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期台南市長羽鳥又男修復赤嵌樓的故事

Categories 建築

魚夫手繪

到底是「赤崁樓」還是「赤嵌樓」?台南住了十年,起初認為應是前者,深入研究後,原來是漢人音譯自西拉雅語Saccam而來,原意為「魚」,後來演變為專指「漁港」,漢人則將之音譯為「赤嵌」,赤嵌樓今雖在內陸,從前是在海邊的,所以和崁無關,應作嵌。

荷領時期,1652年赤嵌地區發生大規模的抗爭事件,由於稅負太苛,民眾擁郭懷一密謀起事,不料遭人密告,最後兵敗。事平之後,荷蘭人開始興築城堡,就在Saccam,今天的赤嵌樓一帶興築普羅民遮城,1653年的9月25日奠基,1654年10月11日荷蘭長官要來視察新城堡,還得搭乘舢舨而來。

鄭成功攻台,取下普羅民遮城,將台灣赤嵌地區改名為「東都明京」,於普羅民遮城設承天府衙門,後來又拿下熱蘭遮城改名為安平城,承天府衙門就成了明鄭王朝的最高行政機關所在,俗稱「赤嵌樓」。

到了清朝,赤嵌樓已遭形同廢棄,一度開放民眾遊賞,逐漸年久失修,後來又遇上地震,更加傾圮,到了清法戰爭期間(1884-1885)年間,法國聲稱臺南有座他們遺留的城堡以為攻台藉口,當時臺灣知縣沈受謙受命拆毀原赤崁樓的牆基和洋式建築,興建了許多漢文化閩南式建築,形成今日整個建築群的基本架構。

咱們現在看到的赤嵌樓,到了日治末期又經過一次大整修,值得大書特書。日治時期的1942年4月,羽鳥又男出任臺南市尹,維護棟折榱崩的赤嵌樓,但1940年起日本已經發起東亞戰爭,物資缺乏,所以一開始總督府不表贊同,經羽鳥幾度親赴臺北誠懇說明,上陳關說,終於批准撥款重修。

可是由於所需的建材過鉅,還被軍部杯葛,所幸市長力排萬難,終於在1943年的3月1日開工。翌年1944年的12月20日峻工,總工期近1年10個月,工程費6萬5千圓。而在為了史蹟整體景觀,還把本來緊鄰赤嵌樓前的大士殿遷移,修建完成的赤嵌樓風華再現,氣象萬千。

縱觀這回的整修團隊集合了當時的考古、藝術與建築的頂尖人士,根據文史工作者陳凱邵的研究,整理如下:

1、設計總負責人為大倉三郎(1900-1983):總督府營繕課長,日本時代台灣營建體系最高官員。

2.考古總負責人山中樵(1882-1947):為總督府圖書館長,係考古研究的最高層級官員,極力提倡台灣文化考古研究。

3.施工負責人千千岩助太郎(1897-1991),曾任台北工業學校校長(後改制為台北工專、今台北科技大學),建築學科教授,是台灣高砂族原住民建築研究泰斗。

4.油漆與彩繪由顏水龍(1903-1997)負責,他時任台南工業專門學校建築學科助教授,特別針對建築本來的油漆及彩繪做了一番研究,以回復本來的面貎為主要方向。

5.施工圖繪製由台南市役所土木課技士盧嘉興執行。

戰後赤嵌樓再經兩次整修,文史工作者陳凱邵說:

1960年的赤崁樓整修,很遺憾地竟然把所有木構架的構造,全換為鋼筋混凝土,顏水龍在1944年的油漆彩繪,也被重做一遍。

1988年,赤崁樓又重新整修,這次由成大建築系教授孫全文主持,彩繪油漆也再度重來一遍。

所以顏水龍教授1944年的彩繪油漆,今已不存。

現在赤嵌樓文昌閣有座羽鳥的銅像,那是由臺南市文獻委員劉阿蘇、奇美博物館館長潘元石與奇美董事長許文龍為表彰其保護臺南文化的功績,特別請藝師製作,讓人參觀赤嵌樓時,別忘了羽鳥對臺南的貢獻。

拍得影像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