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中和安定力量又造謠,黄國昌氣得要深呼吸!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黄國昌臉書公開照片

根據黄國昌臉書貼文:

每天忙得昏天暗地
還要應付旺中傳媒與安定力量
一搭一唱的抹黑
真的讓人受不了
今天竟然變本加厲
說我為了怕被罷免而賄選
真是莫名其妙
過去兩年,我都會和汐止的慈善團體合作
送老人家一個小「圍脖」,希望在冬天帶給他們一點溫暖
去年作了500個,一個成本15元,比一盤炒米粉還便宜。
今年也是一樣,受里長之邀參加老人家共餐,還有約50個,就帶給老人家。
這樣可以抹黑我在賄選?
你們到底是有什麼問題?
依照這種標準,選舉時送腳踏車的,發便當的,不是早該直接送入大牢。
要秀下限,也要有限度好嗎?
深呼吸,不氣了。
回復正常的工作。

新聞背景:根據《三立新聞》報導

遭控賄選?黃國昌怒吼「莫名其妙」

https://goo.gl/r7aJJm

記者李英婷/台北報導

「安定力量聯盟」(安盟)罷免時代力量「亂神」立委黃國昌一事,將於12月16日投票,但今傳出黃國昌疑在選區送脖圍給長者,遭疑是想以「送禮」擋罷免,有違反《選罷法》之嫌。對此,黃國昌今(15)受訪時連問3次「請問我送了什麼東西?」怒吼一聲「莫名其妙」後即離去,怒氣顯現。

雜誌《周刊王》今出刊報導指出,爆料者提及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10月29日中午跑去參加汐止區福安宮的每月一次老人共餐活動,當天近百位長者進餐時,黃國昌未受邀卻突然現身,帶來數十條不同顏色脖圍,請里長分送,並逐一與長輩們握手致意才離去。此文引來發起罷免的安定力量聯盟公開質疑是想以「送禮」擋罷免,有違《選罷法》之嫌。

黃國昌今受訪時先打斷媒體發問,他說:「我就直接問,誰敢具名說我有賄選,指名道姓講出來,我黃國昌是一個怎樣的人,敢說我有賄選,做這種報導要負法律責任。」黃還說:「《周刊王》過去不斷抹黑,已經讓人到了忍無可忍,請問他說我賄選什麼東西?請問我送什麼東西?我送什麼東西?莫名其妙!」

爽到流油了!鄉民驚爆體總開會吃魚翅!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https://imgur.com/MMWUuQj

PTT鄉民驚爆:體總開會要吃魚翅!

根據《PTT》貼文:

作者 PPTplayer (PTTplayer)
標題 [爆卦] 體育總會開會要去會長兒子餐廳吃魚翅啦!
時間 Tue Nov 14 22:02:03 2017

好神奇阿!以前人家跟我說只要加入體育協會就可以吃香喝辣
我還不相信,直到我看到了這兩份會議通知

https://imgur.com/MMWUuQj
(上圖)
https://imgur.com/vBY0XMl

對小的這種肥宅魯蛇來說,大概只有可能去辦桌吃喜宴才可能吃得到魚翅
而且可能還是散散的散翅或是假魚翅,那種整片的魚翅
一份幾千塊的花費對本宅來說根本是夢中才能相見的餐點
想不到加入體育協會隨隨便便開個會就可以吃魚翅餐廳
根本是爽到流油了….難怪這麼多體育專(ㄌㄠˇ)業(ㄗㄟ/)人士
爭先恐後去協會當理事長秘書長這種高層了

但是只要google一下會議通知裡面的農安街128號 上品餐廳
就知道這就是一間魚翅餐廳

圖片來源:http://pic.pimg.tw/momoihuei/1364962788-2828608326_m.jpg

開會吃魚翅已經很不環保了,更何況這間餐廳可是體總會長–張朝國先生的兒子開的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848846

張會長為了宣揚孝道,每年體總的洗腳活動都還拿政府的補助辦,還送魚翅卷耶

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61008/37409230/

雖然我不懂洗腳和體育總會的關聯性,但我想,開會開在自己兒子的餐廳
4不4會長愛(ㄗˋ)護(ㄈㄟˊ)兒子的一番心意呢?

想知道這場會議開下來,體總會付多少錢給餐廳做為這兩次會議的餐飲費用呢?
可以請體總公佈一下過去幾年來多少餐飲開支和活動消費在這間餐廳嗎?
聽說這兩場會議也是體總要去抗議體育署體改的串聯大會之一
好想去參加呢….可惜我就是吃不起魚翅!

真希望鄉民大家一起幫張朝國會長高調 一起宣傳上品魚翅餐廳
ㄎ不ㄎ以呢?

細節決定風格,肉燥的古法秘訣:台南松竹當歸鴨

Categories 美食

圖:台南松竹當歸鴨。魚夫繪

「細節決定風格」,唯有注重每個細節,總體表現才會呈現獨特的風格。這是一句老話了,真正能實踐而長久堅持者,鮮之見也。

台南住久了,連吃一味肉燥也漸漸的變成「歪嘴雞」了,「松竹當歸鴨」的肉燥總是香氣四溢,令我胃口大開,後來我仔細的研究台南諸子百家肉燥秘法,初步得到大概的輪廓:

傳統肉燥的製法要選豬隻背脊的上等肉,取其帶皮及皮下組織的部份,台語稱之為「肉瓤(nng5) ,音近似:能」,且必得手工刴丁,因為機器會把肉塊搗得稀巴爛,這種肉燥做出來的呼之為「肉皮燥」,而時下有些速食連鎖業的肉燥飯卻標榜「糟頭肉」肉燥,取其油脂較少,但糟頭肉是指豬頭與軀幹之間連接的部份,淋巴腺較多,一般被視為「垃圾肉」,店家如此「坦白」,我才疏學淺,百思不得其解。

其次是蔥乾的選擇以台灣本產為首選,如是中國進口,雖然價格較為便宜,但滋味一點也不甘甜;蔥乾要油炸前,油鍋要燒至高溫,但過油即起,否則容易焦黑;炸過後的油蔥要攤開舖平,然後將其中結成球狀者軋平。

有些肉燥爆香法,還特別加炒蒜頭,炒至「紅芽」狀起鍋,則香韻更佳。醬油亦得慎選,純黑豆釀製當然是最佳。

再來便是焙炒,經常一大鍋的炒得師傅滿頭大汗,炒過後要煏出豬油來,便是所謂的肉油,肉油要先留在鍋子裡冷卻,蒸發水氣,然後凝結成白色乳狀的「肉油」,這在台南是飯桌菜的最愛,用來炒菜尤其清香。

炒好的豬肉要進行第一道滷製的程序,放在小鍋子裡燒炭文火焙之,需時約兩、三個鐘頭,講究者還得淋上甘草熬出來的湯汁和大骨高湯,到了這個階段還不能食用,必得放入大水缸的甕中儲存兩天,使其完全吸收滷汁,方才舀出當日所需的份量,進行第二道滷製的程序才能淋上白飯上桌待客。

當歸鴨麵線,鴨要選熟鴨,肉質較Q

初來台南,我乃「山豬沒吃過餿水」,不知肉燥的學問原來這麼大,細節這麼繁複,但正派的老店都很堅持。記得初次邂逅「松竹當歸鴨」,老闆就大談他的肉燥哲學,這可也真是著實的上了一課。

老闆忽然還將粽葉包的米血提了出來,需要粽葉包裹是因為煠米血時竹葉芳香會沁入內餡裡,留存一股粽香,那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原來台南還存在著如此古老的烹調方式,尤其是薪傳三代,始終如一,更有其他細節,諸如鴨肉要選熟鴨,舒在麵條上的兩片佐味的薄肉一定要用胛心肉等。

「松竹當歸鴨」傳承的家訓,據我所知,就是得一絲不苟的照步來,家族亦以此為傲,堅持細節才有風格,有風格才能做出巿場區隔。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

700台南市中西區民生路一段152號 ‎
0925 321 596

總統府森77,要汪汪中狗道歉!

Categories 政治

照片來源:YouTube

慶富直通總統府喬24億?府方火大要求《中時》道歉

分享慶富直通總統府喬24億?府方火大要求《中時》道歉到Facebook 分享慶富直通總統府喬24億?府方火大要求《中時》道歉到Line 分享慶富直通總統府喬24億?府方火大要求《中時》道歉到Google+

有爆料錄音檔指出,去年10月慶富直接向總統府「喬」24億,總統府今早發聲明嚴詞否認,要求媒體立即更正道歉。(資料照,記者黃旭磊攝)
2017-11-14 12:06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慶富承包獵雷艦案持續延燒,《中國時報》今稱有爆料錄音檔指出,去年10月慶富副董事長陳偉志直接向總統府「喬」24億,總統府今早發聲明嚴詞否認,要求《中時》立即更正道歉。

據《中國時報》報導,國民黨籍立法委員馬文君稱接獲爆料錄音檔,表示慶富急需第三期履約款24億元,但去年海軍未編列該款項,慶富副董事長陳偉志直接向總統府「喬」24億;報導指出,爆料錄音檔是去年10月,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端仁和漁業署官員親赴慶富公司,和副董事長陳偉治晤談;陳偉志在錄音中爆料,自己曾找上總統府「溝通」,不到2天後,海軍就說有錢了,並向在場人強調,「總統府很重視這項案子」。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回應,新政府上任後,只接到過陳慶男的陳情,但從未理會;而總統府今早再發聲明嚴詞痛批《中時》,強調這種明顯藉錯誤資訊協助涉案者迴避司法調查、誤導輿論的不負責任做法,給予最嚴厲譴責,要求該報立即更正道歉。

總統府聲明全文:
總統府聲明全文:
針對「中國時報」今天一則題為「錄音檔爆料 慶富直通總統府喬24億」報導,以所謂獵雷艦案涉案者談話錄音,誣指總統府涉入施壓軍方撥款予承造獵雷艦的慶富公司。總統府聲明如下:

一、有關於這項由前屆政府規劃、決策,2014年簽約,並在後續出現各項爭議問題的獵雷艦建造案,政府高度重視,目前也正由檢察機關積極調查偵辦當中,包括國防部在內行政部門也正全力協助調查,務必究辦不法,確保國家權益。

二、本屆政府上任以來,有關獵雷艦案的執行,係由國防部等單位依法依約辦理,總統府沒有也不會介入;慶富公司歷來有關獵雷艦案陳情,總統府悉數依法辦理,日前更主動解密相關文件,供立法院相關調閱小組調查,所謂涉案者與府方溝通施壓軍方,顯係捏造。

三、有關獵雷艦承造相關合約履行情形,國防部等單位均有明確說明在列,對於中國時報假所謂涉案者錄音,逕在未經查證下控誣總統府涉入,甚至將涉案者招搖撞騙之詞作為頭版標題,自貶報格,對於這種明顯藉錯誤資訊協助涉案者迴避司法調查、誤導輿論的不負責任做法,我們給予最嚴厲譴責,並要求該報立即更正道歉。

逃難的滋味--明星咖啡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1917年俄國共產黨發動革命,莫斯科發生大規模動亂,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退位,時年22歲的艾斯尼是皇家侍衛團長,他在保護沙皇的戰役中頸部中彈昏迷,等醒來時,大勢已去,1922年保皇派一路節節敗退,艾斯尼率部眾逃入中國哈爾濱,然後再輾轉逃到上海法租界協助法軍擔任房屋檢驗的工作,1948年,又隨國民黨政府敗逃來到台灣,在異鄉遇見了一位少年簡錦錐,日久竟情同父子,最後因為艾斯尼想念家鄉的滋味,於是找了六位白俄一起來在武昌街城隍廟前,跟後來的台北市長高玉樹租了三層樓高的房子,1949年的10月30日掛上英文招牌--ASTORIA,這就是後來令許多文人雅士留連忘返的明星咖啡了。

然而,逃難的日子還沒結束,韓戰爆發,逃難來台的白俄羅斯人深恐中國共產黨打到台灣來,於是股東之間為了將股權脫手,逃難到其他國家去而起了內閧,最後居然是由台灣人簡錦錐一人獨立擔負起經營的任務。

明星咖啡曾經吸引許多高官顯貴前來光顧,蔣經國的俄羅斯籍太太蔣方良也常來這家店一解思鄉之愁,另外,許多文人雅士如畫家郎靜山、陳景容、楊三郎、顏水龍經常見他們出入的身影,作家如三毛、黃春明、林懷民、白先勇、季季、陳若曦、楚戈、方明、劉大任、王禎和、陳映真等人也常在此聚會,其中詩人周夢蝶即在樓下的「亭仔腳」擺起書攤維生,這裡曾因種種因素歇業,2004年在各界連署下,重新點燈開業。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武昌街一段5號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國民黨不准李永得客語報告,孫中山跟客家立委都森七七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圖片來源:民報

國民黨總召林德福不准客委會主委李永得以客語報告,如此威權復辟,客家立委鍾孔炤在他的臉書上說:

為什麼是客家人被迫說北京話,而非更多人聽得懂客家話?

今天德國時間早上六點多起床,打開電腦看到內政委員會,李永得主委被拒絕用客語進行業務報告的消息,甚為驚訝,對於現在竟然還存在客語被打壓的情況,我感到十分震驚與憤怒。

做為客家子弟,不僅是內政委員會質詢,在這個會期的總質詢,我與主委在院會全程以客語進行,有許多客家或非客家的朋友,紛紛表示著對客語能夠在國會殿堂上出現的感動。

有一件事,絕對值得省思:為什麼是客家人被迫說北京話,而非更多人聽得懂客家話?當我們努力在推行國家語言立法的同時,客語與各族群語言難道還能再被這樣對待?

我想,客家文化確實要從歷史、教育、社區在地札根、記憶保存權,掌握精神,捍衛、保存自己的母語,「寧賣祖宗田,莫忘祖宗言」,這一直是客家人最重要的精神,每個族群都有其特有的文化與語言,值得被尊重,客家文化亦然,這一兩個月,屢屢發生客家文化被嘲笑、被輕視的情形,我還是要強調,誰都不能如此輕蔑地看待客家文化及語言傳承上的深刻意義,如此台灣才能更加包容、更加多元。

最後,再為自己奉派參加UNFCC,未能即時為客家發聲而感到遺憾與抱歉,但也感謝 Kolas Yotaka委員,齊為客家文化發出不平之鳴。雖然,路還很長,不過,現在已非黨國一家的威權時代,沒有人應該被禁止說自己的母語,大聲講出客家話,是驕傲是尊嚴,不是丟臉見笑的事情,客家人要團結,共下以身為客家人,為榮為耀。

新聞背景:

中正廟轉型計畫交給沃草,深藍快得憂鬱症!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照片來源:沃草臉書公開照片

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

https://goo.gl/Mdwgke

中正紀念堂轉型計畫沃草得標 藍:大政治風暴的開始

文化部以「審議式民主公民討論」的方式進行中正紀念堂轉型的社會討論計畫,但採取限制性招標方式,由沃草公司得標。文化部8日起在網路貼出活動公告,12月3日就要辦第一場座談,而且限制網路報名,三梯每梯只錄取10人參加座談,還要依照性別、年齡、職業、觀點等背景先進行分類,引發質疑。

國民黨立委陳學聖表示,文化部對於「中正紀念堂轉型」願景工作坊採「限制性招標」,限縮了條件及資格,最後落到沃草籌辦,雖然沃草在太陽花學運時有一定的份量在,但要處理中正紀念堂必須要有一定的政治高度和歷史高度,他不認為沃草有這個能量來處理。

陳學聖也說,沃草的立場很明顯針對藍營而來,給沃草籌辦就是把中正紀念堂當作一個政治案件來處理;而沃草要想找藍營政治人物來談中正紀念堂轉型問題,沒人願意受訪,從一開始就不順利。如果找一個比較中性,色彩不明顯的歷史研究團體來承辦,也許可以促成各方談話,才能真正凝聚社會共識。

陳學聖也批評,從文化部選擇誰來執行及整個過程都非常草率,光是只採網路報名就會限制年齡,對於中正紀念堂有不同情懷的人恐怕都是70到90歲的民眾,對蔣介石的認知跟年輕人不同,這種報名方式對他們就是不公平的對待。

況且,還要依照報名者的觀點進行分類,沃草這樣做不僅不會得到大眾的信任,「30個人討論就能決定中正紀念堂的命運」,只會被批評是在進行政治性工程改造,藍營沒有人會接受。陳並質疑,蔡政府在年改、一例一休累積不滿民怨後急著處理中正紀念堂,他預言這會是一個「大政治風暴的開始」。

八百壯士又出來了!這回他們要的您同意嗎?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照片來源:民報

根據《民報》報導:

年金改革委員會本週將對外說明軍人年改方向,《自由時報》報導版本為「軍人月退樓地板敲定3萬2160元,服役20年退休所得替代率50%起跳」。但是政務委員林萬億並未證實。為了年改強烈抗爭的軍人團體則號召,將於週一、週二分別至行政院及總統府抗議。

《自由時報》今天報導,年改會週二將拍板軍人年改,樓地板與公教一樣為3萬2160元,低於此者不砍18%優存;同時為鼓勵軍人延長服役年限,服役20年退休所得替代率50%起跳,多留一年所得替代率加2.5%,最高可達100%。軍人18%也與公教相同,兩年退場。

但是《蘋果日報》向林萬億求證,林萬億卻表示,年改會本週擇期對外公布;草案版本內容以公布版本為準,目前各方揣測都是零星舊聞,屆時年改會將有完整說明。

《中央社》則指國防部官員說還未定案,希望爭取軍人退休金樓地板比公教的3萬2160元更高,也希望爭取18%優存不要2年就退場。國防部官員表示,退輔會的版本尚未送到國防部,因此年改會本週記者會應該只是對外說明改革大方向。

對於年金改革委員會釋出「本週對外報告」的訊息。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在臉書粉專PO文緊急號召,將於本週一、二分別至行政院及總統府抗議。

「八百壯士」認為,林萬憶先前曾承諾,「軍人年改版本送行政院前,國防部必須與退伍軍人團體溝通,並優先邀集年改委員協調」,但現在卻未溝通就公布方案,有損軍人權益。

林萬億則解釋,他確有此提議,但前提是退伍軍人團體必須願意以會議室討論取代街頭抗爭,否則很難理性對話;遺憾的是,「八百壯士」並未接受。

不簡單,一例一休修法,賴神竟讓871使出白海豚會轉彎的全力!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圖片來源:吳敦義臉書公開照片

根據《風傳媒》報導:

國民黨後勤「熄火」 智庫竟覺得一例一休「修得很好」

一休重啟修法,但國民黨內卻再陷路線矛盾,身為民意前線的立院黨團,為發揮在野監督力道,主張力推黨版《勞動基準法》修正草案,與民進黨抗衡,但沒想到的是,被黨主席吳敦義定義為黨團「火藥庫」的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智庫),卻在這一役上禁聲,選擇保守態度,甚至還有人認為「民進黨這次修得很好」。

從年金改革、前瞻 黨團攻防多失利

據了解,行政院釋出一例一休5大修法方向,引發勞團撻伐後,智庫原規劃在10日舉行記者會,邀專家學者強烈批判放寬七休一。但在行政院長賴清德說明設有「3道把關防線」之後,智庫臨時在記者會前3天喊卡,理由竟是「民進黨這次修得很好,沒什麼好攻擊的」,認為配套合理,讓黨內不少人感到莫名其妙。

吳敦義公開肯定賴清德化解一例一休 黨內反彈

事實上,日前吳敦義與賴清德進行「賴吳會」時,吳敦義公開肯定賴揆在化解一例一休的爭議上「很用心」,也引起黨內部分反彈。雖然事後有被修飾為「公關場合講場面話」,但在當下,仍不免讓前線作戰的黨籍立委一陣傻眼。

黨團人士批評,勞工要的不是配套,而是更好的權益,國民黨如今都已在野,智庫必須調整論述立場,了解即時民意。另外,不該講的場面話就不要講,在重大議題及政策上,從黨中央上至下,都應該定調立場,對外論述一致。

林為洲:黨團勞基法修正案 保護勞工權益

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林為洲表示,目前黨團已推出黨版《勞動基準法》修正草案,立場就是保護勞工權益,盼勞工能得到妥善的休息與保障。

國民黨智庫社福衛環組召集人、前勞動部長陳雄文表示,智庫原先確實有規劃召開一例一休記者會,但後來決定以黨團發動為主才取消。他說,智庫與黨團一直以來都有持續開會討論修法方向,未來也會密切觀察政府的後續作為。

巧遇小籠包,獨思台灣味!

Categories 美食

小籠包。魚夫手繪

有句話說:「『蒸』的不好」,取其諧音,即奉勸世間人,萬里長城今何在,讓他三尺又何妨?因此「爭」(蒸)的不好。

「蒸」是一門大學問,乃是不爭的事實,那「蒸的不好」究竟語出何處?不得而知,我只曉得宋美齡女士是講過這麼一句話的,當時適逢台灣政爭,老佛爺宋女士避居美國,非主流去請她出關,便得這麼一句四字真言,自此舊勢力復辟不成,台灣走向民主自由的康莊大道。

不過我不是要談政治,而是講這蒸出來的美味小籠包,欲爭或蒸,還是得看用不用心。

食日費萬錢,猶云無下箸處的權貴人家,不曉得我們市井小民的最愛。寒冬驟冷,路邊小販,賣小籠包者,熱氣騰騰,霧氣漫漫,延頸舉踵就望得見,於是兜來一群征塵裡飢寒交迫的路人,取暖之外,兼顧轆轆飢腸,真是足感心吔啦!

然而就算小籠包,也有大哲學。巧手秘製的小籠包,講究皮薄餡大,灌湯流油,放在竹籠裡熱呼呼的端出爐來,蓋子一掀,個個醉臥恰似朵朵菊花,用筷子夾,從捏摺處輕輕挑起,便如元宵提燈籠,此時,底下以湯匙盛托,沾點薑絲高醋,咬破一小洞,就口呼嚕嚕地吸吮湯汁,但覺鹵大而不膩,吸完一包鹵還留一塊大肉餡,遂張口啖之,細嚼而滿嘴香甜,到了這般境界,我每回光是只出一支嘴,講得一口小籠包美味,便叫眾堂倌饞涎欲滴了。

「小籠包」是俗名,其實應該叫「蟹粉湯包」,而這個妾身花名又是怎麼來的?

很久以前,我有一回去了趟上海,當時中國剛剛開放,自然稱不上繁華,朋友設宴款待,客席就擺在豫園路的「綠波廊酒樓」,宣稱這是東西首領都去過的場子,能訂得到席位就不簡單了,今日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友人盛情難卻,不過我卻偷偷瞄見另有一「南翔饅頭店」,原來那南翔小籠包本來是上海郊區南翔鎮的傳統名點,素負盛名,因其形態小巧,皮薄呈半透明狀,並以特製的小竹籠蒸熟,所以便呼之為「小籠包」了。

如果稍為留心讀過《紅樓夢》者亦可巧遇小籠包。書中所稱「螃蟹餡小餃兒」只有「一寸來大」,是口味「油膩膩的」一種蒸餃。我起先讀後不明白,後來嚐過了小籠包,心裡臆其形容斷是小籠包錯不了的,清・袁枚就曾在《隨園食單》裡提及「蕭美人點心」說:「僅真南門外蕭美人善製點心,凡饅頭、糕、餃之類,小巧可愛,潔白如雪」看來所述年代,應是當時的江南一帶點心,其中有一種流行用蟹肉配肉餡做成蒸餃,形體率皆一寸來大,油漬漬的,入口即化,可恨那位善製點心的蕭美人早已作古,要不然從她的奶油桂手花所做出來的蟹黃湯包,想必是香美如油,湛露瓊扈者也乎?

台灣是個寶島,集南北珍饈、天下之精華,要食上好小籠包,並非難事。台北永康社區的「鼎泰豐」遠近馳名,我從前在那附近也開過一家餐廳,閒來但恨一張嘴不足薦食四方,然於嘴饞時,縱使大腹便便,飽到湧出喉口,仍忍不住央店裡員工點來一籠「鼎泰豐」的小籠包以塞塞牙縫,這家店的秘方,我略知一、二,說給您聽,如有疏誤處,尚祈指教:

凡小籠包之上品,餡要汁多油少,方能鮮而不膩,江湖一點訣,肉凍製法是商業機密,先將肉凍羼在餡內,包在薄麵皮裡,貯入冰庫,可是光肉餡絕蒸不出湯汁來的,因此須先選用乾淨的新鮮豬皮,用大骨湯洗濯,再蒸約三小時,方去皮,置入冰庫使其凝結成果凍狀,放入肉凍的油汁比例,必得油三汁七,如此方能把半流質的材料在冰庫裡凝結恰到好處,以上如是我聞,但一言以蔽之,是拿去「凍」而不是「冰」,於是上籠屜蒸的時候,在高溫下溶為濃汁,其中的肉餡亦化為繞指柔,那小籠包,鵝黃溶漿,湯腴味正,對饕客來說,如果不是生在台灣,人生還真枉走了一遭。

我嘗去中國,路過澳門也瞧見了一家所謂「鼎泰豐」。那家店門可羅雀和台灣的人聲鼎沸恰成鮮明對比,然是否正牌分店,則無從求證,遂怯步不敢入內,朋友說,要認明「鼎泰豐」的師傅所做小籠包也不難,,黄金十八摺的手路即可分辨真偽,這樣每個湯包便成一樣大小,利於品質管制。

在台灣以外遇見小籠包,印象最深的是香港有位美食家蔡瀾,著書立言之外,又頗有生意頭腦,包了一棟大樓,然後對外召商,把幾家好吃的店集合起來,台灣的「鼎泰豐」是其中一家,生意沖沖滾,人家蔡瀾懂得巿場的操作手法,而我就只會吃罷了。

蔡瀾開的美食坊,邀台灣的「鼎泰豐」共襄盛舉。

蔡瀾開的美食坊,邀台灣的「鼎泰豐」共襄盛舉。(按圖看原圖)
其實在首爾、東京我曾撞見「鼎泰豐」分店,由於只是在我往昔那家店的隔壁街,所以我曾目睹這家店創始人的創業維艱,最後幾乎見證了這集團的成長,在海外相遇乃倍感親切,只是如今人家全球已超過百店,相關的報導也很堆積如山了,我又何必多言。

移民美國的朋友回台後,經常指定去食湯包,換成我去美國上中華料理館子,可恨經常得到一些極為挫敗的印象,然而有一回去紐約居然在異地吃到一籠滋味旗鼓相當的上海湯包!

美國人養豬以高科技調製的飼料饗之,可怪的是,科學豬排都難以下嚥,遑論「五花肉」、「三層」肉來讓你台灣人「孝孤」了。台灣豬隻,據聞也沒所謂的添加瘦肉精卻香甜可口,如果是製作小籠包,,那就得要選前腿肉,猶如牛肉中之「腓力」,可怪的是,在紐約市曼哈頓區中國城的「鹿鳴春」小籠包,倒一時哄過了我這「歪嘴雞」。

不相信美國能做出好吃的小籠包,還有一樣理由:我聽聞美國的衛生管理特別嚴格,禁止容易藏污納垢的傳統竹蒸籠。照理講,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假如使用改良型的金屬蒸籠,乃少了古色古香竹籠子的陪襯及保溫保濕的功能,如何造得出那色香味來?

所幸「鹿鳴春」的小籠包似乎獲得法外開恩,端出來的也是道地的兩個矮趴的竹籠,八個菊花湯包,一切和台灣無異,自然油污也沒什麼差別了。

小籠包,吃得滿嘴油滑,老實說,我從台灣路邊賣的小籠包到異地一嚐各國滋味,反是中國上海「南翔」等正宗始祖皆未曾為之感動,這道理,很簡單,「鼎泰豐」是北方山西外省朋友來到台灣自創的品牌,早已是台灣文化的一部份,異地嚐得小籠包,鄉愁不是上海,卻是魂縈夢繫的台灣國。

會做小籠包的店家很多,「鼎泰豐」也就不用我狗尾續紹來介紹了;吾友「紅豆食府」的李總監擅做上海經典小吃,並獨立經營「紅粟」餐廳,要了解更多的上海菜知識,不如先來看看我用手機拍得的「美女與主廚總監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