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屏東舉辦228紀念音樂紀念會的場所──佳冬蕭家祖屋

Categories 建築
魚夫手繪

蕭家的祖屋在屏東的佳冬,也就是我的故鄉林邊的隔壁庄,住的大部份是客家人。1895年日軍自枋寮登台,由時任六堆中的左堆總理蕭光明坐鎮「步月樓」,於10月11日和日本打了一戰,史稱「六根莊戰役」。

「堆」也是「隊」的意思,係當時「台灣民主國」的客家人領袖邱鳳揚號召成立了六堆客家義軍,六堆指右堆、左堆、後堆、中堆、先鋒堆、前堆,其實是清國政府無能,清、日乙未戰爭大敗,將台灣割給了日本,這是台灣人民自主性的家園保衛戰,面對大日本帝國的現代化陸軍,當然是敗下陣來。

「步月樓」原是蕭家的書房,也是從前出入的主要大門,我小時候有印象來過這裡,因樓前牆壁仍留有彈孔而印象深刻,長成後,步月樓經常在歷史故事與圖畫中遭遇。

蕭家前的古蹟立牌。魚夫攝。

蕭家祖屋又名蕭家古屋、蕭屋伙房等,我們小時候常聽到是「佳冬蕭宅」的名稱,現在再去參觀,維護與修復得很完整,係難得一見的唯一五堂六院,佔地1,500坪的客家圍龍屋,1985年列為國家三級古蹟,現由蕭家子孫組成「佳冬蕭家祖屋管理委員會」,我一走進去就被認了出來,蕭家子孫也熱情導覽一番。

這古厝係蕭家聘請唐山師傅建造,多數建材由中國進口,從安平港轉運到東港,然後經陸路轉運到六根莊(佳冬舊稱)。整座宅邸不是同時完成,從1860年(清咸豐10年)開始,陸續完成第二堂至第四堂,然後擴及左右護龍、染房、馬鹿廊,到了1875年,才又蓋好第一堂屋及左右横屋,於1880年(光緒6年)擴建第五堂,並將周圍城牆完整構築,形成一堅不可破的防禦工事。

我於其間穿梭,發現佈局極具巧思,其間騎馬廊四通八達,內外空間極具層次,經由不同形式的花窗和磚牆設計,暗示功能的差異,且廚房汲水與排水均有符合手路的設計思考。其中有一「防空水缸」,表面是水缸,事實則為通往防空洞的入口。為防祝融延燒,各棟屋宇之間以馬背牆體隔開。

總體來看,古厝由前至後,每一進有如緩升坡,稱步步高昇,門前有水池,外圍又掘有護城河,自成一完整的保護體系。

蕭家祖屋旁有一兩層樓高的望樓,係用來招待日軍,我聽蕭家人說,當時從該樓可以眺望南進基地的飛機起降。

甲午年的那場戰役,劉永福「阿婆浪港」,化粧成阿婆從安平港潛逃出走,留下蕭光興孤獨領軍作仗,戰敗後,不得已也逃往廣東避難,然畢竟在台家大業大,1899年返台投降歸順,被日方任命為保甲局長,同年12月獲授紳章,後又獲勳六等,1911年病殁。

2015年的228紀念日,屏東縣長潘孟安選擇在蕭宅前舉辦音樂會追思。在蕭家後代中,蕭道應係台北高等學校、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卒業(第1屆,1940年),與許強、邱林淵、李鎮源、謝有福、邱仕榮等同班,師從杜聰明、森於菟等教授,後來由於心繫祖國,乃潛往中國大陸國民黨政府統治區從事抗日活動,卻在惠州惠陽遭到國軍逮捕,險遭不測,幸遇台籍客家元老丘念台(丘逢甲的兒子)出面保釋才獲釋放。

1945年蕭道應和當時赴中國抗日的革命伙伴鍾浩東返回台灣,蕭以其醫學專精,擔任台大醫學院法醫學科主任,鍾則出任基隆中學校長。導演候孝賢「台灣三部曲」電影最後一部的《好男好女》講的就是鍾浩東等人的故事,然而鍾在二二八事件後的白色恐怖期間,1950年於《光明報》事件中遭國民黨政府捕殺,而蕭道應也於是年的5月13日台大醫院白恐事件遭到株連,1952年選擇所謂的「自新」,白天出任台灣法務部調查局法醫,晚上在台北市通化街1號開內科診所看門診,1978年從調查局退休,轉任法醫顧問直到2002年去世,其遭遇令人不勝唏噓。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屏東縣佳冬鄉佳冬村溝渚路15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