯P未來,她預計柯P要在連任一屆台北市長是沒問題,但若想拚選總統,恐怕無緣。

周映君指出,若想拚選2024年總統,柯P「完全不可能」,因柯P在66歲時會走入空亡,她把握十足,鄭弘儀問若算不準怎麼辦?周映君表示她願退出命理界,「我什麼都退出」。小孟老師則看好蔣萬安有望選總統。

原文:

871也殺出來了,這樣罵陳師孟!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林保華臉書公開照片

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

陳師孟爭議 吳敦義:有良心就應沒臉繼續當監委

準監察委員陳師孟將於1月29日宣誓就職,但立院行使同意權期間,曾嗆聲上任後將查「辦綠不辦藍」司法官,還要為前總統陳水扁貪汙案平反等言論,仍餘波盪漾。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今天表示,他如果有良心,應該沒有臉繼續當監察委員。

吳敦義表示,陳師孟要擔任監委,他是要來糾正別人,怎麼可以說,凡是對陳水扁這個案子做不利的判決,他就要如何如何,做監察委員不能這樣子,大放厥詞卻都是違背民主法治國家基本理論與實踐,他要做監委實在不應該講那些話。

吳敦義說,陳水扁的龍潭購地案等四案,都是經過法院三審定讞,陳水扁妻子吳淑珍很多錢當時都放在元大銀行金庫,裏面有好多個億的現金,都是他汙來的錢,陳師孟竟然講扁沒有貪汙,難道他還是在夢中,還是在惡夢當中。

⋯⋯
全文

再根據《新頭殻》報導:

陳師孟稱扁沒貪汙 吳敦義嗆:難道他還在做惡夢嗎?

準監委陳師孟日前在立法院審查資格時,直言上任後專辦「辦綠不辦藍」的法官,更替陳水扁喊冤,說他沒有貪汙。對此,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今(18)日晚間受訪時反駁,「陳水扁是美國政府認證的貪汙犯」,並向陳師孟喊話,「陳師孟先生,難道他還是在夢中嗎?而且是在噩夢當中」。

日前立法院審查監委被提名人資格時,準監委陳師孟曾說要「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龍」,調查過去對綠營總統、政務官追殺的法官,以及縱放藍營總統及政務官的法官,更公開力挺前總統陳水扁,並提到上任後第一件最想調查的是馬英九洩密案,相關言論引發關注。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晚間赴內湖參加科技業歲末聯歡晚會時駁斥,「陳水扁是美國政府認證的貪汙犯」,當初龍潭購地案都已經過法院三審定讞,猶記得當時陳水扁太太吳淑珍把錢藏匿於元大銀行金庫,這些都是他汙來的錢,而美國政府後來知道後,也直接強制沒收陳水扁在美國紐約曼哈頓購置的房屋,並把標售得來的錢轉給中華民國。

吳敦義嘲諷,「陳師孟先生,難道他還是在夢中嗎?而且是在噩夢當中」,怎麼能當監委,怎能大放厥詞說陳水扁根本沒有貪汙,「他算什麼了,怎麼能否定陳水扁貪汙狀況」。

吳敦義強調,身為即將就任監委的人,實在不該講那些話,要去糾正別人的陳師孟,竟自己大放厥詞,那些都是違背民主法治國家的基本理論與實踐。

從日治到民國--懷念的鐵路便當

Categories 美食

鐵路便當/魚夫手繪

1934年有位江亢虎,他是以加拿大中國學院及美國國會圖書館顧問身份來訪問台灣,日後並出版了《臺遊追紀》一書記錄此行的各項見聞,其中「縱貫火車」一節記錄鐵路旅途上有一種「小食」(小吃),日本人叫便當,用木匣盛裝,附湯,每份半圓。

看過這段描述乃很好奇台灣在日治時期搭火車是何時開始就有便當販售?便當是台灣人的寫法,源自日文的漢字「弁当」,不過戰前(1945年終戰)較常見的寫法是「御弁当」或「御辨當」(本文使用台版「便當」二字),因為便當上率皆以「掛紙」包裝,掛紙很是講究圖案的設計,在日本「內地」許多重要驛站都有「呼賣」(叫賣)便當,掛紙上印有價格,大概是在30到35錢之間。

現在從網路上我們可以找到許多日本時代留存下來的便當掛紙,比如我就見過屏東駅便當上畫了幾部戰鬥機飛越下淡水鐵橋(高屏舊鐵橋);高雄駅的便當賣的是「御壽司」,包裝極簡,只畫了個葫蘆(飄簞);台南最慎重其事,那包裝紙還是張遊覽圖,從嘉義畫起鐵路沿線停靠站,往屏東一路而去,且有從車站到諸如臺南神社、關山神社(令之延平郡王祠)、開元寺等的距離,遠近以「粁」來近算,一粁等於一公里,一粁五分就是1.5公里了。

搭高鐵吃台鐵,會不會被列車長打?

便當的內容物是什麼?從文獻上看,據聞最早的所謂鐵路便當是一兩粒飯糰,撒些芝麻,配菜頭脯或酸梅,1892年(明治25年)日本東北線開通時,出現了一種外型仿三線琴共鳴箱裝飯菜的便當,附上一支撥弦的湯匙在八戶車站販賣,叫「八戶小調壽司」,這倒也頗富創意,後來又有「星鰻飯」、「烏賊飯」以及號稱便當的原型元祖鯛魚飯等,日治時期便當的口味當然以日人為主,因為到了民國以後,我幼時印象中台南站叫賣便當,小販還是:「台南便當壽司」的喊,可以想當然耳。

日本時代在大型車站裡如臺北、臺南等,可以到車站裡的飯店用餐或者在火車的餐車上進食,便當似乎是外包給駅前的商家去做;國民黨政府來台後,試著由鐵路局退休員工或眷屬等經營,我的年代吃到的主要是排骨菜飯便當了,先是用木片盒子裝,但飯粒會黏在上面,不想浪費就得拆了另一邊的木片來刮,吃完整個便當盒就給支解了。

這張圖畫的是鋁盒便當,那約是1956年引進柴油特快車(DR2500型)後的事了,這種豪華火車,任用美麗的女服務員,供應免費茶水和報章雜誌,便當有排骨菜飯和蛋炒飯兩種,客人點好後,小姐以電話連絡台中供應站,到站後提上車來,原坐進膳,後來因鋁盒有毒,乃改成不鏽鋼,但兩者成本皆高,盒蓋上烙有「鐵路公物,請勿私用」,吃完要放在椅下,服務生算好時間就會拿支鐵鈎來鈎走,至於到了使用保麗龍時代就沈淪到便宜行事了,從此倒盡胃口,一度乏人問津,至於現在風潮再起,那則是後話了。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邱太三睡醒了,出來咬監委陳師孟了!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維基邱太三

回應陳師孟 邱太三:和政治人物打口水戰是在浪費生命

分享回應陳師孟 邱太三:和政治人物打口水戰是在浪費生命到Facebook 分享回應陳師孟 邱太三:和政治人物打口水戰是在浪費生命到Line 分享回應陳師孟 邱太三:和政治人物打口水戰是在浪費生命到Google+
2018-01-17 16:29
[記者張文川/台北報導]新科監察委員陳師孟日前在立法審查會說「上任後要專打辦綠不辦藍的法官」,引發檢、審、辯三方司法團體群起反彈,對此,法務部長邱太三今天說,和政治人物的政治語言打口水戰,「是在浪費生命」,強調法律本身就有司法救濟機制,若對判決不服,可依程序聲請再審或非常上訴。

邱太三說,台灣政治人物在很多場合都會有一些發言,法律人如果要和政治人物的發言逐一回應或口水戰,「我想這是在浪費我們的生命」,邱說,他在審查會當天在立法院就有很直白地跟陳師孟講,司法有法律程序可以進行相關的救濟措施,如果還不服,高檢署也有成立受理完善定罪的單位,台灣是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有各項機制來處理相關問題。

邱太三說,有些政治人物的政治語言有時讓人不知怎麼回應,任何案件基本上都有法律的規定和程序,可以做後續處理,若對刑事案件不服,在定讞之後仍可向法院聲請再審或非常上訴。

邱太三說,或許有人認為再審和非常上訴的成功機率較低,或認為法官可能官官相護,而無法信服,但高檢署也已成立「完善定罪小組計畫」,針對再審、非常上訴的案件,被法院駁回後,仍可由律師公會、或法學、人權團體移送至高檢署審查。

邱說,「完善定罪小組」成員以外部人為主,非檢察官的委員超過一半,小組審查後,若認為仍有再審或非常上訴的必要,就會陳請高檢署或最高檢察署,再次提起再審或非常上訴。

邱太三縱放性侵犯

邱太三縱放貪污法官

日本時代台灣就有屈臣氏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屈臣氏/魚夫手繪

作家東方白曾形容台北大稻埕的迪化街:「在這街上行一遭,就仿彿把〈清院本清明上河圖〉的連卷長畫看一遍。」因為大稻埕幾乎見證了台灣四百年的漢人發展史,我聽聞前輩畫家郭雪湖(1908)的名作「南街殷賑」(1930),大略就是以站在這棟我所畫的屈臣氏大藥房的門口,往北看霞海城隍廟的視角所繪製的。

屈臣氏創立於1820年,清國嘉慶至道光年間,最初外國人被限制在澳門、廣州一帶活動,而當時東印度公司的醫生皮爾森及英國人李文斯頓則在此開設「澳門藥房」服務洋人,1845年屈臣先生(Mr.Thomas Boswell Watson)來到香港,開始和皮爾森等合作香港藥房,其後其姪藥劑師亞歷山大.斯柯文.屈臣(Alexander Skirving Watson)於1958年也來到香港,開始擔任藥房經理,1871年屈臣氏正式成為商業品牌。

最早屈臣氏是臺中實業家李啓俊全權負責經營,他本來在彰化員林開設「德壽堂」,經營藥材生意,趁台中舉行「共進會」(1916)時,積極行銷,規模日漸擴大,1928年(一說1917)興建了這棟位於台北大稻埕的屈臣氏大樓,以批發進口西藥為主,也代理英國史谷脫(Scott)魚肝油。

然而,香港屈臣氏派了經理齊塔藍來到台灣處理商標,卻將主要總代理權授予巫世傳的「神農氏大藥房」,這家藥房就位於修繕後的「屈臣氏」往北幾步的郵局隔壁。

巫世傳是彰化溪湖人,14歲時隻身到員林某藥房當學徒,後來又到台北市屈臣氏大藥房學習調製成藥,1928(昭和3年)自立門戶,他精通西藥,進口的香港西藥和化妝品等,根據其後人巫志賢的回憶,當時還在今之延平區貴德街開設製藥工廠:

產製神農散(治胃痛、腸絞痛等症)、肺必靈(治傷風、感冒、咳嗽等症)、杏仁精(作為沖泡杏仁湯的原料,飲用可潤喉、治咳)、杏仁露(治咳、潤喉),及九一四藥水(治花柳、性病)等成藥品,配送各地藥房(局)寄售,或批售給藥販配寄各地家庭為備用成藥,二次大戰末期及台灣光復初期,其生產製造之各項藥品經常在廣播電台廣告介紹,是時,藥房業務繁忙,生意極為興隆,可以「門庭若市,車水馬龍」形容當時盛況。

修復後的屈臣氏大藥房

從神農氏大藥房的生產,可以看出當時一般西藥房的供需情況。另一方面,直到1926年時,李啟俊的名聲也不遑相讓,當時報載香港屈臣氏的藥品非常有效,適合華人氣質,且全台歸李俊啟氏專營,可是到了1934年香港屈臣氏本店向法院提出告訴,控告臺灣的李俊啓擅自使用該公司的商標,這商標即是現存建築立面三樓外牆所鑲鐫的飛龍與麒麟護衛七層寶塔圖騰,且兩旁書有「龍麟伴塔為記,別人不得冒效」的字句。
李俊啟最終敗訴,香港屈臣氏乃強力放送神農大藥房才是正宗總代理店,自此戰前臺灣屈臣氏就只此一家別無分號了。
但李啓俊的兒子李義人則在日本長崎大學藥劑系卒業,返台承繼父業,專業經營,無奈因戰亂等諸多原因,逐漸式微,1996年遭逢大火,直至2005由市府列為巿定古蹟後交由李家後代李永崇建築師修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