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是宗教聖地,卻成了警備總部–西本願寺

Categories 建築

日治時期所謂東或西本願寺,並非以地理位置來判別,比如如果是西本願寺來蓋的,不管在臺北的東西南北,通稱「西本願寺」 ,所以本來的西本願寺位於今台北市萬華區中華路一段西側、長沙街與貴陽街之間,即為今之「臺北市立文獻館」,而東本願寺所在位址則在今之西寧南路「獅子林商業大樓」,反而在西本願寺的西北方了。

西本願寺正式名稱「淨土真宗本派本願寺台灣別院」,來台甚早,1895年從軍布教使、軍隊慰問兼開教視察使渡台,隔年設立教會,開始布教,再一年,即覓得新地町2,500坪的土地準備建寺,新築工程於1900年獲得教派總部撥付資金後才開始構築,隔年布教所再昇格為臺北別院,並且入座木佛本尊。此後,陸續成立少年教會、成德學院,並發行雜誌《慈光》雜誌等等,其中1925年創立「樹心幼稚園」,應為今日之「樹心會館」。

關於西本願寺臺北別院的介紹,網路裡《林小昇之米克斯拼盤》的說明最為詳盡:

台灣別院的本堂設計圖由「請負業」(包工)的松井組於1930年提交審核通過,其間因德高望重的總督府營繕課井手薰出面協調,乃得以議價順利開工,1931年舉行上棟式,隔年1月7日舉辦入佛式,本堂部分宣告落成。

其後再增建附屬設施,包括庫裡和山門。庫裡主要功能在提供儲藏和調理食物等所在,由浦田組承攬興建,1934年完工。而山門則由川本組承攬工事,特別運用臺灣檜木材料來打造,趕在和庫裡同時竣工,一起舉行慶祝儀式。

新建的第二代本堂規模頗為龐大,建坪有302坪,正面寬度為18.82間,約34.22公尺,分為7跨,高度為76尺,約23.03公尺;建物其實分為上下兩層,上層是仿京都紫宸殿的宮廷形式,建材均為上等臺灣檜本,空間分佈則區隔出外陣與內陣,雕樑畫棟極為講究,而其下的基座以阻止蟻害的龬筋混凝土構成,內部配置有圖書室、會議室、事務室、輪番室、娛樂室、獨身室、食堂、湯沸場、倉庫等空間,也有床、書櫃、衣櫥等,1975年大火燒毀上層,如今大火僅存的臺座,修復仍可利用為辦公空間。

西本願寺的本堂臺座,現為臺北市文獻館

戰後,原是宗教聖地的西本願寺為理教公所、軍方、警備總部第二處、聯勤被服廠、反共救國軍及自大陳島撤退來台的軍民所據,宛如大雜院,其中因有警總進駐,所以在228事件發生時,涉入謀議台灣獨立案的辜振甫、台灣人第一位日本檢察官王育霖以及創辦《人民導報》的宋斐如等均被囚禁於此。

2006年臺北市政府指定殘存的西本願寺鐘樓、樹心會館為市定古蹟,輪番所、參道、本堂、御廟所等遺蹟為歷史建築,於2011年開始整修,但不再恢復本堂,2013年開放參觀,原臺座部份現為臺北市文獻館所在。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歷經滄桑一美人–杏花閣大酒家

Categories 建築

現在台北民生西路上的杏花閣大酒家其實是在1964年的8月1日開幕的,在日治時期,這裡的地址係臺北市太平町四丁目一番地,本為文裕茶行,老闆名喚林九疇,從日人佐佐英彥《臺灣之產業と其取引》所製表格的臺灣包種茶出口及再製商名單(1927 年底)來看,已經傳承給林東輝。

包種茶在日治時期為臺灣出口大宗,這種茶原稱「種茶」,因為是使用紙張或鉛等包覆起來,才稱之為「包種茶」。日人治台後,茶業產量開始增加,1896年僅止於146萬斤,到了1926年驟增為890萬斤,同年出口量已超過烏龍茶,東南亞市場也蓬勃發展,這是因為當時日本政府積極佈局南洋航線,並將「臺灣銀行」的金融網路逐次整備完成,成為茶商周轉的中心,影響所及,取代了自1860年代以來掌控台灣借貸業務的「匯兌館」、「媽振(Merchant)館」等,到了1907年更是消蹤匿跡;另一方面,從清末到民初,中國因革命情勢而動盪不安,本來雄踞東南亞的茶葉市場,出現品質不穩定的現象,臺灣茶乃趁機而入,搶佔安南、暹羅、海峽殖民地、荷屬東印度,其中又以爪哇為主要市場,但自1928年起,東南亞華僑開始抵制日貨,同時也嚴重影響當時日本殖民地的臺灣茶出口。

從老地圖來看,文裕茶行厝邊隔壁幾乎全為茶行,如「蟻興記茶行」、「悅記茶行」、「新芳春茶行」等,正對街還有大和茶行,1930年代茶行櫛比林立,依據日人的研究,至1927年底臺灣包種茶出口及再製商40大名單如下:

杏花閣大酒家的前身為文裕茶行

郭河東公司(負責人郭漢泉)、永裕茶行(陳朝煌 )、建成(黃毓秀)、建泰茶行(陳雨經)、榮興(陳榮森)、錦記(陳天來)、珍春(王連乞)、培嚴興記(蟻輔)、護記泰昌(陳護臣)、李億昌(李宗回)、豐盛(陳雪如)、協盛(陳師平)、美盛述記(陳廣述)、發記(洪汝輝)、元隆文記(蔡丁氏妹)、謙茂(陳清玉)、義和(陳寶鏡)、時記(陳以時)、新芳春(王芳群)、進益(鄭榮根)、謙記(李錦修)、景茂(揚升額)、聯盛(翁瑟士)、德茂(陳流)、成記(馬亦X,無法辨識)、同記(王清友)、信記(曾信)、進春(周卯)、勝德(李執)、義興吉(蘇超源)、茂圃(李澄波)、文裕(林東輝)、振香(陳型嘉)、德記(王孝德)、奇峰(高厲)、英記(陳隆德)、新逢圃(陳禮躭)、益發(周植田)、信源(洪基隆)、木柵茶業公司(張福堂)等40家

因此文裕茶行的建築型態上和隔鄰的「新芳春茶行」頗有許多相似之處,正立面山頭有著華麗的卷紋,亦帶有新藝術風格的幾何圖案,應是參酌了西方建築技法。

然而,戰後的文裕茶行不知發生何事,1964年的8月1日變成有女侍陪酒的酒家,不過這種酒家和戰前諸如「江山樓」、「蓬萊閣」等不同,酒家菜色亦相去甚遠,原有的藝妲表演已不再傳承,取而代之的是「那卡西」(流し)樂團,出入份子亦頗為複雜,1976年的4月23日,發生了因武打明星王羽而引起的諜血事件,名噪一時,但最後仍敵不過色情酒店與KTV等行業的挑戰,於2015年的5月16日結束營業了。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吃了南港老張炭烤燒餅將近二十年,這才嚐出人生哲學!

Categories 美食

這老張,我和他至少認識十數年以上了。他的店,就在我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從前風光時,有司機,就叫司機停好車,也不吩咐司機,親自下車買老張的碳烤燒餅,當然,不會忘了給司機買一個,但不准邊開邊吃。

我是想把燒餅帶回奉上母親面前,討她歡心,但媽媽說:這是牛肉嗎?我不敢吃!我心中不太能篤定,肉泥烤成燒餅,那胡椒辛、麵粉香、碳烤味全和在一起了,乃回頭和老張確認,這是用什麼肉做成胡椒餅的,不會是牛肉吧?老張委曲的說:「報告魚夫大人,我用的都是台灣本地的黑豬肉!」這可真令我汗顏,為了一張嘴跑斷兩條腿卻牛豬不分,看來孫悟空、牛魔王、豬八戒打在一塊,想必我也認不出誰是誰來著了。

於是再買數粒,母親膝下奉上,媽媽說:「怎麼不早說,害我為了你的孝心,以為自己吃了牛肉,阿彌陀佛!」

這燒餅,在忠孝東路七段,接近南港中央研究院路的交通要衝,每遇出爐,則交通大亂,老張說,魚夫大人,不要平常日來買,周末有小酥餅,保證合您老大的口味。

 

剛出爐的老張燒餅。魚夫拍攝

剛出爐的老張燒餅

老張炭烤燒餅,我下雨天通常不買,要買,老張總是偷偷的在人龍陣中塞兩個過來,還滿臉歉意說:「天候不好,濕氣太重,麵粉發酵有問題,這兩個,算是今天的極品!」

好幾年前,我見過老張在京華附近開分店,但門可羅雀,老張不爽,到士林去開闢疆土,賣起早餐燒餅,生意又見鬧熱滾滾,最近有一回,我又在老張碳烤燒餅店遇見老張,但老張的門徒不復當年吳下阿蒙,居然搶在老張前面,侃侃而談,說這烤燒餅秘笈嘛,如是我聞:

秘技一:包餡的手路要快。

秘技二:炭火要均勻。

秘技三:天氣有好壞,爐火有高低,存乎一心,教外免傳。

最後,老張居然跟我說他已經過著半退休的日子了,幾家店只扮演「顧問」的角色。我從三十幾歲出頭就看他胼手胝足的烤著燒餅,每天守著灶頭灰頭土臉,他說現在上了年紀了,該過自已的生活了。

咦?我吃你老張的燒餅將近二十年了,您這才烤出你的人生哲學來!老張忽然反問我,怎麼您不上電視了嗎?

我又大口咬了一塊燒餅,老張你會老,我也會老,你要半退休,我也不想在名利圈中打滾了,不過這回嚼到口中的燒餅還嚐出了點人生味!

用手機拍來和大家分享,希望大家會喜歡:

地址:115台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七段602號
電話:02-2783-5591

威~武~,中資介入,顧立雄開鍘!

Categories 政治
圖片來源:維基

賴清德出任閣揆後,顧立雄出任金管會主委,這步棋下得對不對?人用得對不對?他是路人甲還是黑金的剋星,答案快揭曉了!

《自由時報》報導:

有新事證 顧立雄:大同股票中資案重新調查

https://goo.gl/m796z3

〔記者陳梅英/台北報導〕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今日表示,中資透過永豐金證(亞洲)違法買大同股票案,因為有「進一步事證」,金管會將進行查證,若有結果,會再做處置。

據了解,所謂進一步事證,主要是永豐金內部員工爆料,指出中資持有大同不止先前查到的4%,至於是否都是透過永豐金控香港子公司永豐金證(亞洲)下單?還是有其他帳戶?除了立委黃國昌先前披露的「上海市龍峰企業集團有限公司」,是否還有其他中資?證期局官員說,目前都還要了解。

中資透過永豐金控旗下公司購買大同股票持股4%、約10億元,金管會已於5月5日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該中資開罰60萬元,並停止其股東權利,表決權不予計算,同時也要求這家中資在6個月內必須出清持股,以防堵中資控制我上市櫃公司經營權。不過只罰60萬元,外界普遍認為太輕,對此,金管會已去函陸委會要求提高罰則。

除了大同中資案外,顧立雄也提到,針對兆豐以及永豐金案,相關報告也要再檢視,因為有涉及法尊相關問題,必須透過這些個案要求他們好好檢視,有無落實洗錢防治通報以及防堵的義務。

新聞背景:《自由時報》報導:

https://goo.gl/Hp8xV1

中資介入大同經營權 黃國昌:正解是「龙峰企业」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日前傳出有中資藉由香港永豐金證券,委託下單買台灣老牌企業「大同公司」股票一事,眾多媒體猜測哪一家中資。今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臉書公布答案。該中資為「上海市龙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

據黃國昌臉書表示,「上海市龙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專門炒不動產的公司,負責人是任國龍。

事件雖然隨著大同經營權之爭落幕,但黃國昌仍提出質疑,「真的查到底了嗎?所有的中資都真的現形了嗎?以藍營退休政務官為首的市場派,看上大同持有廣大的土地,如何跟中國的地產商搭線合作?而台灣又有哪些無良的金融業者,在配合運作?」

黃國昌補充,大同公司經營權,市場派或公司派誰取得公司主導?不是他所關心,他真正擔心的是,我國目前關於中資影響我國市場與炒作土地的管制,根本是形同虛設。

信傳媒:發言頻頻惹火綠營基層 柯文哲的兩岸論述到底誰操刀?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圖片來源:柯文哲臉書公開照片

柯文哲的兩岸論述,惹得獨派大怒,那麼究竟是哪些人在柯文哲背後出主意?《信傳媒》一篇由孫偉倫所撰述的文章:

發言頻頻惹火綠營基層 柯文哲的兩岸論述到底誰操刀?

節錄部份論述如下,全文連結:https://goo.gl/kLvv2c

這一次世大運,就在開幕出包隔天,柯文哲就接見了國台辦交流局長黃文濤,不讓獨派旗幟進入會場,甚至爆發黑衣人事件,而且他一直採取模糊態度的「兩岸論述」,這些都讓綠營基層很不滿,就有人說,柯的兩岸路數閃閃躲躲、忽左忽右,其實有點「邪門」,這也不禁讓人好奇,柯的「兩岸論述」到底是哪些高手在幫他操刀?

「柯背後,一定有人幫他出主意,應該就是市府大陸小組同一群人,而且此人曾經在上次選戰幫過他,」一位府方人士透露。

確實,柯在擔任市長之前,雖然曾經去過中國13次,但涉足兩岸敏感領域確實是個門外漢,當然也不可能有所謂的「兩岸幕僚」,不過他當上台北市長之後,正式成立北市府大陸小組,委員名單共有25位

翻開名單一看,扣除掉市府局處首長及柯本人以外,剩下14名是府外委員,包括有曾發起「中華民國知識界反台獨大聯合」,並為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兩岸政策上獻策的藍營兩岸學者邵宗海、李登輝時代國安會諮詢委員張榮豐、長期研究兩岸的張五岳、陳明通都名列其中,此外還有一位很特別的人物,那就是前藍營大老邱創煥的女兒邱佩琳(東森整合行銷執行董事)。

一位熟知兩岸事務人士就說,張榮豐從選前到選後一直都有在幫柯文哲,但邱創煥的女兒邱佩琳則是從2014年柯當上市長以來,就在上海幫柯拉關係,後來柯因為雙城論壇去上海,不僅兩岸紅頂商人旺旺蔡衍明全陪,還用全報社的力量力挺柯文哲。

至於邵宗海的角色,就猶如蔡英文很看重馬政府時代的趙春山一樣,就是想走藍營的捷徑。不過這位兩岸人士也說,柯上任以來頻頻出「怪招」,應該是和張榮豐路數不同的人出的主意,有位曾經參與柯北市長選戰的綠營人士還說,柯的兩岸核心幕僚除了邱佩琳、張榮豐以外,應該還有前市府顧問洪智坤。

呂秋遠:妙禪與五月天究竟有什麼不同?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圖片來源:維基

感謝seafood 讚嘆seafood,這兩天到處都聽到這些讚歎聲,其中,律師呂秋遠還寫了一篇奇妙的:

妙禪與五月天究竟有什麼不同?

https://goo.gl/H9QK6K

妙禪與五月天究竟有什麼不同?這個問題,就像是問「呂秋遠與宋仲基有什麼不同」一樣,除了兩個人都是男人外,到底哪裡相同?就讓我來簡單說說,哪裡不同:

1.人數多寡不同。

五月天有五個人,妙禪是一個佛。

2.不信者是否會業力引爆不同。

不聽五月天的音樂,而去聽伍佰的音樂,我還沒聽過因為這樣所以業力引爆,從此家庭不順人生黑暗的。

3.支持者是否需要感恩、讚嘆不同。

大概不容易聽到,五月天歌迷在演唱會結束後,需要謝幕時禱念「感恩阿信、讚嘆石頭」,大概都是喊「加班」而已。

4.是否需要每月繳交會費與申辦信用卡不同。

不用每年基本消費額二萬四千元,五月天就是買張CD、聽場演唱會的費用而已。當然,如果五月天試辦May Day聯名卡,並且每個月都舉辦演唱會,應該有不少人會願意支持,只可惜並沒有。

5.能否讓病人康復出院不同。

五月天即使去看望生病的歌迷,也不會有不知名的醫師或護理師,強調中風病危的病人在會見五月天以後,不到一個月就可以康復出院。大概就是「死亡告醫師,康復靠明師」的概念。

6.關係不是父母子女也不同。

五月天的歌迷像是朋友,或一起長大的鄰居,歌迷不會認為五月天唱歌是為歌迷奉獻,任勞任怨,所以要像是孝敬父親一樣,送給他們一人一台瑪莎拉蒂。

7.沒穿制服還是不同。

要歌迷穿制服?參加演唱會要dress code都不一定辦得到了。

8.家人會不會勸阻不同。

聽音樂是好事,或許是我孤陋寡聞,至少還沒聽過有家人為了孩子聽五月天而家庭失和的狀況。
9.是不是佛,不同。

應該還沒有歌迷聽過五月天自稱為歌佛,只有張學友是歌神,但這是別人給的,不是自己封的。
10.站著與跪著不同。

歌迷是有跪著聽演唱會的膩?

或許禪師真的有滿足某些信眾人生上的寄託,然而,把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個體拿來類比,難道呂秋遠也可以是太陽的後裔嗎?來,讓我們一起說:

「團結」。

為何達賴可以是活佛,妙禪不能是活佛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這是來自PTT的一篇文章,作者回答了一個問題: 「為何達賴可以是活佛,妙禪不能是活佛」?我看了全文,覺得深具啓發性,和大家分享:

https://disp.cc/b/163-aeTA

作者 jayday (nass)

標題 Re: [問卦] 為何達賴可以是活佛,妙禪不能是活佛

時間 Fri Sep 15 02:22:58 2017

※ 引述《wn7158 (楊梅小諸葛)》之銘言:

: 如標題!

: 我一直不懂活佛的定義是什麼??

: 達賴也是人生父母養,為何西藏人隨變講個鄉下小孩,說他是活佛轉身,大家就可以理盲

活佛不是只有達賴而已

四大主流派寧瑪派、噶舉派、薩迦派及格魯派

薩迦派使用血統繼承(不是火影中血繼限界)

其他都有所謂的轉世繼承

而大家比較熟悉的活佛是現今最大宗的格魯派的兩大山脈

達賴喇嘛跟班禪喇嘛

至於活佛為何重要

因為西藏是個政教合一的地方

所以宗教的領導人與政治領導人必須最大程度的相輔相成

這其中的最高境界當然是一個人身兼兩職

所以達賴喇嘛的政治地位孕育而生(所以中共才要一直追殺他 理由1)

那此時就冒出了兩個問題

1.那為何有其他活佛…權力不允許真空但也不可以分享不是嗎

2.為何使用轉世這種乍看之下很瞎的繼任手法

逐一分析

對於1來說

跟宗教傳播和地形有絕對的關係

古代的統治力因為地理相關因素有其極限~即使相信了佛沒有廟也沒地方拜啊

所以當統治力達到一定的範圍後就需要一個地方建立另一座信仰中心

類似行政區地方官的概念~布達拉宮則是中央單位

畢竟是宗教~所以爭來爭去最終在五世達賴的時候確立了達賴為中心

(這裡寫的輕鬆~但那其實是腥風血雨的過程…宗教發展流的血不亞於國家開創啊)

所有轉世都要達賴認證…(所以中共才要一直追殺他 理由2)

這時候就出現了~那麼達賴誰認證啊???

那就是班禪~

所以中共才會滅了現今達賴所認證的班禪

自己開創新玩法

(PS現在的達賴也不是沒有反制的方法~他說老子不轉世了…當然他比較斯文的這麼說)

那回來到2~

轉世有其優點~但這優點只能用在宗教

剛剛提到了~西藏的佛教是政教合一,所以有政權的概念

可是政權不免俗的需要統治人民包含稅收、內政、軍事…等等

其中提到錢~那就不好意思了必然會有發生掌權的殺掉活佛的可能

那麼轉世就很重要~選一個當權支持的來當活佛就是符合現世需求的

至少給予了一定政治緩衝時間

那如果發生作弊怎麼辦~今天是不用擔心此問題

因為自清代以來轉世繼承是用國家法律來訂定執行的

當年的乾隆爺可是考慮到公平公正和公開的

另外轉世繼承也確保了新一代的轉世能維持一定的政治水平和水準的重要問題

這時轉世繼承體系就會有極強的培養制度

一位新的繼承者不是在金瓶掣簽的瞬間就完成的

就任活佛的倒楣小孩(我個人認為啦)會被稱為祖古

需要接受以下的基礎教育

1.博聞強記…簡單的說就是背佛經

2.精審細辨 就是辯論課(含邏輯學、語言學….一大堆內容)

3.學修結合 就是具體提出自己的論點

乍看之下好像我們希望台灣大學生能夠做到的水平

很恐怖的是~這是西藏轉世小朋友要學的(PS現任達賴2歲時被認證…5歲開始這樣的生活)

而且不是年齡到就可以畢業~是要辯論打倒寺廟中的那些老屁股才OK

看到這裡~就可以理解為何我們認同達賴搭飛機~吐嘲seafood開勞斯萊斯

: 認為屁孩是活佛轉世?

: 那台灣的妙禪師傅,就不能可能也是活佛轉世?

: 說詐騙,達賴也一直虎爛西藏人可以獨立,然後要靠西藏人供養.

西藏獨立這就是政治和歷史問題了

根據清的看法~西藏是藩屬的概念來對待的

ROC在中國38年的統治中也沒有真正意義的統治西藏(當時達賴統治的)

是中共當年派兵硬殺進去屠殺了許多人

才被納入中國版圖~所以意義上西藏屬於中共的擴張版圖

這樣來看~達賴本來就有權力高喊獨立(跟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差不多意思吧)

因為他真的統治過西藏~而他就是中央政權啊

: 本來是全西藏人都要供養他,現在只有在逃西藏人供養.

: 那妙禪就不能是活佛,就不能被供養嗎?

: 西藏人供養就是我佛慈悲,台灣人供養就是民智未開???

凡存在必合理~

其實驗證一個宗教是需要時間的~妙禪的信仰會否隨著他百年後而繼而延續

還是隨他消亡後就消失就知道那宗教的價值(同理慈濟也一樣)

願意去相信的人也不見的民智未開

當年保羅願意信仰上帝而導致被殺~當下其他羅馬公民也說基督教是邪教組織啊

今天來看~保羅被封聖~還蓋了聖保羅大教堂和地名紀念

保羅信仰的宗教傳承至今天似乎沒有人再高喊那是邪教組織(其中歷經變革)

雖然歷史中~妙禪這樣的信仰往往最後都是被罵翻後消失的結局居多啦

: 妙禪不敢跟館長單挑,達賴就敢跟館長或藏獒單挑嗎?

: 活佛標準在哪啊?

大推!戰火蹂躪IS佔領區,民視新聞胡婉玲直擊滿目瘡痍!

Categories 媒體

這是台灣記者不畏艱難,深入伊斯蘭國ISIS,在網路裡推爆,盛讚這才是真正的記者!以下文章原載《民視新聞》,取得民視胡婉玲之授權,轉載如下:

https://goo.gl/BEhYgj

在全球各地無預警發動攻擊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最主要基地就在中東。為了殲滅ISIS,美國、伊拉克、庫德人的部隊,分別從空中發動圍剿,在地面近距離駁火交戰,到了2017下半年,伊斯蘭國這一方節節敗退,許多據點都被攻陷。

民視新聞胡婉玲、蘇祈發排除層層阻力,獨家前進伊斯蘭國,目睹伊斯蘭國佔領區彈痕累累、滿目瘡痍的景象,也訪問到曾被伊斯蘭國統治過的當地居民。

在世界各地神出鬼沒地,發動爆炸攻擊,伊斯蘭國「ISIS」,無疑是二十一世紀最駭人的恐怖組織。

但伊斯蘭國並不是個真正的國家,他們自二零一四年六月才宣告成立。

伊斯蘭國到底在哪裡?

他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從亞洲新疆、西到摩洛哥、北到哈薩克、南到肯亞的遜尼派伊斯蘭大帝國,但2015年最強盛時期,範圍不脫敘利亞、伊拉克兩國境內,所佔領的區域也不固定,在爭戰輸贏之間,經常變動,近幾年的戰爭也節節敗退,範圍逐漸縮小。而到2017的下半年,約當剩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零星據點。

民視新聞採訪小組,從伊拉克迂迴,前進伊斯蘭國最前線。在伊斯蘭國和伊拉克以及庫德自治區,三邊對陣之下,我們至少經過七層檢查哨,還得一再解釋國際媒體的身分,也一再接受檢查,才被放行。

採訪車所行經之處,經常可以看到建築物被槍砲打穿的痕跡;好幾個路段,兩側高牆上再堆築蛇籠,還沒拆除;好多家園不堪戰爭蹂躪,遭村民離棄,但我們也看到少數村民,還留守自己家園,他們是被伊斯蘭國統治過的百姓。

我們試圖在這個村落,找到曾與伊斯蘭國部隊共處,或者說,被ISIS統治過的百姓。這些阿拉伯裔村民,因為加入伊斯蘭國的士兵,同為阿拉伯裔子弟,心有認同感,因此不排斥ISIS,選擇留下來。

而我們好不容易,找到願意接受採訪的居民。

Q:妳和伊斯蘭國士兵相處過嗎?
A:是的,但那段時間很苦,因為食物不足,孩子沒東西吃,大家都餓了,我們才會想離開。在ISIS統治我們的期間,如果有誰敢批評ISIS,就會被抓起來,也因為戰爭很亂,我就因為在住家附近踩到ISIS埋的地雷,造成腰部、手臂受傷。

Q:伊斯蘭軍隊如何對待你們?

A:非常不好。作戰期間食物不夠,ISIS對我們百姓也不好,這一帶幾乎天天有戰火,經常燒東西,空氣也不好。最難過的是,因為無法出門,我的弟弟死了,屍體在家放了三天,也沒辦法送出去下葬。

受訪者因為很擔心日後,採訪影片曝光,會被IS報復,全都側身掩面,而且幾位阿拉伯裔女子,都會將孩子帶在身邊,絕對不獨自一人面對外界。

伊斯蘭國聖戰士所到之處,總高舉著黑色國旗,標寫著「阿拉的使者,穆罕默德」。這個結合宗教和意識型態的極端組織,動輒以武力屠殺人質,在佔領區更大肆剷除異教徒,或是違反伊斯蘭國教義的居民。儘管ISIS落敗而去,當地民眾還是餘悸猶存,無法相信,日子是否從此恢復太平。

訪問結束後,我們採訪小組再驅車,即將推向最邊界的哨站,採訪最前線戰士。越往前,村子越來越少,景緻越來越荒涼,氣氛越來越肅殺。而民視新聞前進伊斯蘭國,我們將繼續前往更前線交戰區。

(民視新聞/胡婉玲、蘇祈發 中東獨家採訪報導)

這碑文就是應該要表彰原住民的英勇啊!畫原西鄉都督遺跡碑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日本明治維新三傑裡的西鄉隆盛家人說和台灣的極為有緣。先說一則八卦:宜蘭人,尤其是南方澳一帶盛傳,西鄉臨終前曾經交待他的兒子西鄉菊次郎,有機會到台灣一定要尋找他素未謀面的兄長,那是老爸和一位南方澳熟蕃之女相戀生下的一名男孩,只是出生前西鄉隆盛已調回九州,所以沓芒不得消息。

這則裨官野史根據蘭陽博物館助理研究員林正芳《宜蘭的日本時代》一書的研究指出:

西鄉菊次郎(1861年2月11日-1928年11月27日),日本鹿兒島縣人,係西鄉隆盛之庶子,母為奄美諸島琉球人愛加那,他曾經跟隨父親投入西南戰爭(1877)與中央對抗,在此役中不幸右腿中彈,從此失去了小腿,西鄉隆盛後來兵敗切腹自殺,菊次郎則被俘,判刑三年,1880年出獄,後來在叔父的安排下擔任公職,並奉派到美國留學,學成回國後,起初在外務部任職,1895年日本治台,菊次郎奉派來台,歷任總督府參事官,曾任安平支廳長、基隆支廳長,不過任期都很短,1897年(明治30年)5 月調任宜蘭廳長,直到1902年因母親辭世而去職離台。

至於西鄉隆盛的私生子在菊次郎上任宜蘭廳長後,由時任宜蘭幼稚園教師的同鄉櫻川以智女士口中獲知此事,也曾到南方澳找尋,始終未見其人,最後結論是子虛烏有。

然而菊次郎對宜蘭的貢獻很大,治水有功,任內整治宜蘭河,於兩岸築起堤防解決水患問題。因此該堤防稱為「西鄉堤防」(或稱「西鄉堤」),宜蘭和員山間的中山橋在日本時代也稱為「西鄉橋」。

另外一位則是西鄉隆盛的弟弟西鄉從道,他是薩摩藩士族的第二號人物,1874年發生琉球王國派往清國進貢的使節因海象不佳而發生船難,乃漂流至漂流至台灣東南部八瑤灣(即今之九棚灣)一帶,當時的高士佛社原住民為了保衛領域,乃出草擊殺登岸的54名琉球人,當時琉球又受到薩摩藩的控制,於是日本乃藉口出兵,派遺西鄉從道率兵三千六百餘名從從社寮(今屏東縣車城鄉射寮村)登陸攻打「蕃人」(原住民),史稱「牡丹社事件」,在日本,則被稱為「台湾出兵」或是「征台之役」。

日本領台後,1936年(昭和11年)在石門古戰場(車城鄉四重溪段)山丘上興建「西鄉都督遺跡碑」來表彰西鄉的功蹟,並於石門隘口之虱母山立「征蕃役戰死病殁忠魂碑」,藉以紀念牡丹社事件中陣亡的日兵。現今「征蕃役戰死病殁忠魂碑」原碑已失,僅留底座,遷建於西鄉都督遺跡碑之側。

西鄉都督紀念碑環視拍攝

這場戰役本是原住民保勇敢護衛家園之戰,日本興兵自屬侵略,戰後屏東首任縣長張山鐘認為有辱國風,便將其上的碑文除去,改塑「澄清海宇還我河山」,問題是日人與原住民之戰,究係和中華民國丟失江山何干?且這場戰役最後是由清國賠償日本五十萬兩白銀才能收尾,等於間接承認日本出兵合理,當時清國總理衙門大臣毛昶熙且回答:「(台灣)生番係我化外之民,問罪與否,聽憑貴國辦理。」於是日方乃肆無忌憚的向「無主番界」出兵。

2011年紀念碑經提報為有形文化資產,正式登錄縣有歷史建築。登錄理由:本項建物與碑文可見證「牡丹社」歷史事件,所以2016年張山鐘時代碑文亦被抹除,原因很簡單,文化處長吳錦發特別強調,為還原「牡丹社」事件歷史面貌,建議應有碑文敘述牡丹社頭目「阿祿古」戰役紀錄,彰顯原住民抗暴的史實。

來到石門古戰場,登上紀念碑的所在的山丘,視野極為開拓,搖想原住民當年為捍衛家園力抗日軍的場面必然極為可歌可泣,這紀念碑當然就是要用來表彰原住民的英勇事蹟,和日人戰績、中華民國要反攻大陸⋯⋯八竿子打不著啦!

從吃得飽、吃得好到吃得巧:來談散壽司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有一回和嚴長壽先生聊起了吃食這回事,他說吃有三種人生境界:吃得飽、吃得好和吃得巧。

呷飽、吃好,這事好辦,有錢可使鬼推磨,中國歷史上的易牙是春秋時期齊桓公的御廚,史稱「至於味,天下期於易牙」,齊王說不曾吃過嬰兒肉,易牙就把自已的孩子煮了給聖上「哮咕」,看來在那種封建社會裡,只消有權有勢口袋深,要人吃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吃得巧」則形而上之,屬於哲學的層次,端視個人修為,自由心證。比如孔老夫子有十三不食:「食饐而餲,魚餒而肉敗不食;色惡不食;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肉雖多,不使勝食氣;唯酒無量,不及亂;沽酒市脯不食;不撤薑食;不多食;⋯⋯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囉哩囉嗦講了一大堆,依我看,可以歸入「衛生教育」,這仍不能算「吃得巧」。

李白:「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這是不吃飯菜,一路拼酒、飲通海型的,不算吃得巧。

杜甫:「盤飧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在我看來,只消人情味夠,雖然沒什麼好酒菜,這就算吃得巧了。

不過以上都是極端的例子,最好是菜好、酒濃、人對味!

在威士忌的極品中,有一種極品,很Peaty,帶有一股泥媒煙燻的特殊風味,喝過後,永生難忘,這就是著名的蘇格蘭艾雷(Islay)島產出的威士忌,台灣少見,但每回被我「張」(台語發音:tng)到,一定搶來喝到點滴不留。

專心切魚的平山家的師傅

有一種日本料理,師傅在料理生鮮魚肉海產後,不足以呈方正者,棄之可惜,乃加以運用,舖陳在香Q的壽司米飯之上,食來飽足幸福感十足,稱之為「散壽司」是也,反成日式料理中的名作。

初次邂逅「平山家日本式料理」是位老友力邀的,本欲就路邊而啖之,朋友力主不可,附近就有一家他可以捶胸脯、貼郵票保證在品味與美味均屬上乘的日本料理店,最重要的是老闆說話很投機,同一國的!

然後艾雷酒與散壽司就出現在我的桌面上了!

這裡由於鄰近台大,出入者多為騷人墨客,店家主人Tracy女士因此又跟其中幾位書畫大師嫺熟, 很聰明的準備好白布條,請老師們題字,將「板前」的遮布,改成優雅的書法,所謂「板前」乃日式料理中很重要的席位,師傅可以根據來客需求,製作拿手菜,顧客也可以就近欣賞廚師的手藝,享受一頓感官十足的饗宴。

我常覺得經營餐廳,有些人以裝潢豪華、料理炫麗取勝,這就像好像寫書法,字體端正,美觀大方,只是少了些子「個性」,這個性因人而異,料理要做出個性,難!店家氛圍要經營出個性,則更是難上加難!

逐漸和老闆Tracy熟稔後,方知其實她出菜很隨興,常不按牌理出牌,以旬採爭鮮為王道,甚至連燒酒雞、滷豬腳都出爐了,不知算哪門子日本料理?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醉酒之翁不在意,賓主盡歡最重要,此乃「吃得巧」者也乎?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平山家日式料理

台北巿新生南路三段106號3樓之一
電話:02 23699017