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的城市--重繪電影KANO棒球隊的嘉農校舍

Categories 建築
魚夫手繪

有一回去參加文創座談,與會有文化人忽然質問座上官員什麼是「文化創意產業」?我暗中也覺得笑詼,這「文化創意產業」的名詞是台灣獨創,英文寫成The Cultural and Creative Industries,在歐、美、日等文化大國裡,文化不就是生活的一部份,哪裡需要用產值來計算?且那洋涇濱式的英文字詞,大概牛津字典裡也找不到吧?

導演魏德聖把當年嘉農棒球隊到日本甲子園比賽,勇奪亞軍(1931年)的故事拍成了電影KANO,影片賣座,轟動全台,嘉義市政府乃忙著打造KANO文創觀光產業起來了,噴水池正中央請來嘉義著名藝術家蒲浩明先生(陳澄波的外孫)打造一座投手吳明捷的塑像,也推出了KANO旅遊路線,沸沸揚揚的,一部電影能創造的觀光「產值」或市長政績換算成選票,好像終於有了量化的基礎了,皆大歡喜。

可是不久前又發生電視台有位「觀落陰主播」,不識陳澄波為何人,播報陳澄波畫作遭竊,陳本人也甚為著急云云⋯⋯,觀者莫不搖頭,台灣的文化教育就是如此淺薄,用「拼經濟」式的態度來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所以放煙火、辦花博、舉行音樂會等,計較贏得多少媒體報導,該不會以為這樣就有文化了吧?
1919年KANO棒球隊的嘉義農林學校建校,原借用「嘉義公學校山仔頂分教室」,所以我根據嘉義市文化局出版的《嘉義寫真》五輯裡所提供的相關舊照片與現仍保存在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的「嘉義公學校分教室新築設計圖」把原貎畫回來。原建築為木構造,中央為三層高塔及雙衛塔,兩側翼亦有衛塔,正立面為山字型,總體呈現端莊典雅的氣勢。

嘉農後來拼入嘉義大學,實則原址是今之「國立嘉義高級商業職業學校」,原來木造的校舍全拆了,換成鋼筋水泥的建築。

KANO棒球隊的「嘉義農林學校」木造校舍不見了,就是現在全是鋼筋水泥的「國立嘉義高級商業職業學校」。

校舍拆了,那如何讓人緬懷或者回味電影裡KANO球隊練球跑步的況味呢?就是在校門口、圍牆外掛上許多布條看板,立石碑、貼上幾張老照片,聊充慰藉。在拍攝KANO電影時,許多場景均已不復存在,只能利用景片和電腦後製來模擬,如果要照著電影劇情路線在實際的世界裡走,就得充份運用個人想像力。

建築是一種場所,是封存時間與記憶的盒子,就像小時候把錢存進撲滿裡,不只是錢幣且是每塊錢背後的故事,把撲滿剖開了,流逝的不只是金錢,記憶也飛走了。所以將老建築拆了,剩下表面文章,我走在所謂KANO旅遊路線上,只覺得有體無魂。

因為在中南部慢活,且遇見許多城市因老化而鼓勵外地人來此慢活,然後大張旗鼓的鼓勵觀光旅遊、美食祭、彩繪城市、伴手禮比賽等,活動五花八樣,官員絞盡腦汁,是鬧熱滾滾的招來許多觀光客,卻打擾了本來就在城市裡慢活的市民們,有趣的是,還有來請教我這位騎著鐵馬蠕蠕趖的教授,如何營造慢活的文創觀光產業?我總是回答,就把道路整平、路樹種好,亭仔腳不要坎坎坷坷,用心維護古蹟,讓老屋、舊社區活化,形成一種生活氛圍,年輕人就自然會回流了,觀光產業也能活絡起來。就這麼簡單嗎?啊日本京都不就是這樣嗎?

在京都,比如從火車站拖著行李不論走到哪裡都是無障礙環境,觀光區外許多地方充滿寧靜之美,適合悠遊;許多傳統小商家,店面再小還是堅持要讓出一個角落嵌入一小塊園藝;料理裡,每道佳餚都盛以有如藝術品般的各式碗盤,食的文化如此,那還愁陶瓷工藝家沒飯吃?總之,讓文化在生活中徹底實踐,而不是只用產值來計算的,把古蹟拆了或以好萊塢片場手法再造盛況,不會成為慢活的都市,只會看到觀光客下車尿尿、導遊嚷嚷拍拍照,丟下垃圾走人而已,而且吵死了。

P.S.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近期著作,其中《臺北城》是最新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