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士兵對於神奇的水龍頭一轉開,牆壁就出水;按了開關,不用點火,燈就亮了,直呼不可思議!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這些人歷經兵荒馬亂倉皇逃難,沒想到來到西螺,竟然能夠過著沒有匱乏、寧靜平安而有尊嚴的生活。

第二十四章  裝甲兵駐紮西螺 (1949年)

圖說:李雅容

1949年,國民政府軍在中國大陸全面潰敗,轉進臺灣。5月25日裝甲兵奉命自上海全軍撤退。其實4月底非戰鬥序列的單位即已先行撤退,裝甲汽車第三營從高雄上岸,一路北上,到了西螺,本來要渡過濁水溪到清水。不過當時溪中只有日本人留下來的三十二座橋墩,並沒有橋面──今天的西螺大橋。冬季枯水期間,汽車可以直接走溪底過河。夏天雨季,溪水湍急,無法行車。往年西螺的雨季為5月下旬至9月間。那年的雨季來得特別早,溪水暴漲,四月底濁水溪已是急流洶湧,形成天然障礙。裝甲汽車第三營過不了溪,只好留下來,暫時駐紮西螺,營長是許廣生。當時的裝甲兵司令是徐庭瑤,副司令是蔣緯國,而父親則擔任西螺鎮鎮長。

那時潰逃的士兵食、衣、住、行各方面的條件比今天的遊民還不如。父親是一位人道主義者,盡心盡力協助安頓官兵。把文昌國小的幾間教室以及日治時期西螺小學校的教室騰出來,迅速裝置水電設備,供士兵居住。又整理小學校的教員宿舍,供有眷屬的軍官居住。父親因「協助移駐該鎮國軍尋覓營房於短期內辦妥」有功,1949年8月19日獲台灣省主席陳誠頒給獎狀。

有些中國士兵生活水準很低,對於臺灣神奇的水龍頭一轉開,牆壁就出水;按了開關,不用點火,燈就亮了,直呼不可思議!其中一位來自福州的小兵,名叫友三,不記得他姓什麼,離開西螺後,還回來玩過。他曾告訴我們:

「台灣真的很進步,很多東西對我來說都很新奇,不要說水龍頭、電燈,連火車我以前都沒見過!」

父親空出自己的鎮長宿舍,供營長許廣生及其家眷住宿,但保留一間房間做為招待所。裝甲兵司令徐庭瑤和副司令蔣緯國多次視查西螺,就住在招待所裡,父親因此認識了兩位將軍。徐庭瑤 (1892──1974),安徽無為縣人,國民革命軍陸軍上將,被稱為「裝甲兵之父」,是一儒將,書法有名,曾經送父親一幅草書,就掛在我們家樓上的客廳。他的字龍飛鳳舞,小時候的我只認得「徐庭瑤」三個字,還是母親教我的。蔣緯國和父親的關係更是一段奇緣,將在另章中詳述。

西螺是一個富庶的地方,稻米、蔬菜和水果等農產豐富。父親對駐紮在西螺的裝甲兵照顧有加,經常勞軍、加菜,贈送菸酒、日用品等。最大的一次勞軍活動是在1949年11月底弟弟出生滿月的時候。李家幾代單傳,母親在生了大姊、二姊後才生了哥哥。哥哥之後又連生了五個女兒,好不容易才生了第二個兒子,可以說舉「家」歡騰。尤其是阿嬤,除了謝天謝地到處拜拜還願外,廣發油飯,和親朋好友分享,還來個油飯勞軍。裝甲兵也舉行聯歡晚會慶祝,軍民同樂,好不熱鬧。徐庭瑤司令還送給父親一個刻著「弄璋之喜」銀盾。

母親也協助照料官兵眷屬,大人小孩生病,需要照應的,母親都義不容辭。許營長夫人和幾位官兵太太常到我們家,跟母親學烹飪做台菜,學裁縫做衣服。她們也教母親蒸饅頭做包子。這些人歷經兵荒馬亂倉皇逃難,沒想到來到西螺,竟然能夠過著沒有匱乏、寧靜平安而有尊嚴的生活。許夫人和母親成了一輩子的好朋友。後來許營長榮升調動,許家搬到台中市的模範新村。1961年我們也搬到台中,兩家時相往來。

父親對於部隊官兵很照顧,可是對於軍紀,他有一定的要求與堅持。許營長充分配合,高度合作。那時駐紮西螺的裝甲兵,可說是難得的紀律嚴明,親民愛民。西螺是一個農業大鎮,稻穀收獲時期,滿鄉滿野成熟的稻穗,需要人手迅速收割,早日晒乾,以免遇雨發芽。當年裝甲兵也幫忙割稻,軍民和樂融洽。

文昌國小原有操場地形低窪,每屆大雨,場地積水無處宣洩,雨季即成澤國,操場無法使用。該校早擬將操場全部徹底修理,可是工程費用龐大,無法實現。裝甲兵部隊駐紮期間,自願貢獻人力、物力、不收取任何報酬,負責修理完竣。這種愛護學校的熱忱,贏得地方父老的尊敬。西螺各界也會同家長會,舉行勞軍,慰問駐軍。

駐紮西螺期間,連長黎金華更是譜出了一段戀情,娶了殷實商人陳錫明的女兒彩鳳。這是裝甲兵在西螺的一樁喜事,父親權充證婚人,協助辦理。四姊、五姊當花童,母親也帶著六姊盛裝赴宴。雖然在「逃難」中,婚禮隆重溫馨,一時傳為美談。

FB043-1 裝甲兵 喜事.jpg

裝甲兵駐紮西螺一年後,即移防。1950年 (民國39年) 4月12日中華日報第5版報導如下:

鐵馬部隊自進駐西螺,瞬屆一年,軍民情感,融洽無間,該部此次奉令移防,地方父老人士聞之,深為嘆惜,詳情前曾誌本報。十一日下午二時該部隊全體官兵出發時,西螺鎮長李應鏜暨各機關團體學校首長,父老人士,均親至車站送行,除該鎮鎮長贈送香菸一大包以示敬意外,鎮民代表劉金水,及莊天日二位先生,並向該部全體官兵,敬献「軍紀可風」錦旗一面,作為該部移防惜別留念,臨行依依不捨,情景難以形容,於握手話別時更熱淚滿腮,此情此景,實足表現該地軍民合作,文武團結之一般,二時十分,車於情感激盪中徐徐離去。

FB043-2 裝甲兵駐紮西螺.jpg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

http://mobile.constitutiontw.org/wp-content/uploads/2017/09/FB043-0-與蔣緯國關係.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