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文件驚揭台版太子黨 256億生意換職位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圖片來源:https://imgur.com/IMIgb47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

https://goo.gl/6DdZCB

摩根文件驚揭台版太子黨 256億生意換職位

〔編譯王惠慧/綜合報導〕摩根大通和解文件中驚見台灣版「太子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銀行與美國政府和解文件週四出爐,內部郵件指摩根大通一名台灣私人金控副董事長(Vice-Chairman)客戶,向銀行提出價值八億美元(約新台幣二五六億元)的交易業務,交換兒子在紐約的投資銀行分析師(IB analyst)職位。

和解書稱該金控公司為「客戶三」,並援引摩根大通證券(亞太)有限公司〔J.P. Morgan Securities (Asia Pacific) Limited〕內部郵件內容,指出二○○九年該行收到來自「客戶三」副董事長僱用他兒子的請求。和解書提到,這名副董事長同時也擔任另一個摩根大通重要客戶的職位。

根據和解書內容,該名畢業於華頓商學院的副董兒子在二○○九年進到摩根大通任實習生,前前後後被主管提到態度、打瞌睡等問題;和解書引述銀行內部信件。

二○一○年九月,該行又收到客戶的請求,希望安排他兒子到紐約任投行分析師,同時提出價值八億美元的交易業務,作為條件交換。

打瞌睡態度差 不理主管提醒
和解書中寫到,二○一○年十月,副董兒子進入紐約摩根大通擔任全職分析師,隔年一月該行便收到「客戶三」委託與股票相關業務;同一時間,該行高階主管間的信件內容指出,「(副董事長)真的遵守了他沒明講的承諾」。

二○○九年二月份的信件來往中,摩根大通員工寫到,「客戶三」是公司重要客戶,且正在洽談業務,這個推薦僱用「背後有很強的商業理由,且他(兒子)是華頓商學院畢業,雖然成績不怎樣」。

但副董兒子在銀行的表現不佳。主管更直接在信件中批評,指出他的態度問題,「我們已經提醒他了,但很明顯他就是不甩」;主管並表示,如果讓他在每個部門都待上兩個星期,是為了維持(跟客戶三的)關係,「我很樂意配合,但下次我們真的不需要一個無所事事,而且不遵守基本規矩的實習生」。

被酸快樂年輕人 老爸很開心
根據和解書,摩根大通在收到安排紐約職位的請求後,員工在信中寫到,「我們得到新業務了,只要幫(兒子)弄一個在紐約JPM全職分析師的工作,不可能的任務?」該行高層回信,「他的瞌睡習慣可能會讓紐約同事大開眼界,一定要是投行嗎?他真的不是這塊料。」

和解書引述該行內部郵件,二○一○年十月,在副董兒子進入紐約摩根大通後,該行高層在信中寫到,「快樂的年輕人!他老爸應該也很開心吧。」

孫大千寫給吳敦義的最後一封信,啊接下來呢?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孫大千臉書公開照片

孫大千在他的臉書上問吳敦義:國民黨,還活著嗎?節錄部份:

給吳主席的第五封信⋯⋯國民黨,還活著嗎?

一位曾輝煌過一個大時代的巨星想要重返榮耀,應該具備怎樣的能量與態度呢?

論體力,衰退太多了。論資源,人脈關係早隨著現實利益的不在也崩散了。論觀感,除了懷舊,還有什麼?論信心,難道還要端出古老的口號?論創見,不知道有多少習氣改不了。論團隊,願意留下來奮鬥的人,除了因多年的感情,有理念有革命熱血的又有幾人?

如今,吳主席被命運推派來擔任國民黨的經紀人,上任至今,你為這位想要東山再起的昔日巨星做了哪些決策呢?

吳主席上任當天,就是復出之路的開場秀,這個秀是經歷過腥風血雨後的黨主席選舉後的首次演出,說真的,這場充滿爭議又觀感負面的黨主席選舉,本來是可以展現國民黨團結和進步的一個機會,但,給大家最強烈的印象卻是分裂與老派。最後,吳主席上任的那天,這些分裂的傷口不見有人處理,就這樣裸露著傷疤,無視於大家眼神中的問號,難道新國民黨不需要「團結」了嗎?還是,吳主席認為這個分裂並不嚴重。
從五月二十日當選、八月二十日就職到今天,國內和國際都發生了不少大事,這都是國民黨可以發言的機會,都是國民黨能夠展現改變的考題,但吳主席讓國民黨都缺席了。

國民黨好像在沈潛,忘了自己是最大的在野黨,忘了必須去深刻反省失去政權的原因,忘了我們必須透過這些事件來展現新態度新思維,忘了要團結各派人馬停止決裂,忘了有責任傾聽各種對黨的建言,忘了國民黨急需年輕人加入,太多的重點都被忘了,於是我認真的提了,見面提,不見面也提,而且不怕人覺得不悅耳的提,這是我想要找回我的熱情的一個改變,我讓政治混濁了我太久了,以前我的發言大都是政治考慮,久了,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很表面又狹窄,因為到最後只會看到黨的利益,看不到黨的未來。

⋯⋯

詳全文:

黄安要哭哭了,他的健保要GG了!

Categories 政治

黄安。圖片來源:imgur

根據Buzzhand報導:

黃安將被「健保剔除」哭哭了!健保署透露:正在推動「這種台灣人」不可納保!

引述部份內容如下:

台灣的全民健康保險制度,真的是相當便民的福利保險,甚至連外國人都大讚不已,因為在大多數的國家,看醫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也因此盛行自己在藥局買藥來吃,也不要看醫生的習慣!

不過健保也有不少弊病!像是居住在國外的台灣人,幾乎沒有在台灣生活或是納稅,但是卻在有重大疾病或是想要看牙科之類的時候,才會特地回到台灣,享受低廉的健保,讓不少民眾看不過去!近日就傳出,這樣的制度將有所改變了!

根據「全民健康保險法」的規定,只又擁有中華民國的國籍,而且在台灣設籍6個月以上,就享有全民健保,只要定期繳納保費,就擁有完善的健保給付機制,但其實有很多長年旅居國外的人,只有在想到健保的時候,才會回台灣看醫生,像是一直定居在中國的早期藝人黃安,就是一邊罵著台灣人卻又偷偷回到台灣看醫生的例子之一!

日前就有網友在公共政策網路平台提案,認為健保應該是給那些真的有需要的人,像是長期在台灣居住的勞工、老人和學生等,建議如果長期居住在國外,或是已經退保很久的人,都不應該是納保的對象,以避免健保與醫療資源的濫用!

到昨天(16日)為止,已經有超過1500人附議,據法規,覆議達5000人以上,政府相關機關必須做出回應,已經有不少網友支持這份提議,而健保署專委盧麗玉也表示,目前已經有立委提出相關提案,未來立法院修法,他們也尊重。

⋯⋯

詳細全文:

有這樣的學者,怪不得李登輝說國民黨很難在台灣生存下去!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圖片來源:民報

根據《民報》報導

中共棒打台灣國際空間/世新學者幫腔:不接受「一中」死路一條!

值此蔡英文總統就職將屆近1年半之際,中國官媒《央視》(CCTV)「海峽兩岸」節目,11月12日發布長達25分鐘的對談影片,名為「大陸五種模式懲戒“台獨” 蔡英文將四處碰壁」,內容指出,面對台灣內部高脹的「天然獨」或台獨聲浪,中國方面已經備妥5種模式,隨時對台灣祭出懲戒。節目內容以統戰洗腦方式指明,未來國際「時勢所趨」大方向,將會是「一個中國」籬笆越紮越牢;唯有承認九二共識,台灣的國際參與空間,才能(在中國點頭之下)得到合情合理安排;換言之,台灣必須承認並確立,中國擁有對台發號施令權柄的「朝貢體制」。

該節目的視訊與談人,除了有中國「國際關係學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于強之外,亦赫然出現台灣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游梓翔,這位台灣學者(明明在台灣出生,卻說自己籍貫為安徽)公然與北京的「九二共識」、「一中原則」眉來眼去互相唱和,還說台灣維持現狀的三大王牌,1. 加入美日防衛同盟;2.悲情牌(即訴求台灣的國際空間遭中國打壓);3.內部民意反中牌,通通會被台灣有識之士看破手腳;蔡英文的無能統治也很快就會被打回原形(即台灣人民並沒有因為民進黨執政,得到實質利益。)

《央視》對談節目旁白內容指出,台灣企圖炒作「天然獨」議題來「抗中」終究只是徒勞然功的「負隅頑抗」,中國方面已擬妥5種模式,針對台獨勢力加以嚴懲,分別為「世界衛生大會(WHA)模式」、「斷交模式」、「奈及利亞模式」、「斐濟模式」與「越南模式」。

世新大學教授游梓翔/為虎作倀台灣之恥

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游梓翔則以為虎作倀的幫腔直白語言進一步申論指出,包括世衛以及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等國際組織排拒台灣參與,屬於(自動出局)「擋門外模式」。中國學者于強在央視同一場節目上露骨指出,2016年於加拿大召開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中國與主辦單位早就向參與國明言會議規則說道:「如果你敢談替台灣講話,你的麥克風話筒就會沒有聲音了。」其次,「斷交模式」明白易懂,不必贅言。

其三、奈及利亞模式,游梓翔指出這是一種「去官方」手段。西非國家奈及利亞,本來跟台灣還有一定官方的實質關係,如今則要求台灣經文辦事處,從奈及利亞首都阿布加(Abuja)撤離、改名,而且必須減少台灣的派駐人員。

其四、關於斐濟模式,游梓翔認為是種「撤機構模式」,即要求該國在台灣撤出一切服務機構;這是該國對「一中政策」表態的全盤順服;換言之,這類國家透過撤出在台機構,對台灣的「抗中」做法,表達強烈不滿。

其五、越南模式,即「明白宣誓模式」(圖謀孤立台灣)。例如,越南曾在今年中國召開的「一帶一路」基建合作會議上,表達與中國合作意願,支持中國實現國家統一,反對各種形式的台獨主張。

舉凡愛台灣有識之士,莫不希望台灣得來不易的自由民主成就,能綻放光芒;然而,世新大學傳播學者游梓翔者流,居心叵測反其道而言,隔海與中共專制政權唱起雙簧,希望台灣在國際上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以遂行中國早日併台的狼虎之心,這是台灣之恥,也是台灣之大悲!台灣社會早就清楚,「維持現狀」並不容易:但台灣人願意為國家尊嚴奮鬥:絕不像學者游梓翔者流,還沒有就戰鬥位置,就擬棄甲曵兵,擺出投降姿勢。

拿一例一休換轉型正義,政治受難者:這不是背叛,甚麼才是背叛?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新頭殻

根據《新頭殻》報導:

拿一例一休換促轉條例 蔡寬裕批「這不是背叛,甚麼才是背叛?」

針對今(17)日媒體報導,民進黨黨鞭柯建銘與國民黨黨團幹部私下協商,承諾以「擱置處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交換總預算及勞基法順利審查」;對此,政治受難者團體表示,他們在11月15日到民進黨中央黨部陳情拜會,希望能儘速處理促轉條例的立法,好讓轉型正義各項任務得以開展,最重要的是讓已經垂垂老矣的受難者得昭清白;雖有副秘書長徐佳青在接見中表達民進黨處理轉型正義的誠意,但當天下午,民進黨黨鞭竟然就把促轉條例拿來與在野黨進行交換妥協,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榮譽理事長蔡寬裕表示,「這不是背叛,甚麼才是背叛?」受難者紛表情何以堪。

蔡寬裕表示,蔡英文總統、民進黨多次宣示要落實轉型正義,要查明戒嚴時期威權迫害的真相、要追究責任,要平反司法不公,這種種攸關台灣真正民主化進程的重要任務,都跟促轉條例的立法有關,非得有促轉條例的立法授權、政治檔案法等相關子法的立法、促轉會的組織組成,才能啟動;一旦促轉條例被擱置,台灣的轉型正義就是原地空轉,如此一來,民進黨要如何實現這些承諾?或者,依然只是選票考量,每逢選舉就高舉轉型正義必要性,選後就把這些受難者的期待束諸高閣?

蔡寬裕說,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1988年成立之初,有三千名受難者會員,歷經歲月,如今只剩下不到三百名,他不知道自己在入土之前能不能見到真相被完整揭露,是誰、透過甚麼方法,製造了台灣數以萬計的冤錯假案、被羅織罪名處死、拘禁?更重要的,台灣人甚麼時候才能有自己的完整的歷史真相論述?

蔡寬裕呼籲民進黨,不要拋棄理想、勇敢面對接下轉型正義任務,當前已經是民進黨全面執政的時代,此時不做,更待何時?多數受難者都是民進黨的資深黨員,看到這樣沉淪的民進黨,痛心難以言喻。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鄒景雯:馬英九對台灣的遺害之大,這一條,一定要揭之伐之。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馬英九臉書公開照片

陸委會昨天召開兩岸研討會,兩名中國學者已經受邀抵台,居然臨時缺席會場,這麼大的國家,面對一個幅員不成比例的小國,玩出冷戰時期的行為對應,是現代文明的遺憾。北京堅持這樣的對台調子,難以轉圜,事實上是在「馬習會」種下了惡因,稱馬英九是今天兩岸關係的破壞者,絕對是可受公評之事。

二○一五年十一月,國共兩黨趁著台灣政黨輪替前夕,在新加坡舉行「馬習會」一搭一唱,限縮了日後兩岸迴旋的空間。(資料照)
二○一五年十一月,國共兩黨趁著台灣政黨輪替前夕,在新加坡舉行「馬習會」一搭一唱,限縮了日後兩岸迴旋的空間。(資料照)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政治報告揭櫫今後五年的施政綱領,對於所謂的「台灣問題」,設定了以下的條件: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明確界定了兩岸關係的根本性質;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雙方就能開展對話。

如果把前述的三段敘述,與二○一五年十一月,國共兩黨趁著台灣政黨輪替前夕,在新加坡舉行「馬習會」的一搭一唱,相互比對,就會發現當時馬英九脫出幕僚準備的講稿,說出:「海峽兩岸在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就『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簡稱『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是兩岸推動和平發展的共同政治基礎,正是因為雙方共同尊重九二共識,過去七年半來,我們才能獲致包括達成廿三項協議在內的豐碩成果與和平榮景。」簡直就像是在預為鋪梗。

其實,這個演進,說明了幾件事,首先,「九二共識」如果是下台階,必須具備模糊性,即如當年李登輝政府講一中是中華民國,江澤民政權講一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般;然馬英九主動表述:「九二共識」就是兩岸就「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這是以具體定義破壞了模糊性,也封殺了今後民進黨再藉這個名詞各說各話的可能。其次,習近平從馬英九的作球,早已在兩年前就取得了台灣的總統宣布一中共識,意即兩岸同屬一中的成果,此後他若無法維持「馬習會」的進展,毋寧等於倒退,這自然會大大限縮了兩岸迴旋的空間。

從這個角度看,蔡英文總統在去年就職演說強調了「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她「尊重這個歷史事實」,更做出「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的承諾,為什麼無法成為通關密語,答案不言而出。因為,「九二共識」都直接等於一中了,習大大怎麼還會買「尊重九二歷史事實」這不痛不癢的帳呢?換句話說,馬英九提前堵住了兩岸務實往來的路。

卸任後的馬英九,不時在為「九二共識」敲邊鼓,施壓蔡英文政府,取悅習近平政權,他對台灣的遺害之大,有識者不能不揭之伐之。

「油炸檜」實乃褒忠懲奸的良心事業,遵古法製作才安全!台南百年油條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百年油條」一點也不油條,老闆的做法都照他「俺公」當年交待,百年不變。

咱們如果來台南去嚐「阿堂鹹粥」,就不要忘了來根油條,油條沾粥汁,咬起來口感倍增,這油條就是「百年油條」的洪老闆數十年如一日,遵古法製作的,絕不走味。

阿堂年輕時曾在麵粉廠待過,他也說,洪家的油條遵古製法讓他最放心。

油條,台語呼之為油炸粿,廣東人就直接寫成油炸鬼,好事者或曰「油炸鬼」實應作「油炸檜」,大抵就是用麵條來炸宋朝那對陷害忠良岳飛的秦檜夫婦,其實岳飛真如史載是個忠臣?而秦檜又果然是個油白臉的大奸臣?盡信書不如無書,但憑這一則油條的千古傳說,秦檜倒楣到底,永不翻身。

「百年油條」原本在巷子內,是許多老台南人記憶中的味道,百年前在「外關帝廟」(今之開基武廟)和福建人習得製作方式,從此子子孫孫就傳承這一味,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這比歷史上那些政客人值得尊敬多了。

台南吃粥、喝杏仁茶、米漿都要配油條,或來盤油條淋上肉燥,也算一道配菜。移民台南後,我早餐吃得有些心得了,反而會注意油條這個小角色,總是會問店家,你的油條哪裡來的?

許多黑心業者為使油條酥脆,會摻入有害人體的硼砂,這吃多了會變「水母」得腦殘症,正確的作法要像「百年油條」那樣,將老麵筋揉合新麵,需時一眠一日,使其自然發酵,然後將其麵團拉成長條狀,長度且有一定的標準才不會在裁切時浪費過多的食材,旋即切成小條塊後,又得用手指併攏拍扁,如此油炸時才會受熱均勻,下油鍋時,還得將兩條並列的小麵條在油鍋上空旋轉數圈,使其捲如麻花,這才能膨脹起來。

一般機器或為大量生產的油條都省略了旋轉的程序,所以炸起來就呈兩條平行線的模樣,並沒有使秦檜夫婦被炸得呈蜷縮扭曲的痛苦狀,不算替岳飛報了仇。

魚夫拍攝

炸過的油料,必須倒在放在別的桶子裡濾淨麵粉渣,若干可用者再舀起來和新油混合使用,若顏色轉黑,則棄之不用。

「油炸檜」實乃褒忠懲奸的良心事業,所以一點馬虎不得,台南如是我聞,以上報告。

台南市中西區保安路123號

酒駕要不要鞭列,呂秋遠律師的說法,您說咧?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imgur

關於要在刑法增設「鞭刑」這件事,雖然離正式立法還有一段距離,但有鑑於立法院經常有出人意表的行為,所以還是可以先介紹除了鞭刑的歷史,供提案的立法委員參考,畢竟都有人提案採集眼睛虹膜取代身份證(已經撤案),也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在增設鞭刑之前,我們得要先研究,什麼是鞭刑。鞭刑這種處罰,西周時代就有設置,貴族出巡的時候,都會有執鞭者開道,如果有人來不及逃跑,算是驚擾貴族的犯罪,就會被處以鞭刑。春秋時代,不僅「犯罪」的人會被處以鞭刑,只要「犯錯」而惹貴族生氣,也會有事。例如齊襄公就曾經在路上看到一隻野豬,射箭沒中,反而腳踝扭傷、鞋子掉在路上。他要僕人去找,但是沒找到,就遷怒僕人,鞭打數十下。事實上,歷朝歷代都有鞭刑的設計,但是經常在設立以後就被廢除,原因當然是太殘忍。例如唐朝建立時,就有鞭刑,但是唐太宗有天看見一本醫書,發現人的五臟都靠近脊背,如果針灸穴位不準確,就會致人於死。他突然醒悟鞭刑也可能會傷到五臟六腑,就決定廢除鞭刑。但是私下還是有很多達官貴人會用鞭刑處罰下人。

一般而言,鞭刑的鞭子,是用牛皮做的。但是有分生皮與熟皮。生皮叫做法鞭,熟皮叫做常鞭。法鞭打人非常痛,往往會留下永久的痕跡,常鞭比較不會見血,對身體傷害也比較小。不過,有些人會別出心裁,在鞭子上做特殊設計。例如明太祖的時候,有個縣令就用生牛皮做法鞭,然後在鞭子上加上銅錢,打起人來皮開肉綻,甚至會把人打死。後來也有在皮鞭內加入桐油,增加重量以後,也可以把人鞭打致死。另外,要不要穿衣服被打,也有差別。如果脫掉衣服,稱為鞭,但是不脫衣服,稱為督。例如身上有瘡,就可以請求用督,而不是用鞭,打起來效果也不相同。

擔任行刑的打手,稱之為「伍伯」,請注意,不是伍佰,是伍伯。一般而言,因為打人要用力,如果打太多下,往往會後繼無力,所以會有二到八人不等的伍伯來輪流執行。一般而言,官員出巡的時候,就是伍伯當儀仗的前導,而要用刑的時候,就由這些人來處理。一般而言,不會有太多人喜歡進入這個行業,畢竟每天都在打人,感覺不會很好。不過,這一行還是有點油水,所以勉強還是有人會願意來。
這一行,就跟廷杖一樣,是需要訓練的。所謂廷杖,就是明朝皇帝要打大臣的時候,會以棍棒毆打大臣。大臣在廷杖之下,很多時候根本無法保全性命,特別是把衣褲脫掉以後,更是如此。能不能保全性命,就要看監刑太監的暗示。行刑者在下手前,要聽口令、看臉色,還要注意訣竅,如果太監腳尖向外,張開成八字形,就是從輕發落;但如果腳尖向內收斂,就是往死裡打,即使一樣杖三十,有人會死,有人還可以走路。而且行刑的方式很特別,能讓觀刑的人搞不清楚狀況,有的看起來力道很輕,但是力氣幾乎可以把磚頭打碎;但有的看起來下手很重,但是受刑人卻沒事。當然,這一切,都可以用錢解決。有送錢,當然就會看起來重,實際沒什麼。而如果公正廉明,打完以後,可能不是送醫院,而是送殯儀館。

所以,台灣要正式恢復鞭刑,大概就是要回到唐太宗之前的歷史。畢竟唐太宗以後,鞭刑就是原則官方禁止,只有私下進行。然而,我會建議立法委員,在實施鞭刑入法時,要記得把鞭子的種類、執行鞭刑的人、次數等等,基於罪刑法定主義,通通寫清楚。為了避免不小心就把人打死,可能要同意分期付款,例如判鞭刑十下的話,每年打一下,可以分十年打完,這時候也不會讓伍伯因為沒力氣,而在連續打幾下後繼無力。是的,法律必須規定,力道大小要一致,而且伍伯如果沒吃早餐,還不能上工,免得看起來打很重,實際上根本沒事。

所以,設置鞭刑,實在太有意思了。基本上監獄行刑法應該無法容納這麼多瑣碎的規定,可能要另外制訂一部「鞭刑施行法」。如此一來,往後犯人看到這部法律,大概就會想到往後十年,每年一下的結果,魂飛魄散之下,治安應該會越來越好。
其實中國古代還有很多刑罰可以引進。立法院如果覺得不夠,還可以設計劓刑,也就是把鼻子割掉,或是刖刑,也就是砍左腳或是砍右腳。當然,很多人有興趣的宮刑,也可以廣泛使用。像是漢武帝時代,司馬遷只是因為幫好朋友說話,就被漢武帝關起來實行宮刑,最後才寫出史記這麼棒的歷史文書,誰說刑罰不能拯救世界呢?

不過,重點可能是法官。據說支持鞭刑的人,很多人也同時很愛辱罵法官是恐龍。不知道如果恐龍法官判鞭刑,會不會最後判給支持者,這倒是另一件事情了。

從水濂洞到宜蘭之心–來畫羅東驛

Categories 建築

咱們只消到宜蘭遊玩,羅東鎮上的許多景點可以說是一定要去。羅東運動公園佔地47公頃,巧妙運用地形、植物和水流來結合運動設施,屢獲好評,真正是現代公園規劃的典範;其次是羅東林場(羅東林業文化園區),裡面有竹林車站、森林鐵路、生態池(松羅埤)、機槍堡、儲木場、百年舊書攤、自然教育中心、運材蒸汽火車頭展示區、羅東林業管理處等,利用舊有的環境,規畫成頗具教育價值的文化園區,我的孩子在小時候,我便常帶她們來此一日親子遊,孩子們也經常留連忘返,要拉著走才肯離開。

林場之外有家肉羮,從前林場工人在勞動空閒時,總要來碗肉羮補充體力,現在那家店早已頂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了,我也總是會入內去嚐碗點心,那滋味至令仍然不能忘懷。

說到美食,羅東夜市原本是因應觀光客夜間沒處去而在中山公園旁逐漸形成的夜間市集,在1990年代,經鎮公所的一番改造,一改昔日雜亂的景象,成了受到遊客非常歡迎的夜市,如今網路上甚且出現其間眾多小吃的「攻略圖」,按圖索驥才可以大快朶頤。

羅東鎮位於宜蘭中央,而有「宜蘭之心」的稱呼,是全境最重要的交通樞紐,但卻是全國最小的鄉鎮,從前且為枝繁葉茂的叢林之地,乃如何成為繁榮的小鎮,這要從火車的建構說起:

1917年(大正6年)的7月,日本殖民政府斥資1000萬圓興建宜蘭線,1919年完成蘇澳到羅東的一段,到了11月間,又陸續拓展,隔年,礁溪至大里也通車了,1924年的10月最艱鉅的工程草嶺隧道終於貫通了,於是到了12月全線通車。宜蘭線總長98.7公里,係1.67公尺寬的標準窄軌。

其中宜蘭到羅東是在1919年的3月24日完工的,羅東車站開站後,可南向達冬山、蘇澳,北往宜蘭、礁溪、頭城,行經今之貢寮、雙溪、瑞芳到達基隆,再沿基隆河抵八堵和臺北。

羅東火車站的功能起初是以貨運為主。日治時期的太平山林場、阿里山林場和八仙山林場合稱臺灣三大林場。本來太平山上的林木開發,砍伐後採管流運材方式,於蘭陽溪沿途建堤堰和調整水量的的閘門,木材由土場經30公里水流放流到員山的貯木池,面積大約有三萬餘坪。

管流水運方式成本較低,但水流量常因季節而不易控制以及河彎曲流地形容易造成木材的損傷,不只表皮傷害,過大的撞擊,有時還會大內傷,而密度大的木材如紅檜、鐵杉等不是那麼容易隨水漂流,不幸半途打結了,工作人員就必須冒著生命危險跳上木材間去推開堆擠處;假如碰上颱風,這下子也有可能變成流出大海變成漂流木,而且管流速度慢、時間長,中途很容易被盗賊攔截偷竊,後來又遇「臺灣電氣興業株式會社」想要蓋攔水壩引溪水發電,終於廢了水運木材的想法,改築鐵道來運輸。

鐵路開通後,1921年儲木場也乾脆搬遷到羅東,始設營林所,從此以後羅東火車站的客貨運量皆大幅成長,太平山林場的木材也經由羅東轉運,這項運輸功能要一直到終戰後,1979年改採公路運輸,才停止運材。

其實羅東不只鐵路運輸發達,早期輕便的台車也是重要的交通工具,客貨兩用,北可通往礁溪頭城、南至蘇澳、東及五結、西達三星,可謂四通八達了。

現在的羅東車站。

羅東車站位於羅東鎮公正路2號,位置大抵從來沒有改變過,原日治時期的日式木構造站房造型優雅,終戰後,1950年進行擴建,係屬強調線條感的現代主義建築,1985年時,再擴大規模為3818平方公尺,型式為中國文藝復興式樣,後來羅東鎮民代表會再決議建請興建天橋及候車亭,量體愈形龐大,1999年起造跨站工程,增闢後站,用地再擴大為8668平方米,前後站的形式之間看來也無對話關係,各蓋各的。

現在的羅東車站仍然非常忙碌,我深入了解羅東驛的故事後,覺得這本來是猴子住的地方,彷彿是齊天大聖的水濂洞,如今鬧熱滾滾,不過就三代火車站的建築來說,我對第一代的木構造情有獨鍾,大抵日治時期的木造車站,如只是運輸功能,那麼通常蓋得很簡略,然而羅東驛的和式風情卻又別有一番味道,我玩味甚久,索性畫了出來和大家分享。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871白賊功力高,王定宇五問白海豚!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王定宇臉書公開照片

因為871已經開始在白賊,想把慶富案說成:陳偉志進府一次,蔡政府就調24億!所以王定宇先在貼文說說:

提醒這位習慣散播謠言的前副總統、中國國民黨黨主席,2015年12月陳慶男、陳偉志父子跟馬、吳分別在總統府一起吃了飯,見了副秘書長,然後…205億就有了!

這筆205億的聯貸,可是公股銀行風險評估不應該借的錢,照吳敦義說法,2015年12月進了馬吳總統府三次,就有了!

而2016年的24億,可是依照馬政府簽的合約,「脫模」後就得依約支付,最多是差別一到二個月而已,而且陳慶男父子這次,既沒飯吃,連副秘書長等級以上的人都沒見到,甚至於進總統府時,根本就還沒脫模,也沒有請款24億的事。

請問白海豚副總統,你是在說什麼五四三呢?這是七傷拳戰術嗎?

接著,王定再貼文,四問吳敦義:

對不起,可愛的白海豚,借你的相片問問題……

請問中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

1. 今天已經證實你的辦公室主任丶台銀總經理蕭長瑞,打電話關切慶富聯貸案的額度,而台銀也從評估不宜參貸205億的聯貸,到勉強參貸3億,最後提高到20億,請問吳敦義你事前知情嗎?

2. 已經證實慶富集團總部二樓曾提供給馬英九當作「產業政策競選辦公室」丶四樓當時提供馬英九後援會的簡良鑑使用,請問吳敦義當時你知情嗎?

3. 曾任高雄市黨部主委的總統府第一副秘書長熊光華,在2015/12/9與陳慶男父子、財務顧問黃高明會談,明顯跟所謂宴請外賓無關,你是否知情?

4. 最後…吳敦義副總統您是否在總統府以外的地方,見過陳慶男、陳偉志、簡良鑑其中的任何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