頗具歷史價值的吉安慶修院

Categories 建築
吉安慶修院/魚夫繪

吉安慶修院在日治時期的名稱為「真言宗吉野佈教所」,吉安的舊名Cikasuan(此係阿美族語,意思是:柴薪很多的地方),漢字寫成「知卡宣」或「七腳川」,日人本來利用七腳川社的阿美族來看守「隘勇線」防堵太魯閣族,最後卻演變成因薪資糾紛,爆發原住民和警察的大規模衝突,後來日方以優勢武力鎮壓,七腳川社阿美族人最終被毀村驅逐,歸順者移往大埔尾(今臺東鹿野一帶),經此一役,總督府乃加速東部移民的計畫。

日人治台之初,對於花蓮採移民政策,並思如何吸引「內地」資金前來拓殖。初期則是由總督府所指定的「賀田組」的賀田金三郎(1857-1922)來主導,但賀田的成效不彰,後改由原脩次郎的「臺東拓殖合資會社」延續經營,但仍起不了顯著的作用,總督府於是在1905年接辦官營移民,五年後陸續建立了吉野村、豐田村、林田村等三處聚落,其中吉野村(現是花蓮縣吉安鄉)原係被移走阿美族人的七腳社,乃成為日治時期第一個官營的移民村,初期移民61戶,計295人,因為多數來自四國德島縣吉野川沿岸,故名「吉野村」,而吉野佈教所就是當地移民的信仰中心,其本為真言宗高野山金剛峯寺的海外別院,為1917年川端滿二來到花蓮所創立,但依文獻證據,主體建築應在1922年(大正11年)左右才進行修築,堀智猛法師則於1923年初渡海來吉野佈教,而且還在這裡認識了日本「內地」來的移民高木由美,隔年兩人結為連理,並育有三子,當時的環境甚為艱困,雖為別院,但仍需自食其力,堀智猛以無比堅定的信仰與毅力多次環島行腳尋求「寄付」,逐步擴展,1928年(昭和3年)設置88(石佛遍路札)所與百度石,1932年再次擴建,增添地藏菩薩石像、位牌堂、納骨塔和通夜堂等設施。

吉野佈教所在台灣是極為少見的四角攢尖頂的木構造建築形式,這在日本稱為「宝形造」(ほうぎょうづくり),採四垂坡的屋頂,屋根從四方弧形飛向頂部,有如搭帳棚般的提起;瓦面為金屬,在正立面採屋簷往外延伸續走的「出軒」格局,正面望去寬三間,進深四間,屋身離地抬高,減少地氣潮濕與蛇蟲侵入,周遭帶廊以木製欄杆圍繞,從中間循階梯捨級而上,可以望見深入其後的佈教壇,其餘裝飾皆依傳統工法,如頭貫、三斗六枝掛的斗拱以及木鼻等,總體而言,充滿江戶風格。

戰後堀智猛法師被遺返(引揚)回去日本內地,據聞那時將佈教所交由居花蓮之苗栗客家居家修士吳添妹女士經營管理,改名「慶修院」,原來的不動明王被釋迦牟尼佛與觀音菩薩所替代,1982年吳添妹過往,後來逐步移轉為性良法師擔任住持,1998年慶修院被指定為3級古蹟,由縣府管理且進行修復,也多次邀請吉野村移民與堀智猛後人訪問,還將原本的空海大師佛像迎回,其實現在院裡還有許多重要文物,諸如原本奉祀的不動明王像於2003年終於重現,從前象徵八十八所箇所的石佛,現也留存16座石佛,其餘諸如神龕、不動明王石刻、百度石,而庭院中三株老樹,相傳為第一任住持堀智猛建廟時手植,而池塘造形象徵日本四國島,凡此種種,均極具歷史價值,值得專程走一趟去參訪。

用手機拍了影像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