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有如歐洲市街的重慶南路頭說起--重繪臺灣書店

Categories 建築

台灣書店,魚夫手繪

1990年拆除重建的臺灣書店在日治時期為總督府臺灣書籍株式會社,現為「和昌商旅」站前館。

1990年以前如果從忠孝西路往南走向重慶南路,在一段18號的地方就會遇見「臺灣書店」的門市部,這四間寬的紅磚建築,有著美麗的仿巴洛克式風格的門樓,在日治時期更是連續性的從重慶南路頭一直往總督府方向延伸,左右爭奇鬥艷,彷彿走在歐洲的街道上,1911年臺北城發生了一場風災大水,街屋倒塌三千多間,總督府採納了臺北廳長井村大吉等人的建議,趁機進行大規模的市區改正計畫,責成野村一郎統籌所有事宜。

野村一郎(1868-1942)於1904年1月18日出任臺灣總督府營繕課長,職司全島建築事業,並擔任總督府廳舍建築設計審查委員及新建工程工事主任、市區計畫委員等,他的經典作品現在仍然看得到的還包括襄陽路的「臺灣博物館」(原臺灣總督府博物館)、「台北賓館」(原臺灣總督官阺)等。1912年起,野村著手進行家屋改建設計,當時先確立兩大方針:

一為道路寬度的制定,府後街(現館前路)較為寬敞,為10.8公尺,府前街(現重慶南路)則為9.3公尺。其次為規劃人車分流的「亭仔腳」統一為寬兩間(3.3公尺),並率領所有技師、技士日夜繪製街屋工程圖,焚膏繼晷在半年之中完成。

所有工程為避免個別委託營造業者承包造成品質良莠不齊,乃委請「臺灣建物會社」與由32名「請負」(包工營造商)會員所組成的「臺北土木建築請負人組合」進行磋商,並解決向臺灣銀行低利融通貸款周轉等問題,最後總計融資七十四餘萬圓,興建家屋233戶,成為殖民地都市更新計畫之標竿,從此不只臺灣各地市區改正計畫紛紛仿效,1923年關東大地震之後,東京的重建更是派人前來取經。

八0年代初在我來台北唸大學時還看得到「臺灣書店」,印象中,正面欠缺保養已呈破舊,紅磚部份乾脆塗上斑駁的水泥,後頭的房子改建現代樓房,亭仔腳堆滿雜物,寸步難行,不知她原是情繫戰前、戰後兩代學生最大的教科書門市部。

臺灣書店現已成一家商旅。

臺灣書店的前身為日治時期的「總督府臺灣書籍株式會社」,隸屬總督府文教局,承攬教科書籍編印與發行工作,戰後由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接收,先更名為「教科書總批發所」,再改組為「臺灣書店」,極盛時期每年約印製國民小學教科書約五千萬冊,從1949年之後,台灣教科書由教育部國立編譯館統一編寫,這當然不能符合民主社會多元化的期待,1994年起,教育部調整教科書政策,逐年將中小學教科書由國立編譯館版本改為民間審定本,許多出版社都來搶食大餅,1996學年度,教科書出版政策全面開放,臺灣書店的日子就不好過了,2002年實在經營不下去了,隔年遭裁併而結束營業。

整條重慶南路書店街,以臺灣書店和新高堂書店(戰後的東方出版社)故事最多,所以1989年被政府指定為「重要紀念性建築」之列,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仍遭拆除,所幸拆除前已完成測繪保存工作,現製作了一付1/50模型與招牌,存於高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中供人供參觀,令人不勝噓稀。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