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繪寶美樓,小談臺南情色史

Categories 旅遊, 歷史

魚夫手繪

到現在,「寶美樓」在台南老一輩人的記憶中仍然是一則傳奇,到1970年代以前還是許多政商名流、文人墨客經常出沒的場所。

早期台南有四大酒樓,在聲色場所林立的「新町」(大約是今約中正路以南、海安路以西、府前路一帶,時為台灣最大的合法風化區)為「南華」與「松金樓」,其次,在「明治町」還有「廣陞樓」與「寶美樓」,後兩者至令保存狀況良好,唯寶美樓被一家緍妙攝影公司承租,將外牆包覆了起來,許多人已經忘記她原本美麗的風華了。

1934年(昭和9年)的寶美樓本來位於有噴水池的西門圓環的西南角,即今西門路與民族路交叉口,1932年開幕的林百貨樓為「五棧樓」,寶美樓則高四層,也算是當時高聳的地標了,建物係先進的鋼筋混凝土建築,外觀造型就是那個時代裡流行的Art Deco新藝術風,幾何排列的圖形簡樸優雅,施作工法細膩,堪稱時代的典範。

日本時代風花雪月的風流生活,日人和「本島人」之間各有各進出的酬酢場合。日式三大料亭中,根據當時《臺南新報》的報導,「鶯遷閣」本來是孤行獨市的生意,沒人競爭,手藝和藝妓臉孔都一成不變,後來裡頭的廚師天野吉久乾脆就在1912年自立門戶在測候所旁開起「鶯」料理去了,生意沖沖滾和老東家分庭抗禮; 其次為「御影溫泉」,此為續攤二次會,藝妓有十幾名,但其中一位大美女中了彩票,便從良去了,老闆努力回內地要去找新的藝妓,回來的時候連八字鬍都剃了以表示決心;第三家叫「一筆」,老闆手藝雖好,脾氣卻很大,常拿菜刀追砍其妻,好在他老婆的蝴蝶䄂神功揮舞起來也沒在怕就是了。

洋食中比較有名者有三家,分別是「滋養亭」、「甲比丹」和「臺灣樓」。滋養亭生意鼎盛,在高雄也有支店;甲比丹是日文漢子,即 カピタン(captain,船長),洋食裡有牛排,但名稱叫「牛肉炮」。

寶美樓現法國台北緍紗攝影

日本料理、洋食之外是本島人愛去的臺灣料理,除了前述的四家酒樓外,還有醉仙閣、招仙閣、西薈芳等,不過酒樓,台人亦稱「旗亭」,那是因為酒樓前通常還會掛出旗幟招攬來客。

日治時期有句話說:「登江山樓,吃臺灣菜,聽藝妲唱曲」,不是只有臺北的江山樓如此,臺南亦同,這風流倜儻中,不純粹為女侍陪花酒而已,臺南詩人林夢梅更有古典詩〈花詞〉寫到:「天南淪落感年華,寶美樓中醉綺霞。 底事雲英還未嫁,相逢羞殺故園花。」當時另有一家「醉仙閣」,也曾聚集五詩社舉辦聯吟會,1914年,府城文人林湘沅曾在這裡作詩〈誕日漫成〉,其中吟唱:「高樓開雅會,選色復徵歌。良友情何重,嘉餚旨且多。忘形無爾我,將壽補蹉跎。各盡樽前樂,毋為時事磨。」從前文學界古典詩界有三大詩社,即瀛社、櫟社和南社,酒樓亦是吟詩作對的好所在,臺南南社的詩人們和諸如文人許丙丁、文學家葉石濤、畫家郭柏川等,即經常為寶美樓的座上客。

1980’s年代末期,寶美樓的生意每下愈況,一度改營西餐,但榮景不再,歷經多次易手,最終由攝影緍紗公司接手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