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督府圖書館(今國防部博愛大樓)──一九一五年臺灣已經有座劇場式現代圖書館了!

Categories 建築, 歷史
「臺灣總督府圖書館」原為彩票局廳舍,本來設計得有如劇院,還有處開獎場地,後來也始終沒開過獎。建物換給「臺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使用,最後移做「臺灣總督府圖書館」。從舊照上看,外觀一直沒有重大改變,內部二樓有羅馬列柱式的藏書空間,一樓還留有大舞臺,大廳則成了閱覽室。(魚夫手繪)

臺灣總督府的所在地,位於今之寶慶路與博愛路口西側的交叉口上,一九四五年以前緊臨「臺灣電力株式會社」社廈,是年五月六日遭美軍炸彈擊中全毀,現在鵝黃色系的舊國防部博愛大廈,即是在兩座被毀去的建築原址上興建而成的大型量體。

臺灣有現代圖書館的紀元甚早,總督府先是於一九一四年四月在艋舺(萬華)清水祖師廟內設立臨時事務所,隔年八月九日借本來的舊彩票局正式開館。最初日本人看準了漢人賭性堅強,便想將博弈利益納入囊中,認為如此一來就可以一邊監督臺民賭博情況,盈餘還能投入社會公益事業之中。只是後來搞到烏煙瘴氣,最後竟關門大吉。然前五期的盈餘約有四十餘萬元,挪做建設臺北病院(今台大醫院)的病房及彩票局廳舍。

博愛路、寶慶路口是臺灣總督府圖書館的原址。

圖書館的館藏在籌備期間,先將東洋協會臺灣支部保管的「臺灣文庫」取來成為基本數,然後再把總督府官房文書課的圖書,加上各界饋贈,一開館就有兩萬多冊藏書。後來又有個人陸續捐贈的後藤(新平)文庫、姉齒(松平)文庫,到了一九四三年,中日文書有183,344 冊,西文書有12,604 冊,已近二十萬冊。

圖書館最值得一提的是,最後一任館長山中樵先生,他見戰事吃緊,心裡有數,便將館藏書籍進行分散,分別「疏開」到新店大崎腳、大龍峒保安宮、龍山國民學校與中和莊南勢角簡大厝四處。所以美軍轟炸時,僅兒童室書籍、查禁圖書,與價值偏低的圖書等約七萬餘冊焚毀。

日本戰後投降,山中樵整理館藏書籍轉交給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圖書館,而且還協助接收大員先後兩位館長范壽康、吳克剛發展館務。因為國民黨政府圖書人才不足而獲歷時兩年的留用,並建立一套嶄新的漢字圖書檢索系統,直到一九四七年才引揚返日。回到日本後,因為山中樵長居南國臺灣,早已不能適應日本內地寒冷氣候,且戰後暖氣設備已難使用,進入十一月寒冬竟不幸凍死。他的典範,很少見的,《山中樵傳》居然為台灣省文獻會列為「台灣先賢先烈專輯」之中。

P.S.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近期著作,其中《臺北城》是最新的作品

這是1934年廖文奎的豪華婚宴。據說廖家的財富,流傳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故事……

Categories 政治, 歷史
圖:魚夫

圖說:李雅容

阿公的至交廖承丕 (1871──1939),西螺人,其父廖龍院為西螺早期的基督徒,開設私塾,教授漢文為業。廖承丕年幼時隨其父親硏讀,精通漢學。22歲和嘉義長老教會傳教師陳有成之妹陳明鏡結婚。陳明鏡是長老教女學 (今臺南長榮女中前身,第一屆畢業生),具備現代知識,思想開明。23歲時,廖龍院過世,留下十四甲田地,和八百圓現金。廖承丕善於理財,大量購田,財富迅速累積,不消幾年即擁有千餘甲的良田,是日治時期臺南州數一數二的大地主。大正5年 (1916年),擔任嘉義廳西螺支廳西螺區長,也是街協議會員。根據《昭和11年度戶稅大納稅義務者生產額調》,廖承丕的年收入排名全臺第十三,比起霧峰林家的林獻堂還超前一名,是西螺的首富。

關於廖家的財富,親戚之間流傳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故事。據說陳明鏡婚後不久,有一天清晨在廖家的後院散步,發現遠遠的地方有一匹白馬在馬槽 (註) 邊喝水。等白馬飛走後,在晨曦中,馬槽裡閃閃發亮,上前一看,白馬留下了一堆金銀財寶。基督徒的陳明鏡捧著白花花的寶物,告訴了半信半疑的夫婿廖承丕。第二天一大早,夫妻一起到後院守候。白馬又飛來了,可是廖承丕看不到,陳明鏡高舉右手,指著遠方說:「在那裡!在那裡!」廖承丕順著她指的方向,蹲下來,正好在陳明鏡的腋下,終於看到了。此後白馬又來了多次,廖承丕得站在妻子的腋下才看得到。所以親戚都說廖家的財富是來自於陳明鏡的福氣。

註:廖家良田廣袤沃野千里,平日巡田需要騎馬。廖家兒子接受西洋教育,騎馬享樂是他們的休閒方式,因此廖家養有馬匹,後院有馬厩、馬槽等設施。

1939年5月6日廖承丕過世,留下了龐大的遺產──一千六百多甲的良田、美侖美奐的大承堂及其兩邊一整排一、二十間的洋樓。同年12月次子廖溫魁 (文奎) 和三子廖溫義 (文毅) 兩兄弟邀父親合夥,開設大承信託株式會社。

日治時期的「信託會社」也是經營金錢借貸業務,與銀行類似。廖溫義 (文毅) 擔任董事長,父親擔任常務取締役 (常務董事)。董事會裡除了父親以外都是廖家的家族──廖文毅的兄弟、叔叔、和姊夫。廖家財力雄厚,不信任外人,任何事業都不讓外人介入。邀父親入股,可說是廖家的第一次,也是唯一非廖家親人的股東。廖文毅兄弟非常信任父親,若要出門,會社的鑰匙不交給廖家親人,而是交給父親。

大姑丈林註當時失業,父親就把他引進會社工作。日治時期的信託株式會社,就像今天的銀行等金融機關。會社就設在可以媲美臺灣總督府的廖家大宅第──大承堂。當時有一名區○○先生向會社貸款六千圓,大姑丈經手承辦,後來欠帳不還。會社發現抵押的田契 (田地所有權狀) 都是假的。六千圓在當時是一筆大數目。林註在大承會社的月薪是四十圓,可以想見六千圓有多大。會社以大姑丈對貸款人徵信調查不足,對抵押品評估不當,要他負全部的責任,賠償六千圓。

大姑丈年輕氣盛和廖家兄弟理論。廖家兄弟都是含金湯匙出世的闊少爺, 「二頭吔」(當地人對他們的稱呼) 廖文奎和「三頭吔」廖文毅留學日本、中國、美國,精通數國語言,不可一世。平時就自命不凡,態度傲慢,瞧不起人。

陳慶立博士所著《廖文毅的理想國》第十六頁有適切的說明:

「林耀南認為廖文毅的有錢人家少爺常見的傲慢稚氣,是身為台獨領袖最大的缺點。這種缺點『在初期的興盛期還可以當作是一種足以壓制對方的威望,但是當台獨遇到挫折時,卻是讓組織衰退的一大致命因素。』林耀南指出廖文毅身為大地主的三公子,以私費留學美國,沒吃什麼苦,便取得工學博士學位,所以非常瞧不起貧窮以及其貌不揚的人,就算是這些人多有才能,對台獨多有熱情,也一概不予考慮……」。

廖家兄弟和大姑丈理論,血口噴人,大姑丈氣不過,竟出手打了他們三兄弟。溫魁 (文奎)、溫義 (文毅) 和「五頭也」溫進都是「文身仔」(書生),都不是大姑丈的對手,於是三人都受傷住院。

經過這件事情,父親看清了和超級有錢人合夥做生意絶非易事,乃萌退股之意。為了息事寧人,幫大姑丈付了那筆巨額的呆帳,並賠償廖家兄弟醫藥費及其他損失。據三叔估計,當時付出的錢可以買西螺地區好幾甲良田。大姑丈於是離開大承信託株式會社,父親也因此結束了和廖家的合夥關係。由於這個慘痛的經驗,父親曾經告誡我們不要輕易和人合夥做生意。

父親對於金錢的態度一向清清楚楚,該得的就得,該給的就給,不會計較,不喜歡不清不楚勾勾纏 (台語:牽扯不清)。處理大承信託株式會社的退股事件,豁達明快,乾淨俐落。後來廖文毅在海外從事臺灣獨立運動,1951年父親被誣陷與他有牽連關係而遭逮捕。當年「切割與廖家的財務關係」竟成了他的保命符。

講古嘍!雲林獻納米從栽植到進貢日本天皇的小故事

Categories 歷史
魚夫手繪

很早以前我早經友人引見來莿桐了解何謂濁水溪的「獻納米」?那一年來到一家生產冠軍米──「黑肉田米」的農夫家,後來由縣府出版的《閱讀雲林》雙月刊裡,發現了一些重要的描述:濁水溪發源於中部峻嶺合歡山東峰與奇萊連峰間的佐久間鞍部,匯集冬季冷冽的高山雪水,每年融冰後將上游泥質板岩地質中肥沃的黑灰色礦物質和有機質,挾帶沖刷至平緩的濁水溪流沖積平原,而雲林的莿桐、林內、西螺三個鄉鎮正位於沖積平原的最上方,地理條件得天獨厚,成為台灣西部平原最重要的良質米產地。

濁水溪流域出好米其實早就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坐擁有濁水溪流域灌溉水源,種植出聲名遠播的濁水米,名氣一點都不輸給台東池上。早在日治時期就被評等為:台灣地區水田評等的最高等級「三則田」,因而成為日本天皇指定給皇室貴族食用的「御用米」,這種米特別被稱之為「獻納米」。

日治時期日本皇宮每年秋收之後(11月23日左右),皆依例舉行「新嘗祭」,全國各郡縣就要這個時候如期呈上當地、當期的新稻穀,大典由天皇親臨主祀,虔誠感謝天照大神等神明庇佑這豐收的一年。

1922年(大正11年)台灣獲准參加「新嘗祭」,被選中的「獻穀田」大概就在今之台北士林岩山里山麓,面積一分,耕作者為吳順、簡春塘兩戶人家,是年1月30日,台北州知事高田富藏、台北州內務部長田阪千助、總督府社寺課長丸井圭治郎、士林公學校師生等大隊人馬,浩浩蕩蕩的都來參加地鎮祭的儀式。

日本時代原彰雲兩縣在開鑿八堡圳引水之前,其實以播種法栽植陸稻,品質較差,後來改植水稻,只是品種平淡無奇,產出的品質並不佳,後來由總督府指導,改種適合本土的蓬萊米。由於濁水溪的沖積平原上層是灰黑色的土壤,下層則是黃色的砂質土,種出來的米,又稱黑水米,炊煮出來的米飯,更是芳香撲鼻,食之柔軟又帶Q勁。其中有所謂的「五百甲圳」,相傳為1796年(清朝嘉慶元年)間西螺街三塊厝王有成等幾位地主集資創設,引濁水溪灌溉生產稻米,這所謂的五百甲圳,就在今日的雲林鄉莿桐鄉番子段,日治以後,被選定「献納米」的「獻穀田」,然因得先酬神,又有「神饌米」之稱。

當時被官方選中的「獻穀田」耕作者,必須「品行方正、一家和睦、克守農民本分,允推為模範的人物」;田地也需遠離諸如墳場、屠宰場等不潔之地。

魚夫拍攝

生產獻納米的稻田被選中之後,除了先得舉行「地鎮祭」之外,且有專人守護,禁止閒雜人等進入,且從插秧、收割、曬稻等過程均須嚴守傳統祝禱儀式,如「播種祭」、「插秧祭」、「拔穗祭」,收割後曝曬稻穀時,其下先舖白布,不能讓米粒落地沾染污穢,其上又覆上一層黑紗布,不可讓陽光直接照射;乾燥後,又得找來一群眼力銳利的少女,身著白衣、白裙,將米放在白布上,挑出不良品,去蕪存菁,務求每粒白米均為上等品質,這過程,又進一步被訛傳為須由青春的處女為之,總之,都是在強調其嚴謹的程度。

1939年(昭和14年),日本慶祝建國2600年,勒令帝國的殖民地派團赴日參加國慶並謁見天皇。台灣當時組成「台灣大日本青年團」,攜帶由那時的保正陳懷家所負責栽種的獻納米,面積一分,周圍以竹竿交叉織成籬巴,隔離外界,收割曬乾後,再送往莿桐小學校,由戴著口罩的小學生用筆尖(不可用手接觸米粒),一粒粒的揀出最好的白米,總共裝出二斗,再由「大日本青年團」的成員一路護送到明治神宮。

現在莿桐鄉還找出了其中一位成員高樹枝前往獻米的紀念徽章,正面為稻穗、菊紋和旭日圖飾,書有「明治神宮及靖國神社神饌奉獻」字樣。背面落款「昭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二十二日 大日本青年團」。

以上的故事,其實在莿桐,作田人都知道。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本文提到的店家
黑肉田米
宏田碾米工廠
電話:05-5847859
聯絡地址:雲林縣莿桐鄉義和村三和路116-2號

P.S.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近期著作,其中《臺北城》是最新的作品

超級比一比:日治時期中學的歷史、地理課程教的是什麼?

Categories 歷史
圖片由李雅容女士提供

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大力推行愚民教育:地理要我們唸的中國是秋海棠不是老母雞,所以地理變成了人家的「歷史」;歷史從來不是正確的史實,所以是虛構的小說,金世杰在「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裡講得果然一點也沒錯。

但日治時期地理、歷史都唸些什麼呢?我找到了一手資料如下:

西螺大橋推手李應鏜先生傳
第三章 求學經過 (2)─長老教中學(下)

文:李雅容(李應鏜先生么女)

長老教中學是十九世紀臺灣最早、而且是唯一講授最時髦的科學知識的學校,譬如:教算術取代算盤;講解「地球是圓的」理論,可說是名副其實的引進西方文明的先驅。

小時候總覺得父親寫的阿拉伯數字和我們寫的不太一樣。現在才知道原來他的算術啟蒙老師是英國人,所以他寫的數字和西洋人寫的相似。他的英文字也寫得和英美人士一樣的漂亮,因為那也是英國老師教的啊!父親當時接受的教育,正是西歐最先進的科學文明,養成他求新求變的精神,對他日後思想的啟迪,影響很大。

長老教中學的課程以漢文、日文和英文三種語言教授。教師則來自英國、日本和臺灣。豐富多元的教育使學生們的視野開闊,不再局限於臺灣與日本,而是伸展到西歐、美洲、甚至整個世界。今天我們強調培養學生的國際觀,其時一百多年前的臺灣教育,早就有了這種前瞻性的做法。

當年的課程非常的務實,試舉歷史和地理兩科的教學內容,說明如下:

一、歷史科:著重於切身的近代史。

1.要學生參觀臺南市內歷史古蹟,讓學生瞭解自己的地方,自己的歷史。

2.列舉政府治理臺灣較有成就的事蹟:日本政府於1895年開始治理臺灣。父親讀中學時是1920年代。也就說讓學生知道這二十多年的臺灣歷史。當時日本的確在臺灣做了不少的民生經濟建設,例如:1907年完成臺北地區的自來水工程、1908年完成了南北貫通的縱貫鐵路。當時臺灣島內之都市經營甚至比內地 (指日本) 有過之而無不及。

3.對國際聯盟的看法提出自己的意見:國際聯盟 (League of Nations) 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於1920年1月10日成立的國際組織。其宗旨是減少各國武器數目、調解國際糾紛,共同防禦侵略,並促進國際合作和國際貿易,以提高民眾的生活水準。這個課綱於1924年5月12日發表,距離國際聯盟的成立只有短短的四年,關注國際局勢的發展是當時中學歷史課程的一部分。

二、地理科

1.調查從臺灣開往日本,中國大陸,或南洋各地的通商航線。讓學生瞭解臺灣的地理位置,體認對外通商對海島發展的重要性。更進一步實際瞭解通商管道。

2.自行繪製臺南市的地圖,並在教育上有意義的地方作標記。繪製本地的地圖,瞭解你所在的地方,自然而然就會愛自己的地方。1960年代我讀的中學地理,中國的三川五嶽都背得滾瓜爛熟,就是不認識臺灣的曾文溪、冬山河。

除了課業以外,校長萬榮華牧師 (Rev. Edward Band) 非常注重體育課程,他是第一個將足球運動引進臺灣的人。主張在運動場上訓練學生同心協力,培養團隊精神。他甚至在課餘時間到宿舍催促睡懶覺的學生外出運動,更不時親自下場指導學生踢球,帶領長老教中學足球隊獲得光榮的戰績。

原文出處:
http://mobile.constitutiontw.org/archives/6454

P.S.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近期著作,其中《臺北城》是最新的作品

這兩天吃肉粽,千萬不要被中國歷史上的屈原嗆到了!

Categories 歷史
魚夫拍攝

這是《鳴人堂》上的一篇文章,雖然我早也耳聞這故事,但作者的文思膩,引述詳實,值得力推:

【粽子的儀式性,才不是為了紀念屈原】

臺灣端午節在食粽前,通常會先「拜神明」、「拜公媽」,祭畢才有食用,也凸顯粽子的神聖性。傳統社會於食用粽子時,大人通常會要求未成年小孩不能吃「粽角」,楊雲萍曾記載此習俗說是怕小孩「長紅瘡」;在許多地區則認為,小孩吃粽角怕長大會「抾角」(khioh-kak;意指沒有出息)。除此之外,民間包粽時,往往將幾十顆粽子綁在一起,以「藺草」(鹹草kiâm-tsháu)或「粽索」(tsàng-soh)串連粽子,形成「粽捾(kuānn)」,並在繩頭綁成繩結稱為「粽篰(pōo)」,粽篰在民間信仰脈絡裡面,具有拔祓不祥的信仰功能。

由這些具有信仰觀念的行為看來,證明粽子作為祭祀飲食,有其複雜儀式象徵功能。臺灣端午節使用粽子祭祀的情形,自是受到中國移民文化影響,但絕對不是為了要紀念屈原這麼無聊。

原標題為:《除了戰南北,你知道粽的儀式功能與各地端午飲食民俗嗎?》,閱讀全文,請按以下的連結:

安卓手機按這裡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9789/2484255

iPhone:

P.S.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近期著作,其中《臺北城》是最新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