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民將2011到2018南鯤鯓代天府出的國運籤總整理,原來是要這樣解籤!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圖片來源:南鯤鯓臉書

作者 liang691206 (liang691206)
標題 Re: [新聞] 國運籤連年神準南鯤鯓代天府 又下下籤沒
時間 Fri Feb 16 18:21:37 2018

2011 大鵬鳥亂宋朝 中下籤

2012 大鵬鳥亂宋朝 中下籤

2013 楊文廣征南閩」中上籤

2014 彭祖三六妻七二子 臨終無子 上上籤

2015 武則天坐天 下下籤

2016 劉智遠邠洲投軍 中下籤

2017 聞仲西征遇十絕陣後逃 下下籤

2018 漢李廣父子陣亡 下下籤

好籤只 2014上上籤 2013中上籤

那時候台灣好像被馬英九搞到最亂的時候

南鯤鯓廟國運籤是不是要跟商周一樣 要反過來看就是了

廢文!無誤!

新聞背景

國運籤連年神準南鯤鯓代天府 又下下籤沒一句好話

國運籤「連年神準」的台南市南鯤鯓代天府,原本因連年抽到下下籤今年不願再辦抽國運籤,但因大批信徒民眾要求,今天上午11時再度舉辦國運籤活動,沒想到竟又抽到「丙子下下籤」,而且是廟方所有籤詩極少是不祥的下下籤,卦頭是「漢李廣父子陣亡」,詩句是「命內正逢羅孛關,用盡心機總未安,作福問神難得過,恰是行舟上高灘」。

雖然廟方因連連抽到運勢不佳的國運籤,引來挺政府的許多民眾不滿,總幹事侯賢遜表示原本今年不打算舉辦,因為不想單純的國運籤遭到曲解,但因更多信徒與民眾得知認為「既然神準,就該續辦」,要求不能取消,廟方只好照辦,但為了不要「趴著也中槍」,今年請來民俗宗教學者解籤。

雖兩位學者委婉表示「六月選舉大勢底定後」,政經情勢就會有轉機,籤詩表面是「下下籤」,但還是有轉機,可以說是「下上籤」。不過這種說法不少民眾都很難理解,因為整個籤「沒半句好話」。

總幹事侯賢遜對此也十分無奈,要求在場媒體「自己解讀」,他只能就籤詩字面來看,重要的卦頭,一朝大將李廣連同兒子都戰死,讓人不禁聯想到宣誓要一起打拚的中央高層,這對今年要選舉的小英政府真的不是好兆頭。

尤其籤詩的未字雖可代表六月,但也有南方、南向之意,也讓人懷疑政府的南向之路走不下去,而籤詩最後一句,台灣這條大船要在大海裡航行,但開船的人用盡心機,結果船卻開上高灘擱淺,「真的是沒有一句好話」,難怪侯賢遜要說,在南鯤鯓代天府要抽到這樣的下下籤「真的很不容易」。

往年廟方抽國運籤經常要抽近10次,但今年循古禮三跪九叩問神後,結果侯賢遜只抽到第3籤,董事長王連興就連擲出3聖筊,引來在場民眾一陣歡呼,不料又是下下籤。

廟方前年在總統蔡英文參選前抽出卦頭「武則天坐天」,一般解讀小英大勝且可能如武后般專斷,去年國運籤為掛頭「聞仲西征遇十絕陣後逃」的籤詩,也是下下籤,四句掛尾分別為一重山、路又難、終不過、未得安,「沒一句好話」。國運籤詩內容:「一重江水一重山,誰知此去路又難;任他改求終不過,是非到底未得安」。

沒想到今年又是下下籤,侯賢遜只能搖頭苦笑,一再強調「各自解讀」。

先生緣、主人福–年終要感謝讓我不會「沒齒難忘」的林子揚醫師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左:林子揚醫師 右:魚夫

我的牙醫師其實是我看他從小長大的,他是我好友的兒子,他們父子和我們夫妻及小女兒曾經一起去紐西蘭旅行,那時候的子揚是醫學院的學生。

紐西蘭之美在於她所擁有的好山好水,如果不是真心熱愛大自然,那麼就變成「好山好水好無聊」,大自然是需要用生命去體會的。在旅程裡,我看到子揚原來是個活力十足的大男孩,從他身上彷彿看見匹配紐西蘭藍天的陽光。

當時我們決定去高空彈跳。在我來看,事前準備就是鼓足勇氣罷了,可是子揚就是要先用重力加速度的公式先來計算墜入水面所需的時間秒數,說來有點搞笑,但卻看得出來他臨事冷靜理性的一面,後來我們都通過考驗,各自贏得一件紀念T恤,離開海關時故意穿在身上炫耀一番。

回國後幾回再見面,知道他已逐漸走向牙醫的志業了。

我的父親有一手好廚藝,我都沒繼承下來,不過也遺傳了「為了一張嘴,跑斷兩條腿」追求美食的性格,只是由於疏忽口腔衛生和抽煙的原因,造成了許多牙齒上的疾病。我曾因一邊無法再咀嚼食物而不得不長期單邊咬合,最後竟因此造成嚴重的偏頭痛。我當然也找過許多著名的牙醫師就診,進行植牙,不可置信的是情況更形惡化,甚至兩頰深陷,這對當時在電視台主持節目的我來說,當然傷害很大。

台語有句話說:「先生緣,主人福」,意思是病人要找到剛好能治好他疾病的醫生,這得要靠緣分,但追求緣份不是靠金錢、不是靠人脈,有些醫生熱心有餘,技術不足;有些技術高超,卻忙得不能依個案細心微調,要能同時醫術超群,又讓患者感覺如沐春風般的照護者,鮮之見也,而我總結起來,就只是花了很多冤枉錢和浪費時間。

又幾年不見,子揚已經開設了一家有許多醫師聯合會診的牙醫院,並且擔任院長,還曾到美國密西根大學去進修,取得植牙專科研究證書,也是植牙醫學會等重要的成員,原來那位陽光男孩已經長大,而且獨當一面了。

這十年來我住在台南,有一回子揚的父親–我的老友,帶著九十幾歲的高堂來找我,我很樂於接待,還去大啖鱔魚麵、牛肉鍋,只是很驚訝於高齡的林老太太神采奕奕且「老罔老,還會哺土豆」,那口好牙居然也能咬硬物,詢問之下,方知這子揚藝高人膽大,阿媽那口牙他全口再造,從此印象深刻,便約好去就診。

專程來到子揚的診所治療,第一回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仍然很有禮貎的稱我為叔叔,診療態度讓我想起當年高空彈跳時的嚴謹模樣,院裡的設備齊全,再仔細拍上全口X光,很認真的分析要如何徹底重建一口真正健康的牙齒,而每一個醫療動作都小心翼翼的考慮到患者的感受,不但事先預告諸如可能會有刺刺的感覺啦、麻醉針會有一點痛哦⋯⋯等等,真是無微不至。

沒想到那回伊始,至今療程長達6年有餘了,而且還在進行中。為什麼會花費這樣長的時間呢?這和不求速成,打好基礎,步步為營的醫療策略有關,醫病雙方需要極度互信和耐心。最主要的是子揚讓我的感覺不只是有口頭上的叔叔、父執輩的朋友而已,總是讓我深受感動,忍不住說:「謝謝你把我當家人一樣對待。」

有一次在進行手術時,發現我的血液裡氧氣不足,中途停了下來,我忘了告訴子揚:我已經戒煙了!這回終於知道我找到「先生緣、主人福」了,要從此徹底的改造自己,抽煙會造成牙周病,且會敗壞治療,我乃毅然決然的戒掉了,這是療程中意外獲得的結果。

推薦子揚的明星很多,諸如于美人、 陳漢典等等,他們都是出自喜悅而主動代言。我雖然已經過氣,但笑稱我的粉絲年紀較大,牙齒的問題可能更嚴重,在今年的除夕夜裡,準備大快朶頤之前,我要特別感謝這位不會讓我沒齒難忘的「聖偉牙醫診所」的林子揚醫師。

地址: 10491台北市中山區民權東路二段85號1 樓
電話: 02 2597 2636

 

花蓮的土會黏人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魚夫手繪

東華大學裡有幾位教授是我的朋友,如果問他們來花蓮過活的結論是什麼?居然老是得到「花蓮的泥土會黏人」的共同結論。

泥土黏人的意思是一旦來了,就再也不想走了,大山大水,中央山脈崇偉的高山峻嶺,有如聽見海洋的呼喚,夾雷霆萬鈞之勢奔騰而來,終於在這裡和翻滾怒吼的太平洋相會了,像豪氣干雲的阿美族戰士,挺立在情人水蛇般的臂彎中,海濤拍打著岩岸,亙古以來,他們不知已敘說著多少柔情蜜意?

偶見F16戰鬥機劃破天際,淩空的飛行員想必也感動著這一幕山與海的對話吧。

人生到了一定歲月與成就,便好像在高速公路上遇見大塞車,動彈不得只能亦步趨,前面的車子往前進一步,急忙跟了上去,後面的車子又咬了上來,與其如此這般在車陣裡糾纏不休,不如決心下交流道,那麼看到的人生風景一定會不一樣了。

有這種想法的人並不寂寞。多年前在台東遇見了名演員「脫線」,他在那裡賣「脫光光帶回家」的放山雞,問他何以如此抉擇?他說因為從前在台北賺的錢都給了醫生,累得全身是病,快來這裡養雞,順便養生。

在台南,有對孿生兄弟,一位在曾在故宮博物館工作,另一位在出版社上班,怎麼看都是文青,最好在大都市裡求發展,然而兄弟倆卻攜手返鄉,和母親一起開了家麵店,也不用花費鉅資,就是裝潢成極簡的禪風樣式,開幕後,做什麼像什麼,生意沖沖滾,忙得不可開交,雖然所得比從前少,但心裡卻踏實了許多。

還有位青年人,搬回老家找古厝開民宿,問他是為什麼抉擇如此人生,他說從前住在台北是工作,回到家鄉是過生活。

我也曾在宜蘭南方澳遇見離開大都會來鄉下學做快樂農夫的葉小姐,她利用當地的食材,總是能變化出許多健康的食物來。比如挑選南澳特產哈密瓜做成蛋捲,形狀和口感都非常特殊;又從山中採來刺蔥熬煮放山雞和醃漬的鳯梨做成一道雞湯來;也能到港邊去挑選當天本港海釣魚鮮佐以原住民栽種的馬告(山胡椒)來香煎赤鯮;再來盤當季的筊白筍和在地的段木香菇當菜蔬,配上一碗雜糧五穀飯,這就足以飽食一下午了。

我常聽許多人說:「我也想搬到鄉下去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啊?但是要賺什麼?」這讓我想起梭羅在《湖濱散記》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的一句話:「一個人越是能放下許多事情,他就越是富有。」( A man is rich in proportion to the number of things which he can afford to let alone.)能捨才能得,要移居這裡,先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再想要賺些什麼吧!

假如來到花蓮還要重裀而臥,列鼎而食,華服名車出入於聲色場所,那就不如留在大都會裡沈淪。有位東華大學的助理教授遲恒昌寫了一篇文章〈花蓮的土會黏人? 移住花蓮的研究與反思〉說到:

「花蓮的土」與「黏什麼人」,「花蓮的土」大致可以解釋成花蓮的生活與自然環境,花蓮這樣小尺度的城市與吉安壽豐周邊城郊地帶大致是多數遷移者的落腳所在,有足夠的醫療服務但缺乏足夠的公共運輸系統,較為緩慢的生活步調,山與海都輕易到達。花蓮受雇的機會雖不多,或者並非移居想要從事的工作類型,這些移居花蓮者多數經營自雇的小事業,常見如小農、手作、文創、餐飲與旅宿等。塩見直紀提出的「半農半X」的理想也吸引了一些想要移居花東過著簡單生活的人,一邊農事耕種,一邊尋求適合自己天賦的工作。移居花東的半農生活也常被形容為「美好生活」的追尋,而《美好生活》也正好是一本闡述農業自給自足理想型態的書籍,多位從事農業的受訪者都指出移居從農的美好生活是要付出代價的,特別是移居的初期收入不穩定,帳單寄來時也得咬牙苦撐過困頓與日常,甚至應該稱他們為全職小農,堅持著無毒的農法與辛勤的勞動,還要大自然的眷顧才得收成。也有些較無經濟壓力退休的移民,一如歌手張震嶽作詞的《破吉他》,歌曲有句話:「有點不想回台北,幻想退休養老要在花蓮,買一塊農地養雞種田」,但他們沒有真的「退」與「休」反而轉身成為積極小農。

花蓮有家「原味–古今中外」的無菜單手作料理,老闆本來是位網球教練,來到花蓮,看上了大山大水,就被黏住了,堅持用健康的食材,慢工細活來烹調,還得事先訂位,偶而幾位朋友來花蓮渡假,或自行垂釣,或從菜市場挑好的食物來請她料理,然後就東南西北閒聊了起來,其實諸如此類的餐廳也很多,總叫人吃個飯,就糊里糊塗的過了一下午,生命就是要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不是嗎?

拍回影像分享:

自由時報:中國對台灣幹了這件事,美國與日本都親自找上了北京。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照片來源:imgur

新聞分析》中國的戰略部署

記者鄒景雯/特稿

中國為什麼要逕行開通M503與三條W航路?很清楚,這是中國對台戰略部署的一環。前不久,民航局以飛安的理由,暫緩東方航空與廈門航空共一七六班的春節加班機申請,做為反制。昨天,北京仍不同意啟動協商,於是這兩家中國公司被迫取消班機。這次的過招,只是開始,未來恐怕會愈來愈多。

針對政府的處置,若干藍色思維者自始即嘲諷有加。如今,有關何為有效策略,或許可以仁智互見,但是中國這麼做的道理是什麼,大家則必須有所認識,才有助於形成共識。

中共在去年十一月召開十九大,完成黨務領導人換屆,確立最高權力集體的布局,今年一月二中全會又將「習思想」寫進中國憲法,鞏固了習近平「新時代」的地位,再待下月兩會召開,通過全國人大、中央政府及全國政協人事,黨政班子全數到位,預料中國對台工作就會更加整齊劃一的執行。

如果以習近平「兩個一百年」的目標,即中共建政一百年時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則從二○四九年倒推回來,二○一八年開始,未來三十年間要做的,無疑就是從政治、經濟、軍事、社會、文化,全方位的「吃掉」台灣。而有關以民航機遂行M503航路,正是其中準軍事的範疇,涉及非常挑釁的國家安全問題,台灣政府若無所作為,才該被嚴厲批鬥。

中國劃設M503航路的企圖,早在二○○七年就已經蠢動,當時兩岸在國際上就此激烈交鋒,二○一五年馬英九政府與之一度達成向西移六浬的「修正版」妥協,但是到了蔡英文政府上台,對方在上月初,一不做二不休,撕毀前議,直接以實際行動對上了「海峽中線」,而且採由南向北飛行,再加上三條由西向東飛行的W航路,其向國際宣示的,是把台灣海峽視作是它的內海,不僅大幅壓縮台灣空軍演練的空域,並且危及台灣本島與金門外島的航空安全,更不要說直接影響我軍在防衛固守上的反應時間。

這樣的危險行動,當然不是台灣單方面的承受,事實上,直接驚動到了華府,而老共的對象,實則也是拳指老美,美國表面上講,兩岸民用航空與安全問題應由雙方對話決定,頂多重一點說,反對任何一方單方面採取行動改變兩岸現狀,檯面下則是慎重其事地找上了北京表達關切,日本政府同樣在外交辭令之外,追隨了美國的步伐,也希望中國能夠打消原意。

中國不敢大對大,於是把台灣當作可以教訓的軟肋,在國際聯手施壓下,包括歐洲議會外委會主席指責中國此舉損及歐盟公民的飛航安全,中國在面子上,當然不可能就此停航,但是根據我方的監控,對岸實際上稍有收斂,每天維持初期低密度飛行,沒有再繼續擴增航班,顯示北京也必須估算後果。

在這樣的格局下,再來看台灣採取杯葛春節加班機的措施,照理該思考其是否過度輕微無效,竟還被反對黨指責是「惹事」、「闖禍」,令人無法想像這些人居然執過政,或者是看準了資訊上的落差,才敢這麼欺侮人民、公然媚中?

根據新頭殻報導:

M503爭議》賴正鎰替中國代言?黨政高層怒批親痛仇快

針對商總理事長賴正鎰今天批判政府,指因為M503航線歧見,讓台商返鄉與觀光商機都受害;民進黨黨政高層人士聞訊大表不滿,反擊賴正鎰刻意安排與記者在高鐵「不期而遇」,發表有利對岸的主張,親痛仇快,也是繼台企聯類似的論調後的另一波施壓;黨政人士強調,此一現象正凸顯中國當局利用台商反撲的機心,政府仍將堅持大是大非,以台灣安全為最高指導原則,絕不退讓。

榮格心理學裡的味覺奇幻經驗--阿卿杏仁茶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阿卿的杏仁茶,香醇濃郁的古早味自然勾起我兒時的回憶/魚夫手繪

一碗純正古早味的杏仁茶,再打上一顆土雞蛋,總是會讓我想起兒時母親為了鼓勵我一大清早就起床背誦功課的那段求學的日子,伴隨著我成長的過程,如今每回只消來吃一碗「阿卿」的杏仁茶,對我來說,不只熱騰騰的捧在掌心裡的溫暖,總有著受到母親百般寵愛的回憶湧上心頭,這在心理分析上,或許也算是當代心理大師榮格(Carl Gustav Jung)所說的那種構成潛意識的味覺說的現象吧?

紅豆杏仁茶湯

《晉書·張翰傳》:「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意思是思念家鄉味而興不如歸去的念頭,然而,若僅止於食物的層次去解析,那就不免見樹不見林,其實每道阿母的滋味,背後總隱藏著每個人心中許多不能抺滅的故事,那才足以令人午夜夢迴,低吟「黄昏的故鄉」的旋律吧。

台南的保安路是在地傳統的美食街,珍饌老店難計其數,想在這一級戰區裡拼出一片天,除了口味獨味外,真材實料、童叟無欺至為重要。阿卿本名林秀卿,和其夫婿楊博文原是經營餐廳,後來在電視上看到恆春名品綠豆饌的介紹,1988年乃決意自行研發販售,就這一味與其遵古製作的杏仁米漿相搭配,便一炮而紅,在保安路上逐漸打響名號。

阿卿長性甜美,如今雖已徐娘半老但風韻猶存,我第一回在當地饕家的引領下前來,更是驚為天人!初嚐其滋味,兒時我家門口那攤杏仁茶、米漿店如夢似幻的浮現在眼前,母親端來茶湯的聲聲呼喚更是歷歷在耳。

我家是個大家族,家族中人的勾心鬥角一言難盡,母親當時在權鬥中辛苦持家,於長屋建築中的天井每日為人洗衣賺取微薄工資,一心期待兒子將來能功成名就,鹹魚翻身,我乃奮發圖強,在學業上名列前茅,母親早晨的一碗杏仁茶加蛋,即是我一日用功讀書的精力泉源。

從前的杏仁茶或米漿,純正天然食材熬製而成,所以家門口那攤肩挑的小販也不必大聲叫賣,光是氣味就香聞十里,竟成了我這半生裡的潛意識,只消再度遭遇,那段艱困中求取生存的打拼日子即自然而然的炳若觀火了,這當然不是時下工業杏仁粉精所能製造出來的味覺奇幻經驗了。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

700台南市中西區保安路82號 ‎
06 226 2799

范世平:台灣人不愛「一國兩制」到底是台獨作祟還是被中共自己搞砸的?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照片來源:林保華臉書

范世平教授在他的臉書貼出:

台灣人不愛「一國兩制」到底是台獨作祟還是被中共自己搞砸的?

我在「新傳媒」發表「台灣人不愛『一國兩制』到底是台獨作祟還是被中共自己搞砸的?」

1.「人民日報」23日刊登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的文章,他指出「一國兩制」並非不適用於解決台灣問題,而是由於「國民黨及其當局不願和我們和談統一而拒絶它,由於民進黨及其當局謀求台獨而更是誣衊、攻擊它」。

2.民進黨反對不奇怪,為何國民黨也拒絕接受?所以要推銷「一國兩制」,中共應先從國民黨開始,「一國兩制」要先讓國民黨「不討厭」,接著能「欣賞」,第三步是「接受」,第四步是「支持」,這才算完成「初級階段」。之後再循同一的四步驟遊說中間選民,以完成「中級階段」。最後再循同一的四步驟說服民進黨,才達到「終極階段」。

3.孫亞夫指出,實行和平統一30多年來遭遇的首要問題是,台灣1949年後實行與大陸不同的社會制度,具不同的政治意識形態。他也只能含糊點出這個問題,事實上應該是西方的民主、自由與法治已是台灣人生活的必備條件,而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國家意識」更是牢不可破。但中共近年卻更嚴厲的否定西方民主價值,限縮言論自由,破壞依法治國,在國際上打壓台灣更是不遺餘力。這才是台灣人不愛統一的核心原因。

4.孫亞夫說,在台灣「一國兩制」被污名化,使它的本意和內容一直沒被台灣民眾熟知。事實上,當台灣人看到香港的「一國兩制」造成的是「雨傘革命」、「占中運動」、「銅鑼灣書店」事件、「港獨意識」居高不下、言論自由大幅下降、法治精神受到傷害、自主性與自治性大減、甚至逐漸走向「一國一制」、港人來台留學與移民的人數屢創新高時,要如何期待台灣人回頭去擁抱連港人都不愛的「一國兩制」?僅用一句台灣人污名化「一國兩制」來搪塞,是既不負責任也沒擔當的說法。

邱太三從寬認定放了貪污犯,網紅、立委都抓狂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照片來源:不禮貎鄉民團臉書公開照片

《不禮貎鄉民團》在臉書貼文,引述立委黄國昌的質詢

台中高分院前法官『胡景彬』
外號吸奶法官(常跑酒店)

因為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刑4年6個月
貪污收賄被判16年,最高法院發回更審中

2016年10月關進外役監
2018年1月就假釋出獄

#才關一年三個月就出來了

黃國昌質詢法務部矯正署
為什麼犯行重大的貪污法官可以快速假釋?
法務部回答「我們從寬從優認定」

如果有人問說蔡英文上任以來
對哪個部會首長最失望?
我會投給法務部長邱太三一票

立委黄國昌在臉書貼文:

原來胡景彬的假釋認定是「從寬從優」

針對胡景彬這個貪腐法官的假釋案
即使引發社會強烈質疑
持續選擇龜縮閃躲、連一句解釋都沒有的法務部矯正署
今天,終於被迫在協商預算時出面了

結果,面對我要求說明胡景彬憑什麼
先在八德外役監享受優遇
然後又迅速假釋出獄
擺爛的法務部矯正署
剛剛最令人驚愕的表現
還不是根本答不出來「胡景彬到底有什麼『悛悔實據』」
而是直接大剌剌地說
他們就是「從寬從優」在認定
像胡景彬這樣在外役監的假釋申請
我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

「從寬從優」地縱放貪腐法官
然後告訴人民,政府要推動司法改革
這到底是在改革什麼?

敬告邱太三部長
不要以為躲起來就沒事
不要想用「我們會檢討」這種空話來搪塞
如此嚴重的事
法務部必須給社會一個清楚的交代

同時,也必須解釋清楚
為何可以在享受在八德外役監這種優遇的
人數最多的竟然是犯《貪污治罪條例》的受刑人
這到底是哪門子的刑事司法政策?哪門子的公平正義?
請法務部公開說明到底是哪些人
為這些有權有勢的貪污犯運作關說

來說台灣人學翕相──重繪金石堂重南書店前身西尾商店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台北重慶南路金石堂書店在日治時期為一攝影器材專門店--「西尾商店」。 圖片來源:魚夫繪。

有一張日治時期著名的照片,是1923年日本皇太子裕仁親王東宮行啟,他的馬車車隊經過本町時,後頭的街景建物即為今之金石堂書店重南店(今之重慶南路一段119號)原來的歐風樣式,有座美麗的弧型山牆、主體紅磚構築、一樓闢有拱門亭仔腳,雖然現在通體被塗成白色、山牆也被毀去,但仍被評定為古蹟,繼續使用當中。

這家金石堂書店在日治時期為臺北一家非常著名的攝影器材店,叫做「西尾商店」,老闆是西尾靜夫,他原本是隔壁不遠處「資生堂藥舖」(重慶南路一段141號)公司的員工,那時候的資生堂不但不是咱們印象中賣化粧品的,專業分工也不仔細,連照相器材也賣,西尾乾脆辭職自立門戶。

西尾商店的所在於大正年間(1912-1926)其實是一家「西洋御料理」店,建築的形式係屬總督府的土木課技師野村一郎等所倡導的臺北改築計畫裡的一環,位於最繁華的榮町通和本町通的交叉口上,所有建築外觀都極盡表現之能事。西尾商店開幕後標榜是專業的「照相機的病院」,且相機生病,保證「入院隨時,退院迅速」。當時有三家寫真材料專賣店均為日人所開設,分別為:津村虎次郎、東城美三和德原幸兵衛,但西尾的三層樓店面規模最大,且不只攝影,西尾還培養他的兒子西尾善積進入臺北一中,師事臺灣近代西畫之父鹽月桃甫,後來在繪畫上大放異彩,入選台展與府展多回,成就非凡。

金石堂書店現在通體被塗成白色,已被列為古蹟。魚夫攝。

照相台灣話說:「翕相」(發成hip-siòng),據說是連横訂下來的台文,日本語為写真。台灣什麼時候開始被翕相,攝入照相機內?

有人在法國奧塞博物館裡看到一張1850年代用「鹽化銀洗相法」(Saleted print)拍攝台灣的第一張照片,內容裡頭有對原住民男女,認為這是這塊土地首先在世人面前被用影像留存下來。不過比較有計晝性的記錄應是1871年從英國殖民地來台的約翰(John Thomson),他隨著長老會的長教士馬雅各來到台灣,用當時非常笨重的照相機器,將許多珍貴的漢族、平埔番(Pebo hoan)等的容貌、服飾與習俗的人文景觀留存了下來。只是攝影在那個年代裡當時是洋人的玩意兒,台灣無論漢人、生番、熟番都還玩不起,也不會玩,直到日治初期,買部相機的價錢,還可換一甲水田。

另外,翕一張相片,3吋一組3張的費用是日錢1円,當時1円也可以買4斤半的豬肉,所以能拍得起照片者,大半也都是富貴人家了。

日本是從幕末開始接觸到西洋的攝影技術,到了19世紀初已經有了相當規模的攝影工業與學校,所以在日本統治下的臺灣人便有許多到日本學校深造攝影藝術,諸如東京寫真專門學校、東洋寫真學校和東京寫真學校等;日本時代的「寫真業」大抵又可細分為專事攝影的寫真店,和販售材料的業者。寫真業的集中地,在1928年的台北市統計中,以日人聚集的榮町和本島人集中的太平町最多,但寫真材料的進口大宗仍控制在日人手中。值得注意的是看來臺灣人也頗熱衷翕相,1901年施強就在鹿港開設「二我寫真館」、1904年由林草主持的台中「林寫真館」開幕,1916年來太平町發展的廣東人羅訪梅本來擅於使用「炭精擦筆畫」仿相片效果繪製人像,後來因客人需求不得不雇攝影業師入駐,改店號為「羅芳梅畫像寫真館」,其後嗣亦曾負笈東洋寫真學校學習,戰後代理日本櫻花彩色底片,盛極一時。

其他諸如1931年彭瑞麟主持之台北「アポロ寫真場」、基隆「藍寫真館」、桃園徐洪淵的「徐寫真館」、嘉義陳謙臣的「陳寫真館」等等,全島各地寫真館如雨後春筍般的冒了出來,鬧熱滾滾。

鄧南光是新竹北埔的望族,在日本內地求學時加入寫真俱樂部,回臺後,1935年決以攝影為終生志業,而且還在城內的京町(今博愛路)開設「南光寫真機店」,也敢賣材料來和日本人PK,他家世好又藝高人膽大,是一位日治時期台灣攝影先驅者。與張才、李鳴雕三人,在當代台灣攝影界素有「攝影三劍客」之稱。

重慶南路和衡陽路口在日治時期是城內建築最精彩的交匯處,國民黨政府來台後,無力管理亦無心維護,竟至於逐漸沒落,四個角落的地標美麗建築不是全拆也半毀了。很奇特的,現有留存的舊照亦不多,當地社區的文史工作者曾經做過一些努力積極蒐羅老照片,也似乎成效有限。老實說,台灣人的第一張照片還留存在法國奧塞博物館裡,而咱們什麼時候才能有一座像樣的台灣人自己的國家級攝影博物館?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管爺抄襲案,逆轉勝了嗎?看范世平教授怎麼說?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圖檔來源:立法院民進黨黨團決議文

關於管中閔涉抄襲案,師大教授范世平今天在臉書上說:

什麼時候碩士論文可以引用指導教授的「手稿」?這我倒是第一次聽過。

1.現在還有老師不用電腦,用手寫的「手稿」?管中閔與暨南大學陳建良教授真的應該公開這彌足珍貴的「手稿」,特別是管爺即將擔任台大校長,這批「手稿」太珍貴了,如有他的簽名落款,肯定價值連城啊。

2.我只聽過馬克思的「1844經濟哲學手稿」,但這是200多年前還沒電腦的時代啊。

3.如果指導教授的「手稿」都可以當作參考資料,那以後老師的「手札」、「便條」、「口諭」,甚至「夢話」,都能成為參考資料了,都能列在參考書目。

4.奇怪的是陳、管兩位指導教授的「手稿」,都是電腦跑出來的統計資料,這叫「手稿」嗎?指導教授為何辛苦跑出這些資料,不去投稿與公開出版,反而送給學生作為論文的重要內容?指導教授大方的有點讓人不解。

龍應台也在她的臉書上貼出:

無恥

立法委員的無恥與權力貪奢真的沒有底線。

民主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台灣若是連民主也放手,就真的一無所有,一無所有了。

風傳媒夏珍:管中閔退一步,則大學獨立自治將無死所!

日本時代台灣就有屈臣氏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屈臣氏/魚夫手繪

作家東方白曾形容台北大稻埕的迪化街:「在這街上行一遭,就仿彿把〈清院本清明上河圖〉的連卷長畫看一遍。」因為大稻埕幾乎見證了台灣四百年的漢人發展史,我聽聞前輩畫家郭雪湖(1908)的名作「南街殷賑」(1930),大略就是以站在這棟我所畫的屈臣氏大藥房的門口,往北看霞海城隍廟的視角所繪製的。

屈臣氏創立於1820年,清國嘉慶至道光年間,最初外國人被限制在澳門、廣州一帶活動,而當時東印度公司的醫生皮爾森及英國人李文斯頓則在此開設「澳門藥房」服務洋人,1845年屈臣先生(Mr.Thomas Boswell Watson)來到香港,開始和皮爾森等合作香港藥房,其後其姪藥劑師亞歷山大.斯柯文.屈臣(Alexander Skirving Watson)於1958年也來到香港,開始擔任藥房經理,1871年屈臣氏正式成為商業品牌。

最早屈臣氏是臺中實業家李啓俊全權負責經營,他本來在彰化員林開設「德壽堂」,經營藥材生意,趁台中舉行「共進會」(1916)時,積極行銷,規模日漸擴大,1928年(一說1917)興建了這棟位於台北大稻埕的屈臣氏大樓,以批發進口西藥為主,也代理英國史谷脫(Scott)魚肝油。

然而,香港屈臣氏派了經理齊塔藍來到台灣處理商標,卻將主要總代理權授予巫世傳的「神農氏大藥房」,這家藥房就位於修繕後的「屈臣氏」往北幾步的郵局隔壁。

巫世傳是彰化溪湖人,14歲時隻身到員林某藥房當學徒,後來又到台北市屈臣氏大藥房學習調製成藥,1928(昭和3年)自立門戶,他精通西藥,進口的香港西藥和化妝品等,根據其後人巫志賢的回憶,當時還在今之延平區貴德街開設製藥工廠:

產製神農散(治胃痛、腸絞痛等症)、肺必靈(治傷風、感冒、咳嗽等症)、杏仁精(作為沖泡杏仁湯的原料,飲用可潤喉、治咳)、杏仁露(治咳、潤喉),及九一四藥水(治花柳、性病)等成藥品,配送各地藥房(局)寄售,或批售給藥販配寄各地家庭為備用成藥,二次大戰末期及台灣光復初期,其生產製造之各項藥品經常在廣播電台廣告介紹,是時,藥房業務繁忙,生意極為興隆,可以「門庭若市,車水馬龍」形容當時盛況。

修復後的屈臣氏大藥房

從神農氏大藥房的生產,可以看出當時一般西藥房的供需情況。另一方面,直到1926年時,李啟俊的名聲也不遑相讓,當時報載香港屈臣氏的藥品非常有效,適合華人氣質,且全台歸李俊啟氏專營,可是到了1934年香港屈臣氏本店向法院提出告訴,控告臺灣的李俊啓擅自使用該公司的商標,這商標即是現存建築立面三樓外牆所鑲鐫的飛龍與麒麟護衛七層寶塔圖騰,且兩旁書有「龍麟伴塔為記,別人不得冒效」的字句。
李俊啟最終敗訴,香港屈臣氏乃強力放送神農大藥房才是正宗總代理店,自此戰前臺灣屈臣氏就只此一家別無分號了。
但李啓俊的兒子李義人則在日本長崎大學藥劑系卒業,返台承繼父業,專業經營,無奈因戰亂等諸多原因,逐漸式微,1996年遭逢大火,直至2005由市府列為巿定古蹟後交由李家後代李永崇建築師修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