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去大甲溪放草魚,快來台南大快朶頤!

Categories 美食

魚夫手繪

台南越往北接近嘉義,那就越不會吃虱目魚,以其多刺,於是人們反而比較喜歡食草魚。

台灣有句俗諺說:「大甲溪放草魚」,這話藏了句歇後語,即「有去無回」的意思。因為大甲溪水流湍急,古人很早就見識其「翻石沙俱下,危船鬼欲爭」的滾滾洪流,所以把草魚放進大甲溪,當然是來不及長大,就沖進翻滾的大海裡。

其實不用放進大甲溪,咱們到麻豆舊合作社樂腳林的草魚粥店裡看,一天要現宰兩百多斤的草魚,那也是「飼未赴食」,統統祭了五臟廟去了。

一般養殖草魚的餌料來源比較廣泛,生長迅度快,也常被混養或放養在池塘、湖泊、水庫、河道等的等。草魚食量大,每日得食其體重一半或至七成的水草才能存活,但通常喜愛棲息在水流較為平緩的河、湖中下水層,成群穿梭於水草叢生處,活躍好動,而游起水來也非常機動,適應力強,用水草等植物餌料就可以養活了,如果是和諸如大頭鰱等混養,那草魚的排泄物就能培養浮游生物,又成了鰱魚的食物了。

麻豆樂腳(其實應作「躼」,長腳之意)林仔的草魚粥遠近馳名,創辦人林大明(1936-1995)原以開計程車維生,因為工時長,一天也掙不了幾個錢,乃改行做油湯,於是自行研究起賣草魚粥,起初跟合作社租用矮屋,1972年就開賣起來了。

大抵台南境內,越往北靠近嘉義,草魚湯、草魚粥就出現了,這是因為嘉義境內有座曾文水庫,還有許多混養的草魚,而所謂四大家魚:白鰱、烏鰡、草魚與大頭鰱,後三者即常出現在嘉義人的庶民食物中,如大頭鰱就是用來做砂鍋魚頭,草魚則是煮粥。

殺魚實在也是件苦差事。魚貨自嘉義縣的義竹鄉而來。透早三點半送達,便得進行繁複的處理工作,打鱗、除鰓、洗淨、切塊,下鍋煮至七分熟,以待來客。

切好魚肉片以待來客

草魚也有當不當令的問題,最佳的旬採時節是冬尾,也就是十月到來年的三月間,緊接著就是越冬後出產的肥美虱目魚,饕客欲上窮碧落下黄泉也不難,嘉義、台南兩頭跑距離不算遠,我在台南住久成精了,算算季節到了,就知道要去哪裡大快朶頤了。

草魚在中國廣東稱為鯇魚。我有回去粵境裡的順德吃到所謂的「脆鯇」,即將草魚圍在山間急流裡養殖,使運動量大 ,乃脂肪盡失,食來有如豬肚般爽脆而聞名,可做十吃;他們還有一種吃法,由於草魚魚肉甘美、性溫,能暖胃和中,所以民間亦常佐以油條、加蛋來蒸煮,再撒上胡椒,聞可治目澀羞明。此外,草魚膽還有所謂降血壓、袪痰、鎮咳的功效,不過我聽說還是不要生食魚膽得好,有毒,不好救。

在台灣頂多就是活魚三吃,或者如這草魚粥,生鮮的魚肉,以薑、蒜及蒜頭酥來調味,一碗熱騰騰的鹹粥當早餐,不亦快哉!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