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國昌爆粗口:慶富集團的陳慶男真是個王八蛋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黄國昌臉書

黄國昌在他的臉書貼出:

慶富集團的陳慶男真是個王八蛋

有錢買通政客、培養雄厚政商關係
出入總統府享受國宴

但是
不僅攸關勞工權益的勞健保與勞退
從去年夏天就沒幫員工繳了
竟然連依《勞動基準法》第28條規定該繳納的積欠工資墊償基金,也擺爛不繳。

結果,現在上百名被迫離職的慶富勞工,既領不到積欠的薪水,也無法申請工資墊償,必須到處借錢過日子。

慶富這樣大剌剌地違反勞基法,主管機關有採取什麼積極作為嗎?有依法處分嗎?還是因為陳慶男朝中有人,還在裝死,繼續包庇?

陳慶男父子,你們如果還有良心,趕快把錢拿出來還給員工,別讓人家根本過不了年。

你們也別想裝窮,當初高雄地檢署讓你們交保,你們可是眼睛都不眨的就馬上拿出上千萬現金,坐著豪華轎車揚長而去。

最後,請勞工行政主管機關別再睡了,積極採取具體作為,趕快啟動工資墊償機制,讓慶富員工能夠過日子。

網友驚呼:國民黨立委大義滅親了,打臉馬英九!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小聖蚊的治國日記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

國民黨抗議監委提名 網友諷:很愛打臉馬英九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立法院臨時會今對第五屆監委補提名人同意權投票,針對國民黨立委今佔據議場高呼「國際大笑話,主張廢監院,有臉當監委」表達抗議,「小聖蚊的治國日記」臉書粉專今發文表示,「kmt(國民黨)真的hen愛打臉馬英九呢」。因為前總統馬英九其實曾反對總統直選。

針對國民黨立委批評「民進黨主張廢監察院,又提名監委」,「小聖蚊的治國日記」臉書粉專今發文表示:「kmt真的hen愛打臉馬英九呢」,並附上一張馬英九當選總統時,舉雙手比耶興奮的照片,圖上則寫著「同理:『反對總統直選,有臉當總統?宇宙大笑話!』。

其他網友看到後也紛紛留言表示「喊了一甲子反共,卻又跪在老共面前的人」、「現在舔共舔到爆都有臉消費反共立場堅定的兩蔣了…」、「第七宇宙最強笑話:英九選總統」、「以監委身份推動廢除監院有何不可」、「周處除三害都不知道,這些藍奴一定沒讀過書」。

全文:

網友在小聖蚊的治國日記上的反應節錄:

Mogo Liao 喊了一甲子反共,卻又跪在老共面前的人

陳政吉 廢監察院在台灣是好的,台灣不需要五權憲法,三權已足夠,但是,台灣現在的司法體制還有很多缺點,並不是真正台灣社會的司法,為何會如此說?當台灣的司法人員可以用宋朝年代的思想來做比喻而後判決,這個司法體系在台灣是有問題的,當司法人員還有黨籍觀念,這個司法體系是真的有問題,因此,現今的台灣要廢監察院是有問題與困難,只能等到台灣司法人員全部退出政黨色彩,台灣司法是台灣社會的司法,台灣司法是真正台灣防守的最後一道防線,監察院就可廢了。

Chinyu Huang 以監委身份推動廢除監院有何不可

Rio hun 讓國師擔任監委,這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既然藍趴們不想廢監院,那用監院職權來電這群司法走狗也是剛好而已。
至於馬英狗更是無恥的畜牲,不只主張反對總統直選,還說過200多次不選台北市長,不是臉皮厚就是不要臉

張富松 周處除三害都不知道,這些藍奴一定沒讀過書

林凌棲 現在舔共舔到爆都有臉消費反共立場堅定的兩蔣了…

Wu MingYuan 第七宇宙最強笑話:英九選總統

⋯⋯

全文:

老虎、恐龍都跑出來要咬監委陳師孟了!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雲端運算」臉書公開照片

法官協會火了!批陳師孟公開威脅恐嚇全國法官

監察委員被提名人陳師孟先生昨天在立法院接受資格審查詢問時,公開宣稱「陳水扁前總統受審之四案都是遭到司法迫害」「如果說依照正常的程序,用正常的法律見解來判的話,應該是沒有(貪汙)」等,中華民國法官協會今天發出聲明,指陳師孟作為卸任政務官,政治立場鮮明本不足為奇,但竟敢如此赤裸地對司法權公開施加恫嚇,前所未見,全國法官深感痛心遺憾,完全不能接受。

法官協會表示,陳師孟在經濟學領域的成就固值肯定,他昨天在立法院並未指出司法有何「應合藍營」、「迫害綠營」的具體情事,僅憑個人不滿一、二個案子的判決結果,即恣意指稱司法「對綠迫害追殺」、「對藍縱容護航」,還暗示日後將藉手握監察權,對之前作出不符其意識形態判決之法官,進行清算鬥爭,公開威脅恐嚇,全國法官無法認同。

新聞背景:根據《信傳媒》傳導

監委上任要做什麼?陳師孟霸氣回應: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龍

立法院臨時會今繼續處理「行使監委同意權案」,審理監察委員被提名人資格,明天將行使人事權同意投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立場鮮明的監委被提名人、陳水扁執政時期的總統府前秘書長陳師孟,今天在「面試」過程中,陳師孟霸氣表示上任後要「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龍」,要打爛立委,也會打恐龍司法官員,並認為以前司法對綠營不公、對藍營放縱,此外,國民黨黨產也是他要全力追查的項目之一,引發眾人議論。

炸三峽大壩 黃智賢向中國人道歉:連舉例都不可以!

Categories 政治

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圖片來源:軍聞社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

炸三峽大壩 黃智賢向中國人道歉:連舉例都不可以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日前有學者在演講時建議,台灣可優先部署1000枚中程飛彈,2枚就可炸掉三峽大壩,對此,名嘴黃智賢今天在臉書向中國人道歉,表示「炸三峽大壩連想都不可以想」、「連舉例都不可以」、「這是反人類罪」、「這樣的說法,讓人悲痛憤怒」。

台灣北社日前舉行演講活動,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在會中表示,面對中國軍機繞台等舉動,台灣應朝「國防經濟」的方向發展,必須有正確的投資,例如優先部署1000枚中程飛彈,2枚就可炸掉三峽大壩。但蘇紫雲也強調,部署飛彈是防禦性質,而且水壩在戰爭法裡是民用目標,並非軍事正當目標。

不過黃智賢今卻在臉書撰文,表示炸三峽大壩的想法連想都不可以想,連舉例都不可以,這種殘忍的設想,一絲念頭都不可以有,強調「任何人都必須嚴厲譴責」、「這是反人類罪」。

黃智賢在文中稱:「大陸上14億中國人,根本是我們的同胞。台灣人本來就是中國人,只是因為歷史和政治的悲劇,分裂了國家。」黃智賢更在文末向中國人道歉,表示:「難道人一獨,不但腦就殘;心,也殘了?這樣的說法,讓人悲痛憤怒。」

不少黃智賢粉絲還有「翻牆」的中國網友,紛紛在貼文下留言力挺,但也有台灣網友留言質疑:「中國至少用2千枚飛彈瞄準台灣,但台灣卻不能瞄準三峽大壩以求自保?」、「那要不要也請對岸撤下對準台灣的飛彈,以及任何一切有關台灣的軍事演習?」,兩派網友吵得不可開交,率先在網路上開打。

黄智賢臉書貼文:

炸三峽大壩連想都不可以想

任何人,都必須嚴厲譴責。
用飛彈炸掉三峽大壩這樣的事,連想都不該想,一絲念頭都不可以有。
這是反人類罪。
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在北社演講,建議「台灣應朝國防經濟發展,例如優先部署1000枚中程飛彈,兩枚就可炸掉三峽大壩。」
不管他的本意,是不是只是拿來舉例。
連舉例都不可以。
這樣殘忍的設想,根本連一絲念頭都不可以有。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不要說台灣要以軍事手段和大陸對抗,根本是癡人說夢的以卵擊石了。
用1000枚飛彈來對著大陸,最後保證的,只會是台灣的生靈塗炭。
也更不要說飛彈炸不炸得掉三峽大壩了。
想都不該想。

大陸上14億中國人,根本是我們的同胞。
台灣人本來就是中國人,只是因為歷史和政治的悲劇,分裂了國家。
民族內戰的苦痛,難道還沒受夠?
兩岸同胞,化解隔閡,彼此相愛,都來不及了。
連拿傷害一個大陸同胞的事來說嘴,都不可以。
更何況是要損傷幾千萬幾百萬同胞,讓生靈塗炭。
怎麼可以?
怎麼忍心?
退一萬步,就算台獨不想做中國人了。
對任何人類,也都不允許有這樣的想法。
這是一個人性的問題。

難道人一獨,不但腦就殘;心,也殘了?
這樣的說法,讓人悲痛憤怒。
我譴責。
我,向大陸同胞道歉。

成大教授李忠憲告訴我們緬懷蔣經國、蔣介石和希特勒有什麼不同?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imgur

成大教授李忠憲在他的臉書貼出:

「緬懷蔣經國」

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死的那一天,我和幾個大學同學就在公館的MTV看13號星期五第六集,出來的時候聽到老闆娘在講:「這樣不就換李登輝當總統了嗎?」電影裡面的恐怖片看完了,回到現實,更精彩的恐怖片正式開演,什麼主流非主流的政治鬥爭,軍事政變的威脅,野百合運動和老國代下台的國會全面改選,既緊張、恐怖又刺激。

很多人緬懷蔣經國,什麼十大建設有的沒有的,其實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就是「拿老蔣來比對,什麼統治者拿老蔣這個超級殺人魔來比對,都會令人懷念」,蔣經國比較的基期很低。第二個原因就是「不明白權力的作用,只要有權力的人,手上握有無數的資源,一定會做出一些感覺是好的事情,不可能全部都是壞的事情。」

希特勒在歐洲也是有非常多人崇拜,荷蘭賣出的德文書,去年的第一名就是「我的奮鬥」,以歐洲的人文素養,還有這麼多人對希特勒充滿幻想,台灣有不少人懷念蔣經國,這一點倒是沒有什麼值得驚訝。黨國教育下的精英依然統治台灣,神化獨裁者的教育尚未退散。不過最令人感到神奇的是一群所謂蔣經國信徒的國民黨人,不明白蔣經國「我也是台灣人」的晚年體會,化做積極消滅台灣投降中國的急統運動者,這是台灣緬懷蔣經國現象中最荒謬的場景。

江啓臣批台灣建築師都低能兒!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
江啓臣臉書公開照片

據《自由時報》報導:

批「台灣建築師都低能兒?」 江啟臣挨轟沒搞清楚狀況

〔記者李忠憲/台中報導〕台中市西屯區大河里福德祠昨日動土,擬爭取參選下一屆台中市長的國民黨立委江啟臣今天上午在LINE各群組PO文,批評西屯大河里福德祠國際競圖「媚日」、「台灣的建築師都死光了嗎?」用詞激烈,並批評市政府浪費公帑,江的言論一傳出,引發各界批評「搞烏龍」,因為該活動是民間主辦,市府並未出資,在地大河里里長及福德祠主委更是大表不滿,回批江啟臣「沒搞清楚狀況、管太多」。

西屯區大河里福德祠動土,建築設計採「ㄇ」字型,在絕大多數寺廟採用傳統宮殿建築形式下,造型更顯前衛。(台中市政府提供)

江啟臣近期在各地拜票行程中,數次刻意批評市府,今早在LINE各群組PO文中更是用詞激烈,說「台灣的建築師都死光了嗎?全部都是不具國際觀的低能兒嗎?」質疑這樣的設計為何需要浪費公帑去做國際競圖? 強調「明明是傳統中華文化的民族殿堂」也要趨炎附勢的冠上國際觀的大帽子,「搞出如此四不像的福德祠,很抱歉,我真的無法接受」。江啟臣在po文中還寫「真的很想飆髒話…」,並請大家看看,「像不像變形的日本神社?媚日到這種地步…。」

該PO文內容快速在各群組流傳,包括當地大河里長陳資源、大河里福德祠主委劉坤湧都輾轉看到,十分不解,因為競圖過程根本沒花到市府一毛錢,劉坤湧甚至直批江啟臣「沒搞清楚狀況」。

大河里里長陳資源直言江啟臣「過分!管太多!」,他表示,大河里福德祠原本是三合院形式,跟傳統土地公廟也不相像。早在前市長胡志強時代,廟方就同意與市府交換土地,並以宗教中心結合經貿中心的精神,決定與台灣大方廣人文美學協會、戴育澤建築師事務所結合,共同主辦第三屆福德祠學生競圖。透過國際競圖,最後選出前三名,由福德祠信徒代表投票決定。三個作品中,最後是日本學生作品最像原本的三合院樣式,最獲青睞。

陳資源說,神明喜歡住大別墅、透天還是三合院,那是神明決定,並不一定要住傳統廟型,希望他(指江)眼光能看遠一點。

大河里福德祠主委劉坤湧則回說,廟沒有政黨色彩,當初是前市長胡志強時代舉辦競圖,整個過程根本沒用到市府一毛錢,競圖就收件好幾百件,經評審評選出前三名才票選。江啟臣的批評「不厚道」,顯然是「小題大作」,「沒搞清楚狀況」。 劉也說,江立委如有空,歡迎到廟裡走動,他很樂意說明始末。

江啟臣今晚澄清,該文章已流傳一陣子,文章非他所寫,他只是轉PO。對於文章內容有錯誤,他坦言是自己沒注意、沒查證,批評絕非他意。

沙茶火鍋可以編出一齣大河歷史劇了/富香沙茶爐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富香沙茶爐/魚夫手繪

台南冬天的日夜溫差大,白天的暖天氣,到了晚上忽然天寒地凍,就有很多人會去吃火鍋,
傳統上偏好汕頭人後代做的沙菜火鍋爐,湯頭是大骨熬煮,扁魚提味,越涮越是香醇,最後來碗白飯,淋上湯汁,對我來說,真是人間美味啊!

初嚐沙茶火鍋,我和觀光客一樣的覺得什麼都新鮮,火鍋而有方塊狀的虱目魚丸、名字怪異的魚冊、一定要沾沙茶醬等等,都是台北鮮少遇見的,久而久之,火鍋吃多了,我居然也整理出一篇沙茶火鍋歷史觀來了。

富香的沙茶火鍋,牛肉用的是現宰的台灣牛

沙茶一說源自東南亞的沙嗲醬, 沙嗲的味道較淡、較鹹,有股蝦乾的味道,後來改良為華人較能適應,偏甜和摻入更多的花生粉,有趣的是,我聽人說過「沙嗲」其實源自於閩南去的華人所叫賣的串烤,一串三塊肉,三塊的閩南語就是「沙嗲」了。

這又讓我想起蕃茄汁的英文Ketchup傳聞為廣東人「茄汁」的發音,現已成正式的英文。那麼假如沙嗲是華人的發明,再反攻大陸,變成沙茶,然後經由潮汕人輾轉輸入台灣,經過數十年的飲食習慣,如今沙茶經已成了台灣的火鍋必備,成為「國醬」,連我到上海,中國人吃火鍋不沾沙茶,但店家仍有提供,菜單上還註明:「台灣人用」,這樣的演化過程,我逐漸理出一些歷史頭緒來。

台南汕頭火鍋很多人開,重點的沙茶各家調製的口味都有差別;其次為牛肉的品質,有些店家為了供應眾多的客人,牛肉用的不是台南現宰的生鮮台灣溫體牛或先經冷藏,或者使用紐、澳冷凍牛肉,咀嚼起來就會變得澀硬,我初來台南,吃過的沙菜火鍋率皆如此,很疑惑何不使用台灣牛,要待找到這家「富香」,每回都要涮上好幾盤台南在地生鮮現宰牛、豬肉,我這才要大聲說讚!

「富香沙茶爐」的名號其實並不響亮,是台南在地的隱藏版,要老饕級的友人來,老馬識途才會找上這家。

現在的老闆是第二代,原本在北部上班,闖蕩江湖多年後,回來接老爸這一攤,生意沖沖滾,每天都座無虛席,不過第一代並非汕頭人,而是廣西省籍,當時來台的外省人,兩廣一家親,汕頭人會作沙茶的也不吝傳授其父,這才開始做起了沙茶火鍋。

所以這沙茶火鍋是歷經移民血淚奮鬥史,再經國共的戰爭頻仍,最後落腳於台南,幸好兩廣一家親,技藝得以傳承,再結合台南的牛豬肉來,最後造就出台南汕頭沙茶火鍋,這夠精彩了吧?但我要是一邊吃火鍋,一邊講述起這部大河歷史劇,朋友就會說:你電視看太多了,吃啦,快見湯底了!

用手機拍了來和大家分享,希望您會喜歡:

地址: 700台南市中西區西門路二段11號
電話: 06 220 3500

大家都說台灣比不上中國,呂秋遠律師這樣回答!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呂秋遠臉書公開照片

律師呂秋遠在他的臉書貼出:

律師你好:

我很喜歡台灣啊!為什麼他們都說台灣比不上中國,中國有多好多進步,好像台灣很糟糕。拿很多星星的將軍們去聽每天文攻武嚇我們的維尼講話,是不是因為他們在那裡出生,所以回家是一種本能?那我的家怎麼辦?

前陣子台大有人拿甩棍打學生,我真的很生氣很難過,還可以大方的在鏡頭前說甩棍是撿到的,他們都比我們年長那麼多,可是講出來的話真的很難讓人接受,但是再難接受,我也不會使用暴力啊!

明明是我的爸爸媽媽最認真工作,然後教育我成為一個好人,在學校我也認真學習,希望未來能讓台灣變得更好,怎麼總覺得我們永遠都會是沒人理的一群人?可不可以不要再報導那些奇怪的大人的新聞啊?

____________________

嗨,孩子,我不知道我該回答你什麼問題。因為我不是媒體,沒辦法承諾你不要再報導奇怪大人的新聞。但是在最寒冷的今天,你的信讓我很溫暖。

台灣不夠好,這是當然。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本來就會看到許多荒謬的事情在這世界的角落上不斷發生,台灣沒有特別多。我們跟別的國家不一樣的地方,或許就是國家認同,就像是北美十三州剛獨立時,也有許多人以為自己還是英國人,認為英國女王就是應該效忠的對象。

你知道我們要如何對抗外來的侵略勢力嗎?就是建立一個堅實的公民社會。家,本來就是一種愛與認同,而不是任何建築物。或許這個家不夠有錢,也經常吵鬧,但是當你可以分辨林心如與黃安的不同,可以知道李明哲與王炳忠的差異,就可以知道無論隔壁的鄰居多有錢,不論你以後在哪個國家生活,也買不了你對於這塊土地的思念。對於甩棍、將軍、維尼等等,你只會一笑置之,因為他們縱然可以把台灣打下或買下,也不能擊毀你對於同學、家人、朋友的認同。

我希望你可以吸收多方面的資訊,不用看太多的電視與報紙。關於那些強詞奪理,永遠不會惡紫奪朱。在言論自由可以競爭的市場裡,只要你可以思考,就會得出正確的答案。不要相信權威與年紀,很多人三十歲就死了,只是八十歲才埋葬,你不能改變他們,只能勉勵自己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我跟你一樣的喜歡台灣,而且我相信大多數台灣人,都跟你一樣,一邊抱怨,但是一邊還是努力的正在做一些事情,讓自己與台灣都變得更好。孩子,我不知道寒流會停留多久,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最黑暗的時候,但是我們會努力留下一個更好的世界給你,就像你以後要做的事情一樣。

民主社會的町人湯–來說礁溪溫泉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日治時期礁溪公共浴場/魚夫手繪

《老殘遊記》裡有段文字:「五臟六腑像熨斗熨過,無一處不伏貼;三萬六千個毛孔,像吃了人參果,無一個毛孔不暢快。」這是作者形容音樂之美的感受,生花妙筆寫就曠世傑作!但好旅行如老殘者,如果曾渡海來台觀光,肯定也可將這段文字移花接木,用來形容台灣人洗溫泉澡的生活小確幸了。

自從雪山隧道打通後,許多人住在台北反而往宜蘭方向跑,尤其是礁溪的溫泉因屬無味無臭、清澈潔淨的弱鹼性碳酸氫鈉泉,乃最高等的溫泉水,且為湧泉噴出成地表水,終年熱氣滾滾。

清領時期,乾隆年間吳沙武裝殺入蘭陽佔地開墾,見著「燒水」還不知為何物?懷疑可能傷害秧苗,竟有「還不需要開墾到燒水堀地方」的說法,對照今日的農會標榜的溫泉蔬果、溫泉米等,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日治時期,日人將礁溪王石村大約有3公頃大的面積規劃為「圓山公園」,也就是今日的「礁溪溫泉公園」。當時設有溫泉公共浴場,我從舊照裡慢慢重建出來,按史料記載,其分男女浴室,要收門票,並有接待室可供打牌、下圍棋等,另一側又有建物,可能也是澡堂,中間有廊道相通,且另闢富麗堂皇的「貴賓室」一幢,因環境優雅,大自然景緻壯麗,令遊客趨之若鶩。

當時並獎勵開設溫泉旅館,計有圓山旅館、樂園、西山旅館,另一家為「本島人」(台灣人)所開設,名為「昇月樓旅館」。其中樂園旅館雄偉富麗,就橫亙在火車站對面,傳聞是準備歡迎裕仁太子來台後,萬一來宜蘭時的跓蹕所在。

現在的宜蘭人很好命的啦。在礁溪溫泉公園內,有處森林風呂,分女湯與男湯,女湯內有「木屋湯」及「林之湯」兩池,感受日式浴場氛圍;男湯內也有「雙龍湯」、「岩之湯」、「風之湯」、「光之湯」等,每個洗溫泉的環境,都有精心設計之處。

有趣的是,日本礁溪溫泉公共浴場原址,在國民黨政府來台後,一度被改建為「吳沙紀念館」,然後再改為「宜蘭縣旅遊服務中心」,此中心後來搬離,現在叫做「礁溪溫泉會館遊客中心」。

另一處在2005年底完工啟用的「湯圍溝溫泉公園」,聽聞特別延聘日本建築公司前來規劃,除了公共浴池外,還有足湯、涼亭、溫泉觀測井等等,其浴場採高挑木構造,其上透空,使得空氣自然對流,泡兩下,再出水來納涼,甚是愜意。

泡溫泉,台灣人說「泡湯」。其實「泡湯」這兩個字在日文裡是不知所云的,蓋台灣人將日人溫泉旅館的「男湯」、「女湯」誤解為「湯」是溫泉的專用字,故云「泡湯」;在漢字來說,古籍中的「湯井」雖指溫泉,但「泡湯」則是有負面意義的,咱台語則說「洗溫泉」,然而,溫泉實在不是用「洗」的,而是裸身入池,用「泡」的。

古有羅馬人、今有日本人,應屬最愛洗溫泉的種族了,台灣人因曾受日本人統治,經日治時期的開發,也特愛沈浸在溫泉鄉的氛圍裡,還有渡海遠赴東瀛來趟全程溫泉之旅者。當然,爾愛其羊,吾愛其禮,這不是只有單純遍試各種美人湯、泥湯、藥出湯等等的探奇,和式風呂講究場所氣質,你有沒有遭遇過大雪紛飛,全身埋入露天溫泉裡,雪花從身上飄落,忽然凝結成水滴從肩上滾落的況味?你有沒有到過一處溫泉區裡,足蹬木屐、身著和服,到每一家旅館去享受不同的溫泉池式樣,且蓋一戳記以為紀念,最後風乎舞雩,詠而歸的經驗?這些都是東瀛異國風。在台灣,過去許多公共浴池泡起溫泉萬頭鑽動,像煮熱開水「下水餃」,慘不忍睹,要不然便是隨隨便便一畦水窪,聊充泉池,苔蘚蔓延,無人清理,猶如豬隻泥中打滾,豈有樂趣可言?

這要到近年來台灣國民見多識廣了,政府和業者才逐漸營造恢復起諸如台語老歌「溫泉鄉的吉他」那首歌詞裡,坐在百年日式石橋上吟唱:「溫泉鄉白色煙霧,一直浮上天;閃爍燈光含帶情,動我心纏綿」的往日情境來。

礁溪溫泉公共浴場所在區域已擴大為礁溪溫泉公園。魚夫攝。

您去洗過溫泉嗎?基本動作乃不可不知。有些台灣人「洗溫泉」,衣服一脫,便噗通一聲,縱身躍入池中,此粗野鄙人自傷其身也。溫泉不是用來洗淨身子,而是泡之以調養氣血循環,這是基本對溫泉的認識,所以先沐浴淨身,入池前先以足尖淺試水溫,待通體適應方徐徐浸入,這是對他人的起碼尊重,也是維護自己的健康。

入池尤不許有搓揉身體的「攎鉎」動作。我有一回在南投遇見中國觀光客也來試洗溫泉,或許是導遊疏於事前解說吧?或看不懂「台灣國語」,浴場中貼出一張告示:「優質泡湯,不許『路鮮』」,但中國客則仍像洗上海浴般的在水裡東抓西摳,於是一池子表面全是體垢,我那天的溫泉期待自然也就泡湯了!

溫泉是聖水,應作武俠小說裡的天一神水看待,是得珍惜的稀有資源。我常見許多朋友,一進入溫泉旅館,便是爸爸洗完一桶,拔開水塞放乾,媽媽又來重新放水,再接一桶,接著哥哥、姊姊、妹妹、弟弟,一人一桶,稀哩嘩啦,一家子人洗得不亦樂乎卻是最不環保。

民初中國作家羅家倫〈新人生觀〉裡說地球的資源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這真是夭壽,怎可鼓勵揮霍?反而有「水平」的泡湯法,應該是進得旅館後,媽媽可喜孜孜的跟爸爸說:「我來去落燒水!」但僅此一桶,全家人放完這一桶水後,稍事整理,復行泡湯,假使發現水溫下降,再斟酌「加湯」少許。

現在的礁溪遊客中心就是日治時期的礁溪公共浴場

溫泉有分「男湯」和「女湯」,偶而在日本遇見了男女合浴的「鴛鴦鍋」,也別錯以為這下子卯死了,華清池楊貴妃那種「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的裸女出浴場面只是書上寫的,大美女怎會去公共浴場供人免費眼吃冰淇淋?然而,任何浴場裡,記得用毛巾稍事遮掩私密部位,萬不可「吊兒啷噹」或「孔明」式的大辣辣入場。

過去說到泡溫泉便聯想到溫柔鄉。昔日台北北投便是給人這種印象,經過社區中人的努力後來才轉型成功;宜蘭人文學家黃春明的小說裡,形容日本「千人斬」砲兵團來台買春,描寫日本人遠赴宜蘭礁溪的惡行惡狀,以前宜蘭人有句話說:「到礁溪洗溫泉抓水鴨」,抓水鴨者,玩女人也。

漢字裡「氤氳」是煙霧彌漫狀,「氤氳大使」則是代表媒灼之神,宋朝陶毅「清異錄仙宗」:「世人陰陽之契,有繾綣司總統,其長官號『氤氳大使』。諸夙緣冥數當合者,須鴛鴦牒下乃成。」總之在霧裡看花,宜巫山雲雨一番。然而,溫泉區便是溫柔鄉嗎?情愛的成份是足夠了,但就算是男歡女愛的好所在,也不一定要性交易,日人小說渡邊淳一《失樂園》裡的男女主角,沿著日本著名的溫泉旅館結伴出遊,一路上鏖戰數百回合,最後以紅酒晚餐雙雙殉情,這小說情節能這般扣人心弦,孔夫子說得沒錯:「食、色,性也」。

台灣有許多溫泉區在無知的破壞下,往往殘破不堪,以著名的台南縣關仔嶺溫泉區為例。很久前衝著日治時代關仔嶺與台北陽明山、北投和屏東的四重溪並列為台灣四大名泉,乃欲重溫結婚時蜜月之旅,囑妻不惜代價,務必找到五星級溫泉旅館,孰料遍尋不獲,只有一家我呼之為「五顆月亮級」者,一方水泥砌成的水槽,一床睡得發癢的小床,不像來溫存,倒有那種逃難淪落至此的感歎。

但是別害怕,我說的全是過去式,現在皆已脫胎換骨,煥然一新,假日更是遊人如熾,高級溫泉旅館設計推陳出新,極度講究氣氛者比比皆是,我家媠某更是不時相招要去「落燒水」。

民主自由的社會才會帶給巿井小民幸福,宜蘭不管是礁溪公園的森林風呂或湯圍溝溫泉的設計都是標準典範。請來日籍設計師精心擘劃,但這不是王公貴族的「武士湯」,而是供一般庶民遊憩休閒的「町人湯」,循公園入口而來,悠遊於溫泉溪畔,或稍事停歇,就多處泡腳池享浴足濯腳之樂,堪稱民主「德政」。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懷念蔣經國,鯨魚網站說還可以這樣做!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鯨魚網站

鯨魚網站今日貼文:

懷念這樣的獨裁奴役統治

這兩天有很多人要開始懷念蔣經國了,三十年來我卻始終忘不了這張照片。這不是北朝鮮,也不是蔣介石的戒嚴統治。這些納稅人的年幼子女,該到學校接受教育的國家幼苗、未來主人翁被強迫到馬路邊全部下跪。只因為蔣經國的棺材要從榮總移到大直。但悲哀的不是被迫下跪的這些無辜小孩,最悲哀的是三十年後還有人在懷念這樣的獨裁奴役統治。

新聞背景:根據《聯合報》報導:

懷念經國成流行 國防部也推出紀念短片

明天是蔣經國總統逝世30周年紀念日,社會各界紛紛傳出懷念之聲。媒體的民調更顯示,在歷任前總統之中,不管是「對臺灣貢獻最大」或是「最愛臺灣」,蔣經國都穩居第一名。

蔣經國曾任退輔會主委、國防部副部長、國防部長,國防部除在昨天(1/11)的莒光日電視教學中製播紀念專題外,今晚也在官方臉書發表一篇軍聞社撰稿的紀念文章「經國先生勤政愛民,風範與精神永留國人心中」,並且搭配蔣經國生前巡視部隊、前往金馬與大陳等戰地、開闢橫貫公路等影像剪輯而成的短片。

『蔣故總統經國先生辭世已30週年,歲月也許會沖淡人們的記憶,但是,經國先生一生「平凡、平淡、平實」的風範,以及他親民愛民、前瞻擘畫的精神,仍然深植國人心中。

全文:

<iframe src=”https://www.facebook.com/plugins/post.php?href=https%3A%2F%2Fwww.facebook.com%2Fmyudn%2Fposts%2F10156538959931030&width=500&show_text=true&appId=303922119983166&height=570″ width=”500″ height=”570″ style=”border:none;overflow:hidden”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 allowTransparency=”true”></ifr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